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冬奧|小城東風來——崇禮人的幸福“鑰匙”

新華網
2021-02-06 10:59
任曉強在太舞負責品牌運營,生在崇禮、長在崇禮,卻差一點與現在的生活擦肩而過。

  新華社河北崇禮2月5日電 題:小城東風來——崇禮人的幸福“鑰匙”

  新華社記者楊帆、牛夢彤、沈楠、吳俊寬

  小飯館拉開了卷簾門,今日包裹正在派送中,雪場遊客全年不絕,村裏種的樹林望不到邊……北京冬奧會不僅點燃了崇禮的冰雪熱情,更讓這裏蛻變成四季生機勃勃的活力之城。

  在這裏,追求事業不需背井離鄉,家鄉好味變身打卡美食,用心奔忙帶來了生活便捷,綠水青山換來了衣食無憂。雪場員工、飯館老板、快遞騎手、壩上村民,他們的雙手見證著這座小城的發展,他們的日子勾勒出崇禮人的幸福畫作。

  他們,各有酸甜苦辣。他們,共沐冬奧東風。

  歸巢:一名大學生的抉擇

  秋風一到,太舞雪場整座山泛起金黃,任曉強手持對講機一邊在人群中穿梭,一邊調度機位,為正在舉辦的UTV山地追逐賽拍攝宣傳片。

  “我們的工作是為雪場勾勒一張名片,而所有雪場就構成了崇禮的名片。”任曉強在太舞負責品牌運營,生在崇禮、長在崇禮,卻差一點與現在的生活擦肩而過。在四川讀大學的他,2015年畢業時曾計劃落腳的地方“要麼南方要麼大城市”,“當時因為並不太了解家鄉,會擔心沒有適合我的崗位”。

  就在那一年,北京攜手張家口贏得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小城崇禮迎來巨大發展機遇。從小被姥姥帶大的任曉強一直有個念想:多留在家人身邊,照顧家人。

  當太舞雪場拋來橄欖枝後,任曉強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回家。幾年來,通過開拓四季運營,太舞常年被各類戶外賽事排得滿滿當當。

  將到而立之年的任曉強覺得,“能從事這樣一份工作,是人生中特別輝煌、濃墨重彩的一筆。”

  現在的崇禮,高鐵通了,小城煥然一新。任曉強的妻子也在雪場工作,孩子快兩歲了,父母退休各有所樂,姥姥身體硬朗。當初是一場忐忑的回歸,如今是一幅越來越和順的生活圖景。

  賞味:一家飯館老板的挂念

  小城暮色四起,長青路東頭的千金酒家亮起了燈,悠悠散出羊蝎子的香味,食客絡繹不絕。作為崇禮僅有的三家沒有關門、易主的老牌飯店之一,老板李艷林關照著的不僅是食物的味道,更是來往食客的情感。

  自2001年開業,李艷林坦言好幾次生意做不下去了,因為縣城小,外來人少。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從2015年夏天開始——冬奧會讓崇禮的名字傳向全國、傳向世界。

  “(申冬奧時)我們都看著電視,站在外面等著,一説申辦成功都兩手舉著高興地笑。”李艷林回憶道。

  從那年起,遊客涌入崇禮。這幾年雪季,店裏有時一天營業額上萬,能賣掉100斤羊蝎子。小店招待了不計其數的外地人,有滑雪客,有本地人帶來的外地朋友,外國面孔如今也不再“新鮮”。小店主動做了些改變:外地人口味淡,後廚會少放鹽;外地人需求多樣,店裏菜樣會常更新;過去服務員沒有説普通話的,現在每天説的普通話比本地話多。

  好多客人來吃飯會主動要名片、要電話,怕再來崇禮找不到,靦腆的李艷林因此和不少人成了朋友,生意越來越紅火。

  “當時想的是人會多一點,但是想不到交了這麼多朋友,所以就慢慢幹吧。冬奧會要來了,準備再好好裝修一下。”

  奔忙:一位快遞員的堅守

  晨曦輕撫大地的時候,52歲的馮秀平已經駕著電動三輪車穿梭在大街小巷了,車上裝的都是崇禮人的信函、報紙和包裹。每天數百件,多的時候要送到深夜,這份工作她一幹就是九年。

  “我們一年一年堅持下來了。”6點半到崗,7點分揀貨品,9點準時出門,午飯為了趕時間,她常常就吃口面條。

  “夏天天氣熱,曬得受不了,冬天5點就得起,凍得手指頭都是麻的。”嘴上説著辛苦,但馮秀平從沒想過放棄。

  從自行車到電三輪,載貨工具換了好幾輪,馮秀平依然風雨無阻。這個秋天剛剛添了小外孫,她上午照顧完家裏,下午就趕回工作崗位,一口氣把報紙都送完了。

  這幾年,馮秀平的工作量添了不少。一是小城裏新的住宅、酒店拔地而起,她遇到新地方就拿手機拍張照,記下位置;二是人口增加了,快遞越來越多,老先生老太太也都用網購了。

  馮秀平覺得,工作累是累,但生活充實而快樂。

  脫貧:一個村民的指望

  秋風還沒到壩上的時候,驛馬圖鄉霍素太村的村民開始為植樹造林做準備了。通過政府牽頭,霍素太村2018年承擔了4300多畝購買式造林項目。這是崇禮冬奧綠化工程之一,村民狄江的生活就此改變。

  “那時候(以前)是一股風沙一股風沙的。”67歲的狄江説,村邊的地過去放著沒人種,背靠草原天路,村裏人卻拿不到多少收益。

  “現在種上樹以後,沒有風沙了,風也小了。”綠水青山真的變成了金山銀山——全體村民參與冬奧綠化項目,一畝撂荒地一次性換1200塊錢,有勞動力的村民出工還能多掙錢,村集體每年能增收100多萬元,2019年全村成功脫貧。

  狄江是全村三位護林員之一,每年有5300元工資。他和老伴還參與植樹,“自從造林,2018年我們掙了2萬4,2019年掙了1萬3,這樣我們的生活就能保持住了。”

  幾年下來,山上油松、雲杉快望不到邊了。狄江説,這個事挺好,村裏綠了,自己生活也好了,想吃肉買肉、想吃蛋買蛋,秋風再來也好像是甜絲絲的。

  “我們生活有保障了,有盼頭了。”

責任編輯:王夢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072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