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傷出戰世錦賽加冕雙冠王 谷愛淩:滑雪本來就是好玩的事兒

北京冬奧組委官網
2021-03-17 15:01
2021年自由式滑雪世錦賽,谷愛淩帶傷作戰加冕雙冠王。

  2021年自由式滑雪世錦賽,谷愛淩帶傷作戰加冕雙冠王。而在不久前結束的美國X Games比賽中,她奪得2金1銅,成為這項賽事歷史上首位第一次參賽就取得如此佳績的選手。

  “我想要奪得北京冬奧會冠軍,這是這項運動無可置疑的最高榮譽。我能夠走上這樣的舞臺,並且有機會去鼓勵女孩和青少年們參與滑雪,我感到超級幸運。”

  谷愛淩在世界最大的舞臺上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和熱望。

  谷愛淩在X Games獲得兩金一銅。(圖/新華社)

  “滑雪是飛翔,是好玩,是創造”

  谷愛淩用半京腔半英文的口音,爽朗直言:我最大的目標就是奧運爭金!

  甚至這個目標實現的場景,她都暢想過很多次。

  説這話時,她一臉真誠。那股自信、從容經由內心通過言語、眼神毫無保留地傳達出來。

  因為她的初心很簡單,就是實現自己的想法,體現自己的能力,所以名望和財富不會成為她沉重的負累。越是簡單的真誠,越是牢固可靠。

  “就算沒有為比賽做準備,我也要去滑雪。”谷愛淩説,“滑雪不是每天去打仗的樣子。滑雪本來是飛翔,本來是好玩,是創造。每天出去在太陽下面,在美麗大自然中跟朋友們去享受在空中的感覺,我覺得沒有艱苦的時間。”

  谷愛淩享受在空中的感覺。(圖/新華社)

  盡管目標明確,但谷愛淩並不想被奧運奪金這個時而宏大時而迫近的願望所束縛。

  “我如果每一天都在想奧運會,365天,364天,363天,一天一天數下去,我會覺得這一年沒有好好去度過。我如果一直去想這一天,我的一年就毀了,但是我如果每天都去過具體的那一天,就可以去做那一天最好的自己。”

  奪金易如反掌?訓練也曾因失敗40次生悶氣

  谷愛淩從小自帶滑雪基因。

  媽媽谷燕曾經是滑雪運動員,谷愛淩3歲起滑雪,從小就會“自創”一些翻滾動作。同齡的小朋友還在為摔倒哭鼻子的時候,谷愛淩已經在障礙道上練習轉彎了。

  先天對滑雪有獨到理解的谷愛淩一路拿冠軍拿到手軟。9歲,拿到所在的年齡組冠軍;13歲,參加成人比賽;14歲,囊括9個全美冠軍在內的50個冠軍。

  但在谷愛淩看來,X Games冠軍才是真正具有裏程碑意義的。

  X Games是美國體育專業媒體ESPN主辦的商業比賽,專業人士評價其“比賽水平高于冬奧會”。

  X Games採用邀請制,只邀請全球Top級的選手,他們幾乎都來自美國、加拿大、挪威、芬蘭等傳統滑雪強國,賽事本身就是個地地道道的精英遊戲俱樂部。而滑雪運動在世界范圍內發展並不均衡,奧運會比賽需要顧及各個國家和地區的參與程度,因此從技術角度而言,參賽者並非全部都是最頂級的選手。

  “其實,參加這個比賽我自己是個rookie(新人),是年齡最小的,而很多選手都連續受邀好幾年。能在這項比賽中奪冠,賽前自己並沒有奢望,最開始只定下目標:登上領獎臺。我第一次參加這種等級的比賽,也有過緊張,但是我不會去想太多,我只專注于自己的每一個動作。因為我知道,如果自己能落好自己的動作,我應該能上領獎臺。”

  X Games奪冠,要歸功于谷愛淩在時間安排方面的提前量。2020年,她提前一年高中畢業,完成了美國高考,被斯坦福大學錄取,她申請延期入學,從而開啟了第一年的全職滑雪。這一年裏,她有了更多的時間,可以更加專注地去研發新動作。

  “以前我是全職學生,周一到周五都要上課,每年可能只有65天在滑雪。2020年是我第一年全職滑雪,我就感覺訓練時間特別多,所以我能把我的動作做得非常舒服,知道每次能落成功。”

  採訪中,谷愛淩肢體語言豐富,談興甚濃,説到解鎖新技能,她的雙眼都閃著光。

  “我在歐洲訓練學會了左轉double cork 1080(兩周偏軸空翻1080度),我在大跳臺的時候用上了它,大跳臺另外一個動作就是右轉double cork 900(偏軸空翻900度),雙手抓板。那個也是在瑞士和奧地利學會的,我還學會了我的右轉double cork 1080(兩周偏軸空翻1080度),1260(兩周偏軸空翻1260度)……”

  “double cork 1260(兩周偏軸空翻1260度)”的動作,谷愛淩練了三年。歷史上,能成功落地、完成這個動作的滑雪女選手,不到10人。

  即便有過人的天賦加持,即便享受滑雪飛翔的感覺,但挑戰高難度,肯定要付出點什麼代價,生自己的悶氣就是其中之一。

  谷愛淩在比賽中。(圖/新華社)

  一日,在訓練坡面技巧中的一個桿上的難度動作時,她就遇到了困難。

  “桿非常長,所以我要跳起轉體上去,然後把桿滑完,然後再轉下去,再滑下一個桿。我每次都會早一點掉下來,要麼滑到底的時候稍微往前或者往後一點點。”

  或許那天就是感覺不對,谷愛淩來來回回扛著滑雪板爬上爬下40趟,動作還沒做好,雪場都已經關門了。

  這40趟上上下下的體驗,天才少女一路都在跟自己生悶氣,一趟一趟地都記在心裏。

  回來觀看錄像,又是反反復復一通心理揉搓。但冷靜下來的谷選手,非常懂得自我激勵:“摔倒了沒關係。摔倒了站起來,接著去想想我為什麼做錯了,我下次怎麼會避免,不就行了嗎?”

  從那以後,每做一個動作前,谷愛淩會像過電影一樣,在大腦中回放動作,確定有把握才去做。

  “如果我要做 double cork 1080(兩周偏軸空翻1080度),我得先把720給做好,基本上做了5次、10次把跳臺的速度控制好。前面的這些動作全都做好。再在上面想一想這個(整體)動作怎麼去做,在空中會看到什麼,在空中會感覺落地是什麼樣子的……”

  臨近比賽前,谷愛淩曾來到科羅拉多比賽地專項攻堅U型池。

  “你看到我在U池比賽的時候,我一共有4次機會,我同樣這套動作4次都落成了。在坡面障礙,一共有4次機會,我把它完成了3次,成功率非常高。”而這一切都源于,“我訓練的時候已經差不多知道我能落成功了。”

  通過訓練累加“確定性”,同時也累加在空中做決策的判斷力。

  “我如果有點害怕、不太確定,有可能在空中想的不是特別清楚,我就肯定不會去做。只有感覺動作有把握,或者能看到有足夠空間保證完成。”

  學霸排全美TOP0.4% “身體內有五六個不同的愛淩”

  除了高難度的動作和卓越的運動能力,谷愛淩優異的學習成績也一直是大眾熱議的話題。

  2020年12月14日,谷愛淩宣布,自己被美國常春藤名校斯坦福大學錄取。她的美國SAT成績是1580分,而滿分是1600。

  在網上有這樣的提問:“滑雪運動員谷愛淩SAT考試成績1580分是什麼水平?”

  一位托福、SAT考試的資深培訓教師葛先生介紹:“這意味著她可能在全部語法閱讀、數學題中只錯了一道。按每年的考試排名看,她應該是所有考試學生中排名前1%的人。”

  “你的成績排在前1%啊!”面對讚嘆,谷愛淩提出了更精確的數字:“是前0.4%。”

  做好時間管理,備考對谷愛淩來説也不是難事。

  她的時間表從每天上午九十點鐘開始,起床,“慢慢悠悠地吃點早飯。”正午到下午三四點集中復習。四點之後,“就跟朋友出去玩了。”晚上九點回家。

  凡是投入學習的時間都是高效的。每天的那三四個小時,谷愛淩會專注地在SAT網上做歷屆試題。

  最後的結果也水到渠成:“去考的時候感覺非常好,因為我把網上每一個題都認真全做完了。”

  認真做好眼下的事,可能就是“天才少女”的最大秘訣。

  “我做每件事都很專心,感覺自己身體內有五六個不同的愛淩。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我不會去想其他的,上學時不會考慮滑雪,同樣滑雪時完全不會去想上學,自己分得很清楚。甚至睡覺,從小我媽媽要求我必須睡10小時,她總是説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睡覺。如果睡不好,媽媽會把我其他所有事項都取消。”

  “我能跟你一起滑雪嗎?”“當然可以啦!”

  隨著X Games奪冠,谷愛淩被越來越多的人看到,尤其在中國。谷愛淩的社交媒體,粉絲量已經超過40萬。谷愛淩給時尚雜志拍過大片,跟超模、影星無異。優質偶像的特質也為她贏得了讚助商的青睞,各種代言合同也紛至沓來。

  現在,谷愛淩跟服裝讚助商合作,穿自己設計的紅外套,“我特別喜歡它,感覺非常有自己的范兒。”

  她的雪板也是跟商家合作的聯名款,上面寫著她的姓氏:GU。

  谷愛淩始終堅持,把中國元素作為自己的標簽。

  “去年,我在雪板上還設計了燈籠,今年我設計了龍的元素。中文有個成語:人中之龍。我就把它翻譯成英文了:a dragon amongst people,龍的身體上就是用這些字寫出來的,所以你能看見我的雪板上有一個龍的頭,身體全是用中文設計。”

  在谷愛淩看來,時尚和運動有共通之處。

  “兩者都有創造性,有自我表達,有范兒!如果一個人滑雪的時候做了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新動作,大家會感覺真帥,真酷。時尚也是相同的,如果看到一個新的潮流,大家都想去體驗一下,這就是兩者的相同點。”

  從某種意義上説,谷愛淩已經步入了名利場。名氣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奪金驟增,谷愛淩的心態有變化嗎?

  她的答案是:沒有。

  “我如果去滑雪,有一個粉絲或者朋友來跟我説,你是谷愛淩,我能跟你照張相、合個影或者一起滑雪嗎?我會回答:當然可以啦!這樣,我就認識了一個新朋友。”谷愛淩説,“我不感覺我是一個明星,或者比別人更好,我就是一個正常的小孩過自己的生活,做我自己愛做的東西。”

  但是有一點,谷愛淩希望能起到引領的作用。

  “如果在中國,有女孩兒因為我而愛上了滑雪,甚至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就感覺我已經達到自己的目標了。”這句話,谷愛淩説得最認真。

  關于未來,谷愛淩不想給自己設限。

  谷愛淩的目標是北京冬奧會。(圖/新華社)

  “想當職業滑雪運動員,我就可以去做。我也可以當模特。我特別喜歡寫作。可以當一個美食家或者去演戲,或者去做中美交流的大使。我反而不是很喜歡硅谷互聯網公司每天趴在案頭上的工作。我最終不管做什麼,都會做我自己特別喜歡的東西,一個每天早晨起來,特別想做的事情。”(葉珠峰

責任編輯:王夢 刁文靜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2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