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奧會理想中的現代奧運會,長啥樣?-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5/20 15:13:44
來源:新華網

國際奧會理想中的現代奧運會,長啥樣?

字體:

  新華社上海5月20日電 題:國際奧會理想中的現代奧運會,長啥樣?

  新華社記者姬燁 沈楠 高萌 牛夢彤

  19日,黃浦江畔,國際奧會主席巴赫成了最忙碌的觀眾之一,在全新打造的奧運賽事——巴黎奧運會資格係列賽上海站中,這位快71歲的奧林匹克運動“掌舵者”用一下午的時間,趕場觀看了攀岩、滑板和霹靂舞決賽以及賽後派對。在融合體育、音樂、文化與藝術的節日氛圍中,沉浸式感受更年輕、更城市、更開放的奧運賽事。

  5月19日,國際奧會主席巴赫(中)觀看霹靂舞決賽。新華社記者 王翔 攝

  當天傍晚,巴赫在發布會上表示,在上海舉辦的這一全新奧運賽事,離國際奧會理想中的現代奧運會又近了一步。理想中的現代奧運會長啥樣?新華社記者在本次比賽期間,專訪了國際奧會奧運會部分管戰略與發展的副主任皮埃爾·弗拉特-巴迪和國際奧會體育部主任基特·麥康奈爾,在他們的描繪中,答案逐漸清晰。

  順應時代潮流、營造生活方式

  本次比賽,滑板、攀岩、霹靂舞、自由式小輪車,四個奧運新興項目在城市公園集中上演,場地依次排開,比賽同時進行。全球頂尖運動員齊聚,為巴黎奧運會參賽資格展開終極對決。在熱情向上的奧運氛圍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是如此近。

  為了在奧運會舉辦的十幾天之外持續保持奧林匹克的熱度,吸引更多青年人的關注,國際奧會決定創辦奧運會資格係列賽,擴大“通往奧運之路”的曝光率。弗拉特-巴迪是奧運會資格係列賽這一理念的創立者之一。

  圖為國際奧會奧運會部分管戰略與發展的副主任皮埃爾·弗拉特-巴迪

  在他的推動下,2021年3月頒布的《奧林匹克2020+5議程》總共15條改革建議中,第六條專門提到,要著力打造和推廣奧運會資格賽,進一步提升奧運會的影響力。

  “社會在演變,體育在演變,年輕人的口味也在變,所以我們需要在奧運賽事中順應這種改變。”他説,“巴赫主席一直在説,要把體育運動帶給人們,帶到人們所在的地方。在城市中心的臨時設施舉辦比賽,張開雙臂歡迎每一個人,這就是我們在上海做的。”

  5月18日,澳大利亞選手洛根·馬丁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 陶希夷 攝

  在他看來,首屆奧運會資格係列賽的獨特性在于,這裏不僅僅有比賽,更營造了一種生活方式。“除了比賽,還包括許多節日元素,有音樂,很時尚。觀眾來一天可以有許多不同的體驗,比如我們在自由式小輪車那裏,看完世界上最優秀的運動員比賽,幾分鐘後就可以在體驗區嘗試這些項目。”

  節日般的氛圍、更開放的奧運

  國際奧會體育部負責奧運競技比賽層面的事宜,作為部門負責人,麥康奈爾説,奧運會資格係列賽實際上源自國際奧會的兩個戰略項目。首先是奧運設項的發展,從東京奧運會到巴黎奧運會,奧運會設項更年輕、更城市、更開放。與此同時,國際奧會非常注重推廣奧運會資格賽,在通往巴黎之路的資格賽中,他們通過數字化平臺對資格賽進行了充分報道。

  圖為國際奧會體育部主任基特·麥康奈爾

  “在上海,奧運會資格係列賽將兩者結合在一起,四個奧運新興項目同時同地展開,既展示了富有青春氣息的新興運動,也集中展現了選手們為爭奪奧運門票所付出的努力。”麥康奈爾説。

  首屆奧運會資格係列賽上海站在黃浦江畔的城市公園舉行,如果你走路足夠快,甚至可以在一分鐘內逛遍全部四塊場地,讓人有一種目不暇接的感覺。

  與上海不謀而合,巴黎也選擇將奧運融入城市。如在埃菲爾鐵塔下舉行沙灘排球比賽、在鐵塔對面的戰神廣場舉行摔跤和柔道比賽……當體育走入城市景觀和歷史文化古跡,人文、體育、旅遊的相互融合,將帶給人們全新的奧運體驗。

  5月19日,觀眾在現場觀看比賽。當日,巴黎奧運會資格係列賽上海站攀岩女子兩項全能決賽舉行。新華社記者 賀長山 攝

  弗拉特-巴迪表示,體育依舊是奧運會的基礎和根本,而圍繞體育的其他體驗也愈發重要。在一種類似于城市體育節的氛圍中,巴黎奧運會將在很多景區辦賽。“我們相信這種理念,將不僅在奧運會資格係列賽中得以呈現,也將在未來應用于奧運會當中。”

  奧運會與新興項目彼此豐富

  近年來,國際奧會不斷對比賽項目進行革新。東京奧運會、巴黎奧運會、2026年米蘭-科爾蒂納丹佩佐冬奧會以及2028年洛杉磯奧運會均納入了新興項目。而首屆奧運會資格係列賽,也選擇滑板、攀岩、霹靂舞、自由式小輪車這四個新興運動作為比賽項目。

  弗拉特-巴迪表示,奧運會中,有數十年來一直非常成功的傳統運動,比如田徑、體操、游泳、籃球、足球等。近年來,奧運會也引入新興項目,傳統項目和新興運動在奧運會實現了一種平衡。

  5月19日,西班牙選手希內斯·洛佩茲在難度攀岩比賽中。新華社記者 王楷焱 攝
  5月19日,中國選手曾文蕙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 陶希夷 攝

  “我們相信這對雙方都有益。首先,新興項目豐富了奧運的元素。其次,新興項目在入奧之後獲得了更好發展,在世界各地擁有了更多愛好者。我們相信這僅僅是個開始。”弗拉特-巴迪説。

  麥康奈爾坦言,新興運動在世界各地都有非常熱情的關注群體,而且大都是年輕人。“我們從運動員身上看到了這一點,從追隨這些運動員和這些運動的人們身上也看到了這一點,對我們來説,觸及這些新的年輕受眾真的非常重要。”

  東道主對奧運增項更有話語權

  國際奧會在2014年決定,奧運會的比賽項目不再限定為28個大項,舉辦國可以根據自身情況靈活確定;除了可在28個原有奧運大項中選擇外,還可有3-5個新增臨時項目,新增項目既可以是在奧運會上出現過的項目,也可以是全新的項目。

  麥康奈爾表示,奧運會的項目設置應更加靈活、更具創新、更可持續、更注重性別平等。他舉例説:“巴黎奧組委的願景很大程度上是吸引年輕的城市人口,這就是巴黎奧運會增設霹靂舞這項運動的原因。而對于巴黎(奧運會)之後的洛杉磯(奧運會),他們希望與美國各地喜歡團隊運動項目的愛好者進行互動,這是美國體育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這就是為什麼在洛杉磯,我們會有一些團隊項目被納入奧運會。”

  5月19日,中國選手曾瑩瑩(左)在比賽中。當日,在巴黎奧運會資格係列賽上海站霹靂舞女子四分之一決賽中,中國選手曾瑩瑩1:2不敵日本選手湯淺亞美,無緣準決賽。新華社記者 許雅楠 攝

  2028年洛杉磯奧運會目前已有33個大項,與東京奧運會大項數量持平,比巴黎奧運會多一個大項。在增項的同時,如何不給舉辦國增添負擔和壓力?麥康奈爾説:“在巴黎,我們首次在奧林匹克歷史上在總共10500名運動員配額中實現男女參賽配額相等。在洛杉磯奧運會上,隨著新增運動項目的加入,我們正與國際單項體育組織和賽事組委會合作,以保持這種性別平衡。但總的來説,我們正在努力降低舉辦奧運會的總體要求,同時將體育運動和運動員放在核心位置。”

  擁抱人工智慧和電競

  上月,國際奧會發布《奧林匹克AI議程》,在展望人工智慧可能對體育帶來哪些影響的同時,提出了國際奧會引領全球體育領域開展人工智慧計劃的框架。

  “我認為AI在包括體育在內的社會各個領域都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在體育方面,人工智慧廣泛應用于運動員選材、裁判打分、技戰術分析、比賽轉播、數字化傳播等方面。”麥康奈爾同時指出,國際奧會非常關心的問題是,世界上不同地區、不同運動領域的人是否可以擁有平等使用AI的權利。

  4月19日,國際奧會主席巴赫在《奧林匹克AI議程》發布會上講話。新華社記者 吳魯 攝

  今年初,巴赫在江原道冬青奧會上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透露,正在考慮于2025年或最遲2026年舉辦首屆奧林匹克電子競技運動會。

  麥康奈爾説:“我們已經成立了國際奧會電子競技委員會,該委員會已于去年年底舉行了會議,我們對電競的分析仍在繼續,但我們相信,電子競技對于接觸世界各地的年輕人非常重要。這是一個非常熱情的群體,我們需要找到將他們與奧運會和奧林匹克運動聯繫起來的方法。”(參與記者:許東遠、王春燕、姚友明、董意行)

【糾錯】 【責任編輯:谷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