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燕生:保住了市場主體,就保住了就業民生

發表于  05/23 17:30   約7分鐘

  中國經濟發展年度目標怎麼定,是歷屆全國兩會最受關注的話題之一。而今年,是自2002年以來政府工作報告第一次沒有提出全年經濟增速具體目標。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在接受思客專訪時表示,不設定經濟增長目標是非常實事求是的,不定目標不代表沒有目標,要以一個更高的標準來恢復我們的經濟,真正走向高質量發展。

 

不設定具體指標不等于沒有指標

 

  沒有設定經濟增長目標,是根據抗擊疫情的非常情況所做出的非常決策,而且是非常合理的一個決策。在兩會召開之前,我的預期就是不定指標。原因非常簡單。如果制定經濟增長目標,無論是定高定低,對各地都可能會産生一些副作用:定太高了,可能會導致過度追求速度;定過低了,可能到最後你會發現完全低估了我們的經濟恢復能力。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講,不設定經濟增長目標是一個非常實事求是的態度。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組預測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是1.2%,明年將增長9.2%。我相信經過後面兩個多季度的努力,我們一定會比1.2%走得更好。

  有一部分觀點認為,要考慮到就業、民生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等發展需要,必須要有一個明確的經濟指標,才可以調動大家去共同努力。我對這個看法不是很認同。不定指標不等于沒有指標,正常的情況還是會有正常的要求,並不是説不設定具體的增長目標,後面幾個季度就可以放任。

  同時,也有一些聲音在説,是不是以後就不會設定經濟增長目標了。我認為不會。預期指標是應該設定的,在常態下還是應該有增長指標。我並不認為,當中國推動高質量發展,速度就不重要了,畢竟GDP的增長率是衡量總量指標中最綜合的指標,因此在正常情況,預期指標還是應該做。我個人覺得今後可能慢慢會形成一個機制,在實際運行中對預期指標進行調整的機制。等我們的社會變得越來越彈性,越來越多元化的時候,相信我們對經濟預期指標的看法也會非常靈活,接受程度也會大大提升。

 

兜底民生,首先要保市場主體

 

  從政府工作報告來看,“六保”的方方面面都是在兜底。保市場主體本身就是保中小微企業,也就是保個體經營,保住他們就保住了民生,保住了就業。就從這個角度你會發現各項措施實際上都在保這些企業的主體,企業活了,那麼民生和就業就保住了。

  保企業主體,既要保他們現在最迫切的復工復産復市,同時也要解決它缺技術、缺資金、缺品牌、缺人才、缺渠道、缺轉型的經驗和能力等問題。為此,要能夠在企業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企業減負。政府工作報告非常明確講了新增減稅降負5000億,總量將超過2.5萬億,力度超過了以往。所以從這種角度來講,在財政非常困難的時候,政府仍舊圍繞著“六保”出臺了各項措施,對企業來講,它都是社會托底的措施。

  另外一個途徑就是大力發展“新基建”。無論是信息基礎設施,還是融合基礎設施,還是創新基礎設施,其實它不是一個簡單的保總量,它其實是用數字經濟、工業服務、智慧城市,一係列新的業態在保市場主體,保就業,保民生。就像我們講的太婆和太公兩個老人賣茶葉蛋。怎麼能夠讓賣茶葉蛋也搭上智能化的翅膀,像它的溫度的控制、軟硬的控制、茶葉和水的比例的控制,簡單的茶葉蛋如果都可以標準化處理,那吃茶葉蛋的主觀體驗和消費感覺就非常好。茶葉蛋還是茶葉蛋,攤子也還是這個攤子,太婆和太公就是兩個沒有什麼太多的文化和水平的老人,但是你會發現業態變了,所以茶葉蛋就變得更能滿足人們的需求了。很多企業也是一樣,設備、人、材料雖然沒有變化,但是通過大數據分析,它可以準確捕捉不同消費者的個人偏好和需求痛點,提供個性化服務、定制化生産、個性化搭配,進而改變了它的生産流程和業態,那麼毫無疑問客戶的滿意程度就不一樣了。這就是“新基建”將為整個市場帶來的品質和效益提升。

 

疫後成長性最好的三大産業:醫藥、健康、人工智能

 

  對于疫後的經濟恢復,核心就是怎麼處理疫情防控的常態化和經濟恢復的問題。

  首先是科學抗疫,尊重流行病防疫的規律,做好隔離,增強免疫力,開發疫苗和藥品等至關重要。科學防疫做得越好,疫情對我們的經濟社會文化生活的影響就會越小,隨之而來的是消費回到常態,投資回到常態,進口回到常態。

  其次是著力穩定産業鏈,暢通供應鏈,提升價值鏈。全球范圍來看,形勢還很嚴峻。全球三大生産網絡中,東亞生産網絡在擔心疫情反彈;美歐生産網絡目前還沒有恢復正常,這樣一來,全球會産生一個外需大幅度萎縮。因此,經濟光恢復到疫情前是不夠的,擴大內需還要比疫情前做得更好,也就是説要以一個更高的標準來恢復我們的經濟,真正走向高質量發展。

  第三,應加大對“新基建”、“鐵公機”的投資力度。對于“新基建”的投資,能夠提高整個國家的産業鏈水平和産業的基礎能力。它可以提升經濟的綜合實力和競爭力,這個是非常重要的。“鐵公機”也非常重要,現在的“鐵公機”和過去的“鐵公機”是不一樣的,過去的“鐵公機”都是幹線暢通,四通八達。現在的“鐵公機”要的是毛細血管,高效暢通。我每次到廣東出差都是坐飛機坐到廣州或深圳,下來以後坐汽車去中山、佛山、東莞、江門,我心裏在想為什麼我要那麼辛苦坐飛機兩個小時,然後坐汽車還要坐兩個小時,要有個高鐵也就20分鐘就到了,所以加大對“鐵公機”的投資力度也是十分必要的。

  最後,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和建設現代化經濟體係與之相匹配的領域也是需要投資的。我們講過去舊的投資它已經到了極限,過了峰值,但新時代所需要的新投資實際上才剛剛開始,但是跟過去是不一樣的是,它已經不僅僅是一個量的擴張,更多的是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需要的新投資,包括滿足千禧一代、Z世代、α世代等新生代的新需求。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疫情結束以後成長性最好的産業,第一個是醫藥,第二個是健康,第三個是人工智能,這三個領域都會帶來很多的投資,這些新的亮點也會成為支撐我們內需發展擴大很重要的部分。(編輯:楊柳)

微信圖片_20200521143513

8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張燕生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  7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張燕生:保住了市場主體,就保住了就業民生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張燕生:保住了市場主體,就保住了就業民生

不設定經濟增長目標是非常實事求是的,不定目標不代表沒有目標,要以一個更高的標準來恢復我們的經濟,真正走向高質量發展。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56790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