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吉耀:2018年金融市場,資本未必會逐步流向美國

發表于  2018/02/08 06:30   約8分鐘

  始于2月2日的美股大調整,在隔了一個周末後未見消停,5日反而愈演愈烈,其中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一度大跌近1600點,至收盤仍大跌1175.21點,單日下跌點數創歷史新高。

  2017年美國股市不斷創出新高,但為何2018年2月份開局如此不利?在由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與世界銀行發展預測局共同舉辦“全球經濟展望與經濟風險形勢分析”研討會上,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畢吉耀給出了他的回答。

  他認為2016年下半年以來的經濟增長靠量化寬松推動,但是現在各國央行逐漸地將貨幣政策回歸常態,但是歐洲央行或者日本銀行退出量化寬松的速度和節奏可能要快于美聯儲。這種調整將帶來債券、價格、股票市場以及資本流動的新變化,資本可能並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逐步向美國流動,這導致人們對美國股市的預期發生改變。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畢吉耀在研討會上發表演講。圖片來源: 財政智庫動態微信號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畢吉耀在研討會上發表演講。圖片來源: 財政智庫動態微信號

  2007年以前,全球經濟嚴重失衡,IMF和世界銀行對這個問題很早就看出來了,也提出了全球失衡的嚴重性後果,但都認為是美元的崩潰引起全球經濟動蕩,但實際上是從美國的次貸危機爆發起來的。同樣,去年這輪經濟復蘇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逐步加強,到2018年之前,IMF、世界銀行也不斷調高世界經濟增長預期,但最終還是沒有趕上實際的情況。去年全球經濟增長速度應該好于IMF和世界銀行的預測。所以,對于一個變化莫測的世界來説,我們任何的研究要想追蹤它的發展態勢確實很不容易。

 

資本可能並不像我們想象的那樣逐步流向美國

 

  今年最大的問題是全球金融市場的大波動,美聯儲連續升息,並且開始縮表以後,美元匯率並沒有上去,反而下跌了。實際上美國經濟這一輪中間表現還是很不錯的,特別美國的股市2017年不斷創出新高,但是2月2日道瓊斯指數下跌2.54%,開始回落。美元並沒有如大家預期的那樣,美聯儲加息,美元利率水平上升,美元走強,相反開啟了一個弱勢美元通道,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很大的因素在于過去的一年可能是歐洲和日本的經濟表現好于預期。所以,市場對未來歐洲央行和日本銀行的貨幣政策回歸常態化的期待可能要比美聯儲更強。也就是過去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節奏基本上都已經反映到市場中去了。未來變化最大的,可能是歐洲央行或者日本銀行退出量化寬松的速度和節奏要快于美聯儲。所以,未來可能全球美元和其他貨幣之間的匯率關係有很大的調整,這個調整變化肯定會帶來一係列的債券、價格、股票市場,以及資本流動新的變化。也就是資本流動可能並不我們想象的那樣逐步向美國流動,可能反過來重新回到歐洲、日本,甚至包括一些經濟表現好的新興經濟體。 

  這樣一個變化會出現什麼情況?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下一步貨幣政策的走向,現在還看不太清楚,但毫無疑問,市場的預期,日本歐洲可能也要逐步退出量化寬松,逐步收緊貨幣政策,力度有可能超過美國。所以,今年金融方面的一些波動可能要比2017年要大。2017年金融市場是比較穩定的,因為大家看得很清楚,歐洲和日本貨幣政策可能還滯後于美國,當時可能還沒看到這兩個經濟體復蘇的步伐,基礎也很牢固,而且速度超出預期。所以,市場更多地關注美國,但是美聯儲的政策,包括它前瞻的引導都已經是反映到市場價格中去了。下一步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歐洲和日本。所以,金融市場的變化可能是今年值得關注的,可能會引起動蕩。

 

2016年下半年以來的經濟增長靠量化寬松推動

  

  我一直在考慮,這一輪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的經濟增長究竟是什麼因素推動出來的。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全球的生産、投資、貿易開始周期性復蘇。特別在2017年的時候出現了一個非常快的增長態勢,這個超出預期。究竟是什麼原因推動的?是周期性的復蘇因素,還是這十年來科技的進步推動新産業新動能的出現?還是很多國家結構性改革的措施促進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我想這些因素可能都有。過去十年,包括中國在內,在結構改革方面,在轉變經濟增長模式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但是無論中國還是全球,經濟增長最基本的推動方式沒有變化。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超預期達到6.9%,這其中0.6個百分點來自商品和服務的拉動。去年全球經濟好轉以後帶動我們的進出口,進出口帶動的經濟增長增加了0.6個百分點。在2016年、2015年,中國經濟外需的拉動作用是負的,去年是正的。國內需求去年只有6.3個百分點。6.3個百分點裏很大一塊又靠基礎設施投資拉動,2017年1月-8月基礎設施投資仍然增長了19.8%。所以,如果今年我們進一步地去杠桿整頓地方債務的話,這塊由政策主導的基礎設施減下來,那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可能會受影響。

  過去十年經濟結構有很大變化,各國針對危機的一些因素進行了很多調整,政策也有調整,但從根本來講,最主要的還是寬松的財政貨幣政策,特別是量化寬松的貨幣政策連續刺激的結果。實際上也意味著金融危機以後企業部門、居民部門的高杠桿,它的不良資産其實都是通過量化寬松的方式轉移到央行,央行量化寬松的貨幣政策,如日本央行大規模的購債,現在已經沒有國債可買了。還有美聯儲的資産負債表規模已經達到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地步。所以,其實把私人企業部門的不良資産通過這種方式轉移到央行,使得企業部門逐步修復資産負債表,經濟出現了一個回升。

  問題來了,這輪增長上來以後,央行就要考慮逐漸縮減資産負債表,逐漸地將貨幣政策回歸常規,為下一輪的危機做準備,也就意味著2018年或者2019年未來一段時間的經濟跟2017年比,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主要國家央行貨幣政策的步伐。今年、明年的世界經濟增長可能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各國的財政貨幣政策回歸常態的步驟節奏。如果它的縮表提高利率速度過快,經濟增長速度會很快回落;如果節奏把握得好,可能當前經濟復蘇比較快的增長勢頭可以延續下去。我認為,世界經濟這一輪的復蘇是周期性的,很大程度上還是靠量化寬松貨幣政策推動的。

 

新興經濟體的收入情況可能還會得到提升

  

  全球經濟好轉主要表現為主要發達經濟體美國持續的復蘇,歐洲和日本好于預期,新興經濟體同樣也是好于預期。這裏面除了印度相對確定以外,最主要的是俄羅斯和巴西這兩個大的經濟體前兩年是衰退的,但去年都是恢復增長的。這樣一來全球經濟整個態勢就比較好。

  從今明兩年的情況看,如果美元重新進入貶值通道,全球經濟在復蘇,需求變得增強,以石油為代表的大宗商品價格還會穩步上揚,這樣一來,新興經濟體的收入情況可能還會得到提升。所以,今明兩年世界經濟可能還是一個比較好的態勢。但是2017年、2018年可能會是個高點,2019年速度可能會有所回落。總的來説,國際金融危機十年以後的世界經濟出現了一個難得的大家比較喜悅的態勢。一個就是目前全球經濟增長速度在金融危機這幾年是最高的,另一個表現,全球的貿易量增長速度開始重新快于世界經濟的增長。當然,另外一個問題,2017年全球直接投資比出現了下降,這個值得注意。總之,世界經濟確實處在危機以來的最好的時期,但同時財政金融風險方面可能會影響當前全球經濟表現的重要方面。(編輯:熊麗君)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歡迎關注思客微信(sikexh),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2017-10-2110

2017-09-2270

1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畢吉耀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  2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財經

更加輕松、好看、有用、時尚的財經資訊及全球金融市場行情。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畢吉耀:2018年金融市場,資本未必會逐步流向美國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畢吉耀:2018年金融市場,資本未必會逐步流向美國

美元並沒有如大家預期的那樣,美聯儲加息,美元利率水平上升,美元走強,相反開啟了一個弱勢美元通道,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9510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