新華社中國雪上項目綜述之三:短板待“惡補”,冬季運動仍處“厚積”階段

新華社
2018-02-23 15:28
邁出奔向2022年冬奧會的第一步後,正確的選材和培養路徑,大賽經驗積累與場地設施保障,將成為惡補冬季“冷門”項目、力爭實現冬奧突破的敲門磚。

  新華社平昌2月23日電 題:邁出第一步後的惡補——平昌冬奧會中國雪上項目綜述之三

  新華社記者蘇斌 周凱 劉寧

  平昌冬奧會激戰正酣,中國運動員參加了15個大項中的12個。10個小項取得參賽突破的同時,我們也應清楚地看到,高山滑雪、越野滑雪和冬季兩項等開展較晚、底子較薄的項目上,中國與世界水準存在較大差距,北歐兩項與雪橇未取得參賽資格。北京冬奧會力爭全面參賽的背景下,中國雪上項目從業者前路漫漫。

  基礎大項進步緩慢

  1998年長野冬奧會上,于淑梅在女子短距離中位列第五,這是中國隊迄今為止冬奧會冬季兩項的最好成績。本屆冬奧會中國隊派出張岩和唐佳琳兩位女將參賽,男子運動員未獲席位。女子7.5公裏短距離中,張岩排名第38,相比四年前成績有所提高。短距離位列第70的唐佳琳又在15公裏個人賽中排名提升了4位,但成績提升緩慢。

  越野滑雪賽場上,女子選手李馨和池春雪的排名均在35位開外。男子選手排名更低,成績最好的是孫清海的第64。孫清海曾在溫哥華冬奧會上拿到短距離古典技術第21,但今年第三次徵戰冬奧會的他在15公裏自由技術中僅列第98。男、女團體短距離自由技術中國隊均未進入決賽。

  20歲的池春雪從冬青奧會轉戰成年賽場。在她看來,越野滑雪在歐洲是全民項目,大家的認知度和接受能力比較高,而中國之前就在東北三省開展,申辦冬奧會成功後大力推廣該項目。“縮短差距需要時間,給我們國內運動員一定時間,讓我們慢慢向世界靠攏。”

  受制于氣候和山體條件,難以修建適合高山滑雪運動的滑雪場,該項目在我國的普及和推廣受到較大影響。由于實力不足以在世界杯賽事中拿到積分,近幾屆冬奧會中國隊均是依靠國際滑雪聯合會分配給各成員的名額參賽。手握國際雪聯分配的男、女各一張“外卡”,中國運動員在平昌交出的答卷只能説和目前水平相符,孔凡影在女子回轉和大回轉項目上一個未完賽一個第55,張洋銘男子大回轉位列第69。

  北歐、雪橇挑戰重重

  本屆冬奧會中國隊在北歐兩項和雪橇兩個大項上無人參賽。北歐兩項包括跳臺滑雪與越野滑雪,在1924年首屆冬奧會上被確定為比賽項目。中國運動員參加過大冬會北歐兩項,然而在成年賽事中,中國運動員與世界舞臺相距甚遠。國際雪聯北歐兩項世界杯的賽場上,難尋中國運動員身影,冬奧會更是奮鬥的長遠目標。

  2016年9月,國家體育總局冬季運動管理中心與黑龍江省體育局簽署《共建國家北歐兩項隊合作協議》,北歐兩項國家隊成為第一支落實簽約的共建隊伍。

  雪車和鋼架雪車實現冬奧會參賽零突破後,雪橇成為中國隊僅剩的未登上冬奧會賽場的競速滑行項目。中國雪橇隊于2015年8月成立,首批入隊的11名隊員中有5人脫穎而出,加上通過第二批選拔的8人組成了目前的國家隊陣容。

  由于國內缺乏專業的雪橇場地,第一屆全國錦標賽被安排在挪威利勒哈默爾舉行,凸顯國內雪橇項目訓練場地的匱乏。

  惡補短板“四管齊下”

  2015年申冬奧成功後,中國冰雪運動走上了“惡補短板”的快車道,到2017年5月,平昌冬奧會的102個小項全部建成國家隊,跨出了2022年力爭全面參賽的第一步。

  四年説短不短,説長不長。北京冬奧會周期即將來臨,對于待突破項目,中國應堅持聘請高水平外教、通過大賽鍛煉隊員等思路,同時加大基礎設施保障。

  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高志丹透露,冬季項目人才選拔方面,跨界跨項選材取得明顯效果。2017年3月的第一期跨界跨項選材,從1100多名田徑、技巧、體操、重競技等項目的優秀運動員中,挑選了300多人充實到冬季項目國家隊中。

  已退役的田徑名將張培萌不久前加入國家雪車隊,主攻鋼架雪車。明星運動員加盟,對增強項目影響力有很大幫助。出現在平昌冬奧會賽場上的中國雪車和鋼架雪車隊員,也大多從田徑轉型而來。

  國家跨界跨項越野滑雪隊自1月26日起在新疆集訓,從田徑中長跑、競走等項目選拔出來的40名運動員參加訓練。平昌冬奧會期間,中國越野滑雪隊還赴陜西就跨界跨項選材進行調研,吹響了備戰2022的號角。

  中國冬季兩項隊2017年聘請了全新外教。外教在細節上帶來了不少先進理念。冬奧會期間張岩透露了一個細節:外教馬格納斯會根據比賽當天風力情況給她指明射擊點位,這確實起到了效果。唐佳琳表示,外教帶來了很多世界先進的技術、理念和經驗,還需要時間來消化和磨合。據了解,自2017年起,中國冬季項目國家隊聘請的外教達到30余人。

  人才儲備與理念灌輸,需要實戰的檢驗。高志丹表示,建隊以後,起步從洲際杯、國外訓練開始,有些項目連世界杯參賽資格都還沒有,所以通過自己爭取多辦一些洲際杯給運動員創造條件,盡快能參加世界杯,才有希望進入奧運會。

  無論是進步緩慢的高山滑雪,還是無緣冬奧舞臺的北歐兩項和雪橇,場地設施成為制約項目發展的一大因素。國內標準跳臺寥寥無幾,正規雪橇場地難覓蹤跡,國家隊只能奔赴國外訓練和實戰。北京冬奧周期內,訓練設施保障不可或缺。

  中國冬季運動還處于“厚積”階段。邁出奔向2022年冬奧會的第一步後,正確的選材和培養路徑,大賽經驗積累與場地設施保障,將成為惡補冬季“冷門”項目、力爭實現冬奧突破的敲門磚。

責任編輯:龔媛媛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4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