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永年:培育民族品牌,政府需要做什麼?

發表于  2019/05/09 18:40   約4分鐘

  5月9日,2019中國品牌建設高峰論壇在上海舉行。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在“平行論壇一:培育世界一流企業”上表示,中國的品牌建設不僅需要政府的頂層設計和大力扶持,還需要社會提供良好的發展土壤,以及企業自身不斷的改革進步、勤修內功。

鄭永年在2019中國品牌建設高峰論壇上發表演講

鄭永年在2019中國品牌建設高峰論壇上發表演講

  在過去的40年裏,中國取得了巨大成就。我們現在走到了工業4.0版,1.0版是機械化,2.0版是自動化,3.0版是信息化,4.0版是智能化,但3.0版、4.0版的很多技術依賴于進口。但我們也不要覺得太可怕,要充分利用市場力量。

  首先要改善營商環境。政府要意識到“經濟發展,企業是主體”,這個“企業”包括國有企業,也包括民營企業。因為在西方、亞洲的日本韓國或者我們的臺灣香港,以及新加坡都是大的國際公司或者全球化公司作為主體在世界舞臺上活動。所以,我們也應該通過改善營商環境,培養一大批國際一流的企業。

  營商環境怎麼改?第一是內部環境。中國的品牌要先佔領自己的市場,這個很重要。以前,上海到處都是國産品牌,密集度非常高。而現在,上海的國産品牌遠遠比不了以前。我們的民族品牌沒有保存好。

  如何保護現在的品牌?我認為,中國現在要實現三層資本的平衡。從漢朝以後,中國一直是三層資本市場:頂層是國有資本;底層是中小企業、民間資本、自有資本;中層現在叫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而現在,我覺得國有資本還佔領著大量的空間,且這些空間利用率不高,應當拿出更多的空間給民營資本。

  第二是稅收。我們的企業稅費負擔有些重,今年兩會也提出將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我最近在浙江、廣東等地做了一些調查,有一些企業家對于人身安全、財産安全還有擔憂。如果這個不解決,他們沒有100%的精力去做品牌。應該怎麼保護企業家的人身財産安全呢?十八屆四中全會已經説得很清楚,要建立一個法治國家,十九大也對全面依法治國提出新要求。

  對走出去的中國企業,保護他們在外面的財産安全也很重要。以前可以派軍隊,現在不能這麼做,所以我們要依靠國際規則的改善、完善,創造新的多邊主義的規則。

  其次是開放。泛泛而談“開放”還不夠,我們應當“精準開放”,有針對性地開放。還有就是京津冀、長江經濟帶、粵港澳大灣區這幾大經濟平臺的建設。世界一流的、最具競爭力的經濟平臺,能吸引其他國家的那些優質資本。京津冀、長江經濟帶、粵港澳大灣區,無論從哪個方面講,在世界上來説都是少有的,我們現在還有很多空間可以做。

  最後是企業家做什麼。我曾發表了一個觀點:現在商人太多,企業家太少。商人是看利潤,企業家是做品牌的。品牌是非常重要的,不僅僅是一個企業可持續發展的根基,也是一個國家和民族崛起的象徵,所以“要有品牌意識”。

  有品牌意識必須有國家、社會的情懷。我們不要一説“品牌”,就覺得是“大飛機、高鐵”,其實小的也是品牌。你到韓國街上看看,很難找得到德國車,都是他們自己的品牌。我們收購西方的企業多困難?人家用各種理由把你擋回來。我們要學學西方人怎麼做品牌,為什麼他們那麼強調知識産權?因為這是保護自己品牌的有效手段。做品牌一定要有持之以恒的決心,持久做了肯定會得到回報的。

2019-02-1474

2018-11-2896

54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鄭永年

思客高級顧問、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全球與當代中國高等研究院院長 /  77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演講

一人之辯,重于九鼎之寶;三寸之舌,強于百萬之師。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鄭永年:培育民族品牌,政府需要做什麼?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鄭永年:培育民族品牌,政府需要做什麼?

做品牌一定要有持之以恒的決心,持久做了肯定會得到回報的。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45371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