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奧奪金 集齊拼圖——齊廣璞的31歲生日願望

新華網
2021-10-20 17:19
10月20日,北京冬奧會火種來到北京,這一天也是齊廣璞的31歲生日。

  新華社長春10月20日電 題:冬奧奪金 集齊拼圖——齊廣璞的31歲生日願望

  新華社記者王昊飛、周萬鵬、王帆

  10月20日,北京冬奧會火種來到北京,這一天也是齊廣璞的31歲生日。

  107天後將成為冬奧“四朝元老”的齊廣璞,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項目“世界難度第一人”等諸多標簽下,亦將成為中國雪上項目的奪金焦點。多年來,集世錦賽冠軍、世界杯冠軍等榮譽于一身的他,“大滿貫拼圖”只剩一個缺口。

  在接受新華社記者視頻連線專訪時,他許下生日心願:在31歲這一年冬奧奪金。

  起跳——少年也有“跑路”時

  “小的時候比較淘氣,屬于閒不住那種,家裏就把我送到體校去鍛煉一下。”齊廣璞談到職業緣起,至今仍覺偶然。從4歲練習技巧到8歲轉項蹦床,他逐漸展露出出眾天賦,10歲便被選入長春市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隊。

  從老家江蘇徐州來到天寒地凍的東北,年少氣盛的齊廣璞躊躇滿志之余,也低估了現實。“我對翻跟頭並不陌生。只要學會滑雪,就能很快上手空中技巧。”他回憶,第一次在空中訓練時,由于把控不夠,只完成了半圈動作就一頭扎到雪堆裏。

  除了技術訓練的困難,周而復始的體能訓練也在消耗著他的熱情。入隊兩年後,齊廣璞突然感覺失去了前進的動力,無趣的訓練和離鄉的孤獨讓他萌生“跑路”念頭:“不想訓練,回家!”

  當時,齊廣璞沒和隊裏打招呼,獨自跑到火車站買票。售票員見狀,拒絕了這個孩子的“任性”請求。“當時我想到另一個辦法,買一張站臺票跟著混上車。”他回憶,正在售票窗口徘徊間,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了——長春市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隊教練銀鋼。

  被“發現”的齊廣璞有些膽怯。但銀鋼並沒有批評他,而是帶他吃了頓餃子,然後把他送回宿舍。齊廣璞回憶:“第二天,教練和隊友們都來開導我,我也認識到錯誤。從那以後下定決心,要在這個項目上走下去,不辜負教練和家人對我的期望。”

  轉體——三屆冬奧遺憾事

  自由、刺激、無拘無束——齊廣璞用三個關鍵詞形容空中技巧的轉體飛翔動作。帶著這種感覺,他從熱血少年一路成長為中國隊王牌。

  2008年,初出茅廬的齊廣璞在第十一屆全國冬運會一飛衝天奪得金牌,從此躋身國家隊,進入國際賽場。此後,他連續三屆強勢“飛”進冬奧賽場。

  2010年在溫哥華,20歲的齊廣璞與冬奧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第七名,對他而言是“經歷大世面的一種突破,更是一種鞭策”。從溫哥華歸來後,他將改良技術難度提上日程。

  隨後三年間,日臻成熟的齊廣璞將世界杯分站冠軍、世界杯總冠軍和世錦賽冠軍相繼收入囊中。其中2013年世錦賽上,他秀出了難度係數高達5.0的“天際動作”,以138分的高分笑傲群雄,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完成該難度的選手。

  “這是一個向後翻騰三周加轉體1800度的動作。”齊廣璞介紹,難點在于每周轉體過後的銜接和平穩著陸的把控,空中部分相當于在幾秒鐘內完成8圈動作,需要很強的身體控制、空間判斷、加速旋轉的能力。

  2014年在索契,齊廣璞帶著“世界第一難度”亮相,但因出現失誤,最終以第四名結束第二次冬奧徵程。“我的技術還不夠成熟,衝擊5.0的難度仍存風險,成敗比例各佔一半,失誤也算不上偶然。”賽後,齊廣璞將索契冬奧會冠軍、白俄羅斯選手安東·庫什尼爾設為超越目標。

  2018年在平昌,決賽首輪排名第一的齊廣璞次輪落地時出現失誤,無緣前六名爭奪。他説:“這是衝金希望最大的一屆,自己做了充足的準備,但很遺憾。如果能闖入最後一輪,冠軍肯定就是我的。”

  落地——北京主場逐滿貫

  在冬奧會上,中國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隊迄今已獲得1金6銀4銅。然而,自2006年韓曉鵬在都靈冬奧會上實現金牌零的突破後,中國隊已連續三屆冬奧會與該項目擦“金”而過——作為親歷者,齊廣璞認為三屆冬奧的洗禮讓他的心態更加平穩,爭取把“滿血”狀態留給2022年主場。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最後一個動作是落地。擁有技術難度優勢的齊廣璞,只要穩穩地落地,就是冠軍。”長春市冬季運動管理中心主任徐振洲評價。

  齊廣璞認為,這個項目集動作難度、臨場應變、心理調節和比賽運氣等多方面博弈因素,是冬奧賽場偶然性最大的項目之一,具備冠軍實力並不意味著奪得冠軍。對已過而立之年的齊廣璞而言,如何克服傷病是挑戰。“像我們最高騰空高度能達15米左右,從空中著陸的這個階段是最危險的。如果沒有很好地控制,會遭受很嚴重的傷病。”他説。

  疫情防控期間,從夏季水池到冬季雪上,處在封閉訓練中的齊廣璞依舊延續著往日的訓練內容。他説,兩年沒有參加國際大賽,對比賽的感覺會有影響,但目前自己的狀態很好,期待能盡快回到賽場,與國際頂尖選手競技。

  “最懷念母親做的羊肉白菜,但如今正值備戰周期,也只是想想。”齊廣璞説,從小離家至今已21年,回家的次數兩只手都數得過來。眼下的封閉體能集訓後,他將隨隊赴內蒙古進行雪上訓練。

  31歲的生日,形式簡單得基本沒有儀式感。齊廣璞説,他只想要、最想要一件生日禮物——在100多天後實現冬奧奪金。

責任編輯:王夢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977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