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述:世錦賽五金不足喜 備戰巴黎荊棘遍地

新華網
2021-10-26 14:41
第50屆世界體操錦標賽上,主要以年輕選手組成的中國隊贏得5金1銀2銅的佳績,位居獎牌榜首。

  新華社日本北九州10月26日電 綜述:世錦賽五金不足喜,備戰巴黎荊棘遍地

  新華社記者王子江

  日前在這裏結束的第50屆世界體操錦標賽上,主要以年輕選手組成的中國隊贏得5金1銀2銅的佳績,位居獎牌榜首。帶隊參賽的國家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葉振南在肯定成績的同時,更提醒大家:五金不足喜,成績已過去,展望巴黎奧運會,中國體操依然“荊棘遍地”。

  葉振南對這次比賽中隊員們表現出來的拼搏精神和過硬的技術大加讚揚。他説,張博恒、胡旭威、蘭星宇和韋筱圓等隊員,戰勝包括日本主力在內很多國際強手,讓中國隊幾塊金牌的含金量非常高。但是比賽已經結束,他希望大家更多是看到巴黎奧運會前不到三年的隱憂。

  葉振南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隊面臨的第一個挑戰,是盡快適應國際體聯對巴黎奧運會賽制的調整。巴黎奧運會將重新採用以前的團體資格賽543、決賽533的賽制,不再有個人名額,這對中國將造成很大的不利影響。“543賽制”指的是,每個隊在團體項目上允許上報五名運動員,教練員在賽前確定四名運動員出場,而最終成績則挑選最好的三個進行計算。

  “東京奧運會採取4加2的模式(即四名隊員參加團體賽,另有兩個個人名額,全能和單項各一),這對我們的單項運動員來説是效益最高的,我們四名單項選手劉洋、尤浩、范憶琳和管晨辰四個人,共拿到2金1銀外加一個第四。賽制改革後,我們整個的策略都要進行調整,這對中國隊影響很大。”

  其次,女隊的短板必須盡快補齊,穩定性也應該提高。中國女隊傳統優勢項目是高低杠和平衡木,這次世錦賽小將韋筱圓和羅蕊分別贏得高低杠金牌和銅牌,但平衡木決賽羅蕊出現了失誤,因為平衡木是太不容易發揮的項目,偶然性太大。而中國選手在跳馬和自由操兩項上,與美國和俄羅斯等主要的一些對手還存在很大的差距。

  他説:“不改變跳馬和自由操落後的面貌,中國女隊整體實力是不會有改觀的,所以我們要下大力氣。”

  除了這兩個現實的問題,葉振南還説,中國體操還存在後備力量不足的問題,他很多年前就呼吁體操進入中小學課堂,但目前仍然進展緩慢。他説,中國現在體操人口的基數呈下降趨勢,中國隊未來面臨著“無米之炊”的困境。

  他説,比起美國隊,中國隊的後備力量非常薄弱。體操運動員很容易受傷,這就需要關鍵時刻有人替補上去。“美國運動員可能傷了一個以後,後面補上了一個,水平不會差距很大,但是中國隊很難做到這一點。東京奧運會之前李詩佳意外受傷無法參賽,中國女隊就立刻從一流隊伍變成二流隊伍了,因為她的受傷直接導致跳馬和自由操的整體實力下降。”

  另外,葉振南認為體操項目的訓練體制和發展體制的改革不能脫離中國的國情,應該走適合中國道路的發展模式。現在一些國家隊的教練員長期兩地分居,對他們的家庭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也使很多優秀運動員退役後不再願意承擔教練員工作。如何調動地方隊教練的積極性,如何讓體操運動學會國家隊和地方隊兩條腿走路,俱樂部體制如何發展,都需要有個過渡期,一個漸進的過程。

  葉振南還提到了運動員選拔辦法需要進一步科學化的問題。他説,因為兼顧團體和單項的配置,體操項目的選拔非常復雜,各個國家和地區的選拔辦法各不相同,各有利弊。日本隊的奧運會選拔也出現了問題,他們的年輕選手在跳馬和自由操項目上都有奪金實力,可惜都沒有入選奧運陣容。

  “動作難度和比賽成績都是可以量化的,但運動員的傷病情況、心理的素質,是無法用數字表現出來的,所以説這對于教練組來説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但我們還是要基于科學和民主的原則進行選拔。”他説。

責任編輯:王夢 周湘蕓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996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