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廣場舞的“大齡北漂”

新華網
2021-10-15 09:38
像所有遊子一樣,脫離了熟悉的圈子和生活習慣,新鮮感過後,孤單、無聊、無所適從也如潮水般涌向了這些被困在大城市的老年人。

  新華社北京10月14日電題:跳廣場舞的“大齡北漂”

  新華社記者高萌

  1949年出生的肖姐曾是一名土建工程師,60歲退休之後,就隨兒子來到北京天通苑,正式開始了“北漂”生活。

  北京地鐵5號線的盡頭,一直向北延伸到天通苑。在這個號稱“亞洲最大”的居住區裏,匯聚了無數來自五湖四海的逐夢青年。經年累月奮鬥的同時,不少人在這裏結婚生子安了家。遠離故鄉、工作繁忙,很多人選擇將父母接到身邊,以便互相照顧。

  于是,每天早高峰短暫的車水馬龍後,年輕的人們被各種交通工具輸送到城市的各個角落。社區裏留下的,則是不在少數的“大齡北漂”。

  像所有遊子一樣,脫離了熟悉的圈子和生活習慣,新鮮感過後,孤單、無聊、無所適從也如潮水般涌向了這些被困在大城市的老年人。

  “到這裏之後,我覺得每天無所事事。我有個浙江老鄉,一個人在北京時常哭,站在陽臺上看南方,覺得離自己的家人那麼遠,挺孤單的。後來我想著組織大家一起跳跳廣場舞也挺好的。”就這樣,天生熱心閒不住的肖姐組建起了一支名為“流星雨”的舞蹈隊。“‘北漂’像流星雨一樣,下了一陣就走了。好多人都是來(幫忙)帶孩子,來來去去地跟親家輪換,孩子大了他們又回家了。”肖姐解釋道。

  這些“北漂”老人,退休生活被舒適安逸的鄉土和高速運轉的城市割裂,社交需求和情感表達都會遇到阻礙。而廣場舞作為群體運動,為這個問題提供了新的解決方案。

  組建舞蹈隊的過程中,肖姐和她的鄰居們不知不覺地成了姐妹。一個隊員生病,大家輪班照看;一個隊員鬱悶,大家一起開解。“我們隊裏有個隊員,搬去蘇州街住了,每天坐兩個小時公交來和大家跳舞。還有一個隊員愛打麻將,她女兒實在拿她沒辦法,加入舞蹈隊之後,她把麻將也戒掉了。”

  與此同時,舞蹈隊的工作似乎也讓這位老建築師找到了新事業。新來的隊員沒有舞蹈基礎,她就自掏腰包,先後買了兩個攝像機,看著錄像一幀一幀排隊形、摳動作;為了讓作品有更好的呈現,她還自學了視頻剪輯。“我先生到書店裏面去買會聲會影(視頻剪輯軟件)的書,買過來以後他先學習,然後教我。現在會聲會影、摳圖摳像這些,我們已經非常拿手了。”

  前一陣子,她為了給舞隊做宣傳還玩起了抖音。接觸廣場舞這些年,肖姐拍過微電影,上過央視網絡春晚,還曾隨隊出國表演。

  隨著城市的擴張和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老年人離開舒適圈,開啟新生活。如何豐富老年人的精神世界?如何實現“老有所樂,老有所為”?肖姐和她的“北漂”姐妹們或許提供了一種答案。

  談及未來,肖姐粲然一笑:“我們這一代人年輕時候受了些苦,趕上的事情也很多,所以一定要抓住現在這老年生活的尾巴,一定要好好地熱愛生活,享受生活。”

責任編輯:刁文靜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959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