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九層妖塔”原型古墓新發現,跟你聊聊考古那些事兒

發表于  2020/12/02 08:00   約7分鐘

  看過小説《鬼吹燈》的讀者們,想必對“九層妖塔”都不陌生。沒想到,這個詭異又恐怖的地方在現實中其實是有原型的。

▲電影《九層妖塔》創意插畫。

▲電影《九層妖塔》創意插畫。

  近日,青海省“九層妖塔”原型古墓考古又有了新發現,讓不少網友大呼:“《鬼吹燈》誠不欺我!”

2

  在青海省都蘭縣的荒漠戈壁上,聚集著中國最大的吐蕃墓葬群。一千多年前,這裏曾是吐谷渾王國的繁華都城。這片戈壁下,埋藏著不少不為人知的歷史。

  1982年,青海省海西州都蘭縣發現了一座古墓。隨後,考古學家又在其附近發現數百座古墓,這片古墓群被命名為“熱水墓群”。

▲“熱水墓群”衛星圖:在“血渭一號大墓”周圍還有許多小古墓,數量達200余穴。

▲“熱水墓群”衛星圖:在“血渭一號大墓”周圍還有許多小古墓,數量達200余穴。

 

為何它會被認為是“九層妖塔”原型?

  “熱水墓群”中最為壯觀的一座墓葬——“血渭一號大墓”,據稱就是《鬼吹燈》小説中“九層妖塔”的原型。

  這是因為“血渭一號墓”的構築形式和風格極為特別,在我國考古發現中絕無僅有。 而且共有9層,在當地流傳著這座墓不吉利的傳説,因此當地的老百姓稱它為封印群魔的“九層妖樓”。

  自2018年起,“血渭一號墓”已出土各類文物1000余件。最近,考古人員又有了新發現。這座“九層妖塔”的原型古墓裏,出土了大量精美金銀器。關于墓主人的身份,目前還不能確定。但是,近期在墓中發現的一枚銀質印章,讓考古專家充滿了期待,或許這將成為揭開墓主人身份疑雲的密碼。

4

5

6

  據悉,“血渭一號大墓”周圍還有許多小古墓,數量達200余穴。目前,考古人員僅發掘了墓葬一、二層,出土了大量陪葬物品和陪葬的馬、牛、羊等動物遺骸700余具。在眾多的隨葬品中,有古代皮靴、古藏文木片、古蒙古族文木牘、彩繪木片及金飾、木碟、木鳥獸、糧食和大量絲綢。到目前為止,才僅僅發掘了墓葬一二層,剩下7層尚未被考古發掘,很多都還是未知。

▲1996年11月20日國務院正式將“熱水墓群”公布為第四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考古就是探險?考古“沒錢途”?

▲1996年11月20日國務院正式將“熱水墓群”公布為第四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考古就是探險?考古“沒錢途”?

  《鬼吹燈》這部和古文物探秘有關的係列小説,帶眾多讀者進入了一個瑰麗的考古世界。然而,在現實中,考古卻不如文藝作品裏被描述得那樣浪漫化、隨意化。

  有的影視作品或者一些鑒寶類節目常常把考古搞得“神神秘秘”。例如,考古隊出任務前要搞祭祀儀式。又比如,考古隊員白天考古完了,晚上去到舊貨市場淘來了價值連城的古玩。可實際上,這些內容都是毫無根據的。

▲改編自小説《鬼吹燈之精絕古城》的3D災難探險片《九層妖塔》宣傳照

▲改編自小説《鬼吹燈之精絕古城》的3D災難探險片《九層妖塔》宣傳照

  中國考古學在創立的時候就立下了不搞收藏的行規,所以,真實的情況是“搞收藏的不懂考古,懂考古的不搞收藏”。作為文物的第一經手人,考古學家當然要嚴格遵守行規,保證把文物上交給國家。

  事實上,考古學的內容很龐雜,任何一個人企圖回答“考古學是什麼”的問題時,都會發現自己是盲人摸象。但總體來説,學習考古學,主要包括“體”和“腦”兩方面:“體”是指田野考古,業內人稱“下工地”,也就是進行室外發掘;“腦”則指日常學習,主要是上課(接收信息)和讀書(獲取知識)。

  前一陣,一位出身貧寒的女生鐘芳蓉因為高考成績優異,被北大考古係錄取,而她的這一選擇令部分網友感到不解。在大眾心目中,考古學是一門艱苦、冷門,並且是缺少“錢途”的專業。選擇它,就注定走上了一條孤僻冷峻的道路。

▲2018年1月25日,考古工作人員對海昏侯墓園五號墓的內棺進行清理工作。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2018年1月25日,考古工作人員對海昏侯墓園五號墓的內棺進行清理工作。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先來講講考古工作的待遇問題。傳統上看,考古學畢業生可以選擇的就業方向主要是考古所、高校和博物館,江蘇、浙江、廣東等地,基礎工資還是可觀的。

  再加上考古人還有田野補助,勤下田野參加考古發掘的考古人員,如果不算長期出差引起的“親情損傷”的話,基本相當于食宿全免、雙倍工資。有的年輕考古研究員因為勤奮工作,畢業幾年後就靠自己買了房。也就是説,考古沒辦法讓你“一夜暴富”,但完全可以做到“安身立命”。

  當然,從事一門工作,只看收入、待遇就太過世俗了。

  考古不是驚險的探險,但也絕不是孤獨而無聊的事情。考古很“冷”,但“冷”的好處在于,盡管它不夠追趕熱潮,但卻能從熱潮退去的沙灘上發現究竟留下了些什麼。

▲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放映的球幕電影《夢幻佛宮》。(資料圖 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2017年4月15日攝)

▲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放映的球幕電影《夢幻佛宮》。(資料圖 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2017年4月15日攝)

  人類歷史歷經滄海桑田,越是留下的就越是珍貴。在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看來,是考古告訴人們歷史,把未知的事情慢慢變成已知。

  在千千萬萬個考古工作者看來,他們的工作不僅是在探索未知,更是在為“我們是誰”尋找答案。因為,“我們是誰”不僅取決于我們“現在是誰”或“未來是誰”,更取決于我們“曾經是誰”。

  這便是考古最大的魅力所在。

 

參考資料:

  1.《留守女生選擇北大考古專業:“沒錢途”是俗見,“羅曼蒂克”是偏見》,新京報書評周刊,2020年8月7日

  2.《手拿“洛陽鏟”,還會搞“鑒定”:學考古究竟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國家人文歷史。2020年8月7日

  3.《高分考生報考北大考古學——有更多選擇就是一種成功》,21世紀經濟報道,2020年8月3日

  4.《鬼吹燈“九層妖塔”原型古墓考古有新發現,出土大批金銀器》,遼沈晚報,2020年12月1日

  來源:新華網思客綜合

  監制:李曉雲

  編輯:馬宇聰 舒克凡

  制圖:祁麗君

  校對:解軼鵬

微信圖片_20201201184157

25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思客問答

用好奇心探索世界 /  310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從“九層妖塔”原型古墓新發現,跟你聊聊考古那些事兒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從“九層妖塔”原型古墓新發現,跟你聊聊考古那些事兒

看過小説《鬼吹燈》的讀者們,想必對“九層妖塔”都不陌生。沒想到,這個詭異又恐怖的地方在現實中其實是有原型的。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60906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