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怎樣的公共衛生體係?丨思客問答

發表于  05/26 22:07   約14分鐘

思客問答

圖1

圖2

 

       對大多數人而言,公共衛生是個相對“模糊”的領域,它比較具象的載體大概是愛國衛生運動或者打預防針。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將很多人的目光引向公共衛生,令其成為公眾關注焦點。

       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加強公共衛生體係建設。堅持生命至上,堅決守護人民健康的理念再次得到彰顯。

       什麼是公共衛生?在此次疫情防控中,我國現有公共衛生體係暴露出哪些短板?我們需要怎樣的公共衛生體係?

1

什麼是公共衛生?

       目前,全世界公認的公共衛生定義出自耶魯大學公共衛生係的創立者查爾斯·溫斯洛教授。他曾在1920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

       公共衛生,是全社會的公私機構、大小社群以及所有個人,通過有組織的努力與有根據的選擇,來預防疾病、延長壽命並促進健康的科學與技術。

       這一概念可以分解為三個部分:

      第一,公共衛生以提高公眾健康為目的,完成這一使命需要一支具有強大執行力的隊伍。

▲ 4月26日,江蘇省南通市疾控中心病原微生物實驗室檢測組的部分成員在實驗室外留影 許叢軍攝 圖片來源:瞭望

▲ 4月26日,江蘇省南通市疾控中心病原微生物實驗室檢測組的部分成員在實驗室外留影 許叢軍攝 圖片來源:瞭望

 

       第二,公共衛生的實踐源自流行病學工作者對疾病的認知和對危險因素的判斷。

       第三,公共衛生強調群體作戰。政府、市政工程、各行各業的你我他……這些看起來與醫學和健康毫無關係的角色其實都是公共衛生的主角。

2

為什麼會有公共衛生?

       現代公共衛生的出現與歐洲的工業革命密不可分。

       工業革命時期的英國,人們創造了技術和生産力進步的奇跡,卻忽視了隨之而來的生活和工作環境的惡化。

動圖

       城市人口激增,使工廠、住宅、野廁共處一地;不健全的地下污水管網,造成排泄物無處可去。街道上的死水坑、成堆的垃圾、公共廁所的缺乏使得城市的空氣中都彌漫著細菌。

       水源污染、衛生意識差,使得傳染病的傳播如魚得水。1831年-1854年,英國發生三次霍亂大流行,其所致的人口死亡量幾乎每日都以一個令人“心驚”的速度上漲。

       在這種環境下,英國人痛定思痛,嘗試通過立法改變現狀。1848年,人類歷史上第一部公眾健康法:《1848年公眾健康法案》(The 1848 Public Health Act),在英國議會通過。

▲1848年,英國通過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現代公共衛生法案

▲1848年,英國通過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現代公共衛生法案

 

       該法案第一次把疾病和惡劣的衛生條件聯係在一起考慮。

       這也第一次讓人們認識到疾病防治、居民健康,竟與我們平常勤洗手、修下水道、打疫苗等措施有如此深遠的關聯。

▲糖丸疫苗

▲糖丸疫苗

 

       起初,人們曾單純地認為職業病和傳染病的發病減少就是健康,而達到這一目標,只要保證良好的公共衛生狀況即可。

       後來隨著認識不斷深入,人們開始意識到衛生狀況已經不再是公眾健康的代名詞,公眾健康有賴于全社會的公私機構、大小社群以及所有個人從生物醫學、社會、文化、立法、經濟等多個方面共同努力。

 

3

此次疫情防控暴露出哪些短板?

       第一,疾控中心的核心功能,近年來出現一些弱化的趨勢。

       為提高疾病預防控制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置能力,防范小病釀成大禍,我國設置了疾病預防控制(下稱“疾控”)體係的防線。

       疾控的核心功能和看家本領在于監測了解各類疾病的發生、發展態勢,研判地方重大公共衛生問題,並制定優先幹預重點、評估幹預措施的成本和效果。這些核心功能落實得好,就能有效減少甚至避免小病釀成大禍。

▲天津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派駐恩施州檢測隊。圖片來源:中國疾控中心

▲天津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派駐恩施州檢測隊。圖片來源:中國疾控中心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公共衛生水平是一次大考。能在較短時間內有效控制疫情,保障了人民基本生活,十分不易、成之惟艱。但同時,在疫情防控中,公共衛生應急管理等方面也暴露出不少薄弱環節。特別是作為疾病預防控制的核心部門,疾控中心的作用至關重要。

       此前,中國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在接受採訪時曾坦言,“疾控中心的核心功能近些年有不斷弱化的趨勢。”這也是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要改革和完善的重點方面。

       第二,相關科學研究、疾病控制和臨床治療之間聯動性還不夠。

       重大公共衛生事件暴發時,防控救治體係承擔著救死扶傷的職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 3月19日,內蒙古、浙江醫療隊隊員在武漢市肺科醫院重症監護室忙碌 圖片來源:瞭望

▲ 3月19日,內蒙古、浙江醫療隊隊員在武漢市肺科醫院重症監護室忙碌 圖片來源:瞭望

 

      一個合理的公共衛生救治體係,是醫院係統給個體看病,疾控係統給群體看病。一旦多個個體短時間暴發同樣的新症狀,就需要醫院係統聯動疾控係統,由疾控係統評估疫情性質,給出防治方案,預判發展趨勢,評估幹預效果,醫療係統則負責病人救治。

      但是長期以來,由于兩個係統之間缺乏長效聯動機制,彼此各幹各的,導致臨床醫學和公共衛生之間出現“裂痕”,難以很好應對重大突發疫情。

      全國政協常委、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建言,“大疫之後要痛定思痛,完善公共衛生體制,很關鍵的一點是注重醫防結合。”

▲ 3月10日,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宣恩縣珠山鎮的醫生穿行在鄉間小路上 宋文攝 圖片來源:瞭望

▲ 3月10日,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宣恩縣珠山鎮的醫生穿行在鄉間小路上 宋文攝 圖片來源:瞭望

       第三,公立醫院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軟硬件儲備仍顯不足 。

       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大量病人得不到及時收治、不少醫護人員缺乏防護物資面臨被感染等問題,也暴露出整個運行係統在公共衛生應急中的防控救治短板。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副院長劉艷坦言“疫情發生早期,深切感受到應急物資保障的短缺,這給疫情防控帶來極大挑戰”。

       為此劉艷建議,應急物資應做國家和民間儲備兩手準備。民間儲備可以發揮企業市場化儲備的優勢,解決目前儲備品種單一、儲備規模難以應對巨災的現實需求。

       全國人大代表、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認為,為了防止疫情暴發導致的醫療物資短缺,應盡快補上防疫救治物資的短板。而“補短板”的關鍵在“平戰結合”。

       與醫療物資等軟性資源相比,涉及公共衛生應急事件的最大硬件——醫院,可以説更為重要。

       目前,我國涉及公共衛生的應急醫院建設主要有北京“小湯山模式”、廣州二院“平戰結合模式”、上海公衛“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模式”。

       應急醫院便于集中收治,早隔離早治療,又能做到空間隔離,避免交叉感染因此能有效扭轉疫情的被動局面。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副院長柴湘平也建議,未來健全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係,就要在大型公立醫院設置一定數量的應急病區,平時作為普通病房或傳染病病房可收治普通患者住院,一旦傳染病疫情或其他重大公共衛生應急事件暴發,可迅速收治患者,做到平戰結合。

       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主任朱同玉也表示,應該從軟件和硬件上做好儲備,建立健全應對重大疫情的公共衛生設施,“應對傳染病的挑戰,將是長期任務。我們需要未雨綢繆、長遠布局。”

       第四,專業人才培養方面還有較大提升空間。

       據了解,自2013年以來,每年各級疾控係統都有人才流失且招不到合適人員的情況,流失人才中又以高學歷和中青年骨幹為主。

       這些問題傳導到高校,給公共衛生人才培養造成負面影響,很多公共衛生專業的學生畢業不願從事公共衛生工作。

▲ 2月4日,武漢東西湖區徑河街道社區隔離點,疾控部門工作人員在對隔離的疑似患者進行核酸檢測 。圖片來源:南方人物周刊

▲ 2月4日,武漢東西湖區徑河街道社區隔離點,疾控部門工作人員在對隔離的疑似患者進行核酸檢測 。圖片來源:南方人物周刊

 

      農工黨中央提案提出,構建滿足重大疫情防控與應急管理需求的現代化公共衛生治理體係,加強公共衛生和生物安全領域專業人才培養與基礎研究,大力提高全社會衛生健康素養。

      而全國人大代表、貴州省疾控中心健康教育所副所長何琳也建議,通過調整防疫津貼、把疾控納入公務員管理等方面措施,切實提高疾控人才待遇,穩定人才隊伍。

 

4

我們需要怎樣的公共衛生體係?

      關于這個問題的答案,需要回答至少兩個問題:其一是權,其二是錢。

      第一,抓緊完善公共衛生應急法治體係。有專家建議,將公共衛生安全立法、修法納入議題,從國家層面尋求“一攬子”修法方法,突出公共安全導向、優化應急流程規范、完善職權責任條款。

      第二,進一步優化暢通準確及時的信息溝通、發布機制。

      國務院應急管理專家組成員、清華大學文科資深教授薛瀾認為,與涉及國家安全的國家機密不同,公共衛生危機事件涉及的相關公共信息直接影響公眾應對危機事件的行為,也將直接影響危機帶來的損失。

      因此,一旦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如能主動及時披露信息,可大大降低公眾獲取信息的成本,穩定公眾情緒,增強公眾抗擊疫情的信心。這就要求管理者在各個階段都主動尋求與媒體合作,建立與媒體之間的暢通交流通道,及時向公眾發布信息。

▲對疫情數據進行集體研判。圖片來源:中國疾控中心

▲對疫情數據進行集體研判。圖片來源:中國疾控中心

 

      第三,提升公眾健康素養,幫助公眾科學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中國人民大學衛生政策研究與評價中心主任、公管學院教授王俊認為,科學的公眾教育對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也很重要。例如英國在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中會啟動突發公共教育機制。此機制將主流靠譜的信息,在不同媒體,從不同角度,以不同形式及時傳遞告知公眾,讓公眾不至于因為信息不對稱引發恐慌。

      同時也需在日常加強公共衛生應急科普宣傳,擴大公共衛生應急知識與法規科普宣教工作的覆蓋面,將應急管理、防病減災、危機教育等知識普及到每家每戶及學校,倡導社會的衛生公德、普及科學防病知識。

      第四,建立農村地區的疫情數據監測和應急響應機制。

      王俊表示,建立一個遍布農村地區,且有著良好監測、採樣和數據收集能力的網絡,對盡早發現疫情起源、控制疫情傳播非常重要。我國農村地區地廣人多,防疫和救治的人員力量、能力水平等都比較薄弱,一旦在廣闊農村大規模暴發疫情,後果不堪設想。這方面問題亟需在疫情之後提上議事日程,做到有備無患。

圖13

      第五,公共衛生復合型人才缺乏的矛盾需得到重視。

      王俊認為高校在專業設置和規劃中,對衛生經濟、衛生管理、衛生政策等跨學科專業加以強化,改變相關專業、學科目前邊緣化的狀態。

      此外還有一個問題值得深思,作為現代公共衛生體係的發源地,英美等一些國家的公共衛生基礎和實力均優于中國,但為什麼在此次抗“疫”過程中,這些國家沒能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

      由此可見,當疫情襲來,一國政府的領導和動員能力,特別是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能力,也是決勝的關鍵因素。

參考資料:
1.《疫情暴露公共衛生應急短板》,瞭望,2020年2月22日
2.《疾控改革:如何告別“病來重視,病去忽視” 》,瞭望,2020年5月18日
3.《疫情肆虐下的公共衛生回望與思考》,北京大學科學技術與醫學史係,2020年2月5日
4.《疫情中的公共衛生預防醫學:抓住瘋牛的鼻子》,南方人物周刊,2020年2月14日
5.《從“糖丸”到AI診療 看中國公共衛生事業如何做到“生命至上” | 數據看中國》,光明網,2020年5月22日

 

來源:新華網思客
策劃:劉娟
監制:李曉雲
作者:周佳苗
校對:郭建偉

思客

12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思客問答

用好奇心探索世界 /  240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我們需要怎樣的公共衛生體係?丨思客問答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我們需要怎樣的公共衛生體係?丨思客問答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將很多人的目光引向公共衛生,令其成為公眾關注焦點。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56923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