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了金庸兩年多圍棋”——專訪中國香港圍棋協會會長曾炳輝-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5/28 18:18:08
來源:新華網

“我教了金庸兩年多圍棋”——專訪中國香港圍棋協會會長曾炳輝

字體:

  新華社香港5月28日電 題:“我教了金庸兩年多圍棋”

  ——專訪中國香港圍棋協會會長曾炳輝

  新華社記者王子江

  二十世紀80年代初,只要金庸人在香港,都會請曾炳輝去家裏下圍棋,這樣的“圍棋課”,持續了兩年多。

  這份塵封的回憶,40多年來曾炳輝從來不願觸碰。今年是金庸先生誕辰100周年,為了紀念這位武俠小説大師,也為了彌補當年的遺憾,中國香港圍棋協會會長曾炳輝打開心扉,對新華社記者談起了這段教金庸下棋的往事。

  他説:“最早應該是1983年初開始的,1985年結束,具體日期已經記不清楚了。每個周六下午兩點,只要查先生在香港,他就派司機在金鐘地鐵站接我,然後到他的家裏上課。”

  那年金庸59歲,曾炳輝只有24歲。曾炳輝是廣東人,自幼學習圍棋,1978年獲得廣東省圍棋冠軍,1980年移居香港。到香港後他很快就成為全港冠軍,但那時候在香港憑圍棋無法謀生,曾炳輝只能平時打工,周末去大學裏教棋,賺點微薄的學費補貼生活。

  金庸能夠認識曾炳輝,離不開簡懷穗成立的香港圍棋社。簡懷穗早在二十世紀60年代就贏得過中國西洋棋冠軍,移居香港後從事圍棋,香港圍棋社也成為來港圍棋愛好者切磋棋藝的最重要場所。1981年,在臺灣頗有名氣的業余六段棋手沈君山在香港圍棋社,與曾炳輝進行了一場對決,結果被曾炳輝擊敗。在一旁觀戰的棋友,恰恰就有另外一位武俠小説大師梁羽生,梁羽生隨後寫了一篇《曾炳輝劫殺沈君山》的文章,發表在《成報》頭版,而這篇文章也被金庸看到,于是通過簡懷穗的介紹,曾炳輝就成了金庸的座上客。

  曾炳輝回憶,每次開棋之前,金庸都會很客氣地説:“曾老師,你不要讓我,盡你的水準下。”話雖這麼説,每盤棋他還是會讓金庸三個子。

  每次上課,曾炳輝都與金庸下一到兩盤棋,基本是贏一盤,輸一盤。如果第一盤下得很高興,通常就會將剩下的時間用來復盤,他會仔細地給金庸解釋應該怎麼走才能贏。當然,教大師下棋並不容易,尤其“輸”掉的棋更難下。

  “贏棋很容易,只要抓住他一個錯就贏了。但輸就難了,你既要讓他走好棋,又不能輸得太明顯。”

  下完棋基本到了晚飯時間,金庸會徵求曾炳輝的意見,如果願意留下來吃飯,大家就一起共進晚餐。棋下得很順心,金庸會非常高興,大家説什麼也都隨心所欲,但如果是輸了棋,“老爺子吃飯的時候會很不開心”。

  第一次課上完後,曾炳輝收到一個信封,到家後一數,裏面一共是1500元港幣。“嚇了我一跳,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多錢,要知道我當時打工一個月的收入才1200塊。”

  每次上課之余,金庸也會同曾炳輝談論一些香港圍棋發展的事情。有一次,他提出成立香港棋院的想法,並提議讓簡懷穗先生擔任會長,曾炳輝當副會長。但是,因為種種原因,這個想法沒有得到其他當事人的積極回應。曾炳輝説,這件事成了他一生最大的遺憾之一。他説回頭看,如果當時棋院搞成了,在金庸先生的支援下,香港圍棋的發展應該會大大提速。

  金庸家裏經常堆滿了武俠小説,這都是他訪問內地時送朋友的禮物。有一次金庸問:“曾老師,你喜歡不喜歡武俠小説?”曾炳輝説:“你的長篇我都看過了,只有短一點的沒看過,你送我幾本吧。”于是金庸就送了他沒看過的《連城訣》和《雪山飛狐》等幾本,並在上面簽上了“炳輝兄”的字樣。他説那應該是1983年的事情,後來自己也沒有好好珍藏,書被朋友借走後,無論如何也要不回來了。

  到了1985年,這種到府下棋的課程就結束了,具體什麼原因,曾炳輝自己也不知道。但不管什麼原因,兩年多時間讓他收獲很大。“最大的感觸,是第一次知道這麼有名有錢的人,對下圍棋的人這麼尊重,不管在圍棋上有什麼困難,他都支援你。”

  他説,金庸對于中國香港圍棋協會最大的支援,還是當年協會剛剛成立極度缺乏資金時,他在尖沙咀黃金位置花100多萬港幣買了一層樓,以1塊錢的年租金租給協會使用,這樣的支援力度真是太大了。

  曾炳輝畢生從事圍棋教學,後來還成立了弘德圍棋社,現在棋手的總段位已經超過了100段,他説希望有一天棋社能夠代表香港參加全國的職業圍棋聯賽,讓香港圍棋登上一個新的臺階。

【糾錯】 【責任編輯:王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