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及其建構

發表于  2017/03/10 14:56   約19分鐘

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獲取話語權的時機已經成熟。

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獲取話語權的時機已經成熟。

  中國作為世界上發展最快、潛力最大的新興國家,在全球經濟治理中擔當著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但是,與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的參與度、影響力及其地位相比,中國在世界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卻亟待進一步建構和加強,這既是中國經濟實現開放發展的要求,也有利于進一步改善國際經濟秩序和推動全球經濟發展。

 

因勢而謀:中國亟待加強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

 

  經濟全球化和政治多極化是當今時代的主要特徵,經濟發展已然成為世界各國競相追求的首要目標。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使世界經濟進入全面滯脹期,面對這種新形勢和新挑戰,世界各國只有在全球經濟治理中通力合作,世界經濟才能穩定健康發展。對此,中國有著更為深刻的理解和深切的渴望,尤其是隨著中國對世界經濟影響的逐步增大,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問題也日益凸顯。

  第一,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不斷增強話語權是中國實施開放發展的內在要求。

  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五大發展理念,其中,開放發展理念是我國全面深化改革、拓展發展空間、提升開放水平的必然選擇。當前,世界各國的經濟聯係越發緊密,各國經濟發展的相互影響日益劇增,經濟領域的“蝴蝶效應”要求中國乃至世界各個國家必須在合作中謀發展。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的互動日益頻繁並實現了最大化的共贏發展,這是歷史的成績,也是經驗。開放發展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必由之路,這意味著中國與世界是一體的,必須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發揮中國在國際經濟秩序建構和維護中的應有影響。

  無論從歷史經驗還是從現實要求來看,中國經濟發展的內因在于自身經濟體制改革的持續推進,但在深度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中與世界各國的交流、合作和共贏,也是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重要外部條件和原因。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對于推進我國企業改革、資本市場整頓和供給側改革等經濟體制改革,對于推動我國更深層次地參加國際合作以利用國際資源和國際市場,對于促進中國在自身經濟發展的基礎上成為拉動世界經濟增長的新引擎,都具有重要意義。因此,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不斷增強經濟治理話語權,這是中國順應世界經濟發展趨勢的重要表現,也是中國踐行開放發展理念的內在要求,對于中國經濟的持續健康發展和國際經濟新秩序的建立維護都具有重要意義。

  第二,後金融危機時代,中國等新興經濟體必須在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中不斷增強話語權。

  20世紀以來的相當長一段時期,西方主要發達國家在全球經濟治理中握有絕對話語優勢,廣大發展中國家只能接受不公平、不公正的國際經濟準則甚至在全球經濟中日益被邊緣化。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全球經濟治理的體係和機制被改變。美國等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深陷經濟危機的泥潭,GDP的負增長、失業人口的急劇增加以及通貨膨脹率的居高不下,使得這些國家的消費極度匱乏,人民群眾的市場信心極其缺乏。這些問題致使市場保護主義開始泛濫,企圖通過減少進口、擴大出口走出困境,或是寄希望于政府救市來挽救經濟。

  與此同時,發達國家利用全球經濟治理的話語權優勢“塑造排他性的、更高標準的全球貿易與投資新規則,自由開放的全球多邊貿易體係正面臨被解體的困境,新興國家和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比較優勢將因此受到極大削弱。”但是,在這樣舉步維艱的境遇中,以中國、印度、巴西等發展中國家為主要力量的新興經濟體卻在經濟上表現出強大的生命力,對世界經濟的影響逐步增大,佔有全球經濟的份額也不斷上升。至此,原有的國際經濟秩序和格局在金融危機中已經發生深刻改變。

  這就要求,後金融危機時代的全球經濟治理體係也必須發生相應改革。一方面,以美國代表的西方國家主導全球經濟治理的局面(即以布雷頓森林體係為基礎的全球經濟治理體係)有待改變;另一方面,中國、印度、巴西等新興經濟體在世界經濟中的利益和訴求應得到關注,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需不斷增強。

  第三,中國亟待謀劃和建構與其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作用、影響和地位相匹配的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

  中國經濟的強勢復蘇和中國國際地位的日趨提高為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提升話語權奠定了基礎。中國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有責任也有能力和廣大新興國家一同在全球經濟治理中求發展、謀合作。中國最初是被排除在全球經濟治理之外的旁觀者,加入WTO之後的中國逐漸成為國際經濟秩序的遵守者,如今的中國不僅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貿組織等傳統國際經濟組織的重要成員國,還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等新興國際經濟組織的重要發起國,並且提出“一帶一路”等多個影響深遠的開放發展戰略。在改變全球經濟治理舊格局和舊機制的同時,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影響力明顯提升,為中國參與並擴大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提供了條件。

  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既是國家競爭力的重要表現,國際貿易規則的制定、議題的設置往往取決于對國際性話語的掌控和主導。美國憑借其世界經濟強國地位而長期佔據全球經濟治理的主導性話語權,這種話語權又反過來促進美國經濟發展並鞏固其國際地位。中國自加入WTO以來始終致力于在全球經濟治理中貢獻力量,為世界經濟秩序和世界經濟增長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不可否認的是,目前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優勢並未凸顯出來,西方國家依然是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的主導者。

  隨著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影響力不斷擴大,“中國威脅論”“中國霸權主義”“中國殖民主義”等言論甚囂塵上,TPP、TTIP以及其他西方國家主導建立的國際貿易規則正在企圖遏制中國經濟發展。面對如此挑戰,中國只能堅持開放發展理念並在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中不斷提升話語權,既要持續不斷提高自身經濟實力,又要主動將中國的利益訴求與國際社會的需要結合起來,實現中國與世界共贏,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發揮更重要作用的同時努力改善世界經濟環境,促進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與其成就和貢獻逐步相適應。

 

應勢而動:中國正在建構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主動順應經濟全球化趨勢,不僅國內經濟快速發展,而且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積極參與國際合作,深度融入世界經濟,在全球公共品供給、國際議題設置、國際規則制定以及多邊國際組織引領等方面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不斷提升。

  第一,向國際社會提供公共産品,既是中國承擔大國責任的要求,也是中國獲取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的重要基礎。

  國際公共品供給能力是一個國家參與全球經濟治理能力的重要指標,也是一個國家綜合實力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有力體現。因此,向國際社會提供公共産品是在全球經濟治理中建構性話語權的基礎。“世界銀行對全球公共物品作如下定義:全球公共物品是指那些具有很強跨國界外部性的商品、資源、服務以及規章體制、政策體制,它們對發展和消除貧困非常重要,也只有通過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合作和集體行動才能充分供應此類物品。”中國根據自身經濟條件和國際社會期望,一直努力通過不斷提高國際社會公共品供給能力來提升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和2014年設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最能體現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為國際社會提供公共品的誠意、智慧和能力。

  “一帶一路”戰略繼承古代絲綢之路的和平理念和合作精神,以互聯互通為基礎,以多元合作為機制,致力于促進亞洲及沿線國家的貿易自由和經濟發展,推動全球貿易自由化和經濟全球化。“一帶一路”戰略是中國向亞洲乃至全球提供的一項重要制度性公共産品,有助于中國實現多領域、深層次的全球經濟治理,也是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建構制度性話語權的重要基礎。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中國倡導的旨在加快亞洲地區各個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和促進各國經濟發展而建立的多邊開放性政府合作銀行,對于完善國際金融秩序、推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區域經濟一體化具有重要意義。亞投行必將促進全球經濟治理結構的完善。

  “一帶一路”戰略和亞投行都是中國提出的旨在促進世界各國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開放戰略,也是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的有益嘗試和重要舉措,具有國際社會公共産品的屬性,標志著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國際制度性話語權獲得實質性提高。

  第二,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還包括國際議題設置能力,不能只做全球經濟話語的追隨者,而應努力成為世界經濟話題設置的主導者、話語標準的引領者和話語討論的重要參與者。

  議題設置能力在全球經濟治理中事關國家利益,也是一個國家在國際上表達本國訴求、宣傳本國思想和傳遞本國聲音的直接體現。在國際議題設置上,更多表現為西方主要資本主義國家主導國際議題,並利用其國際輿論優勢傳播西方聲音,從而使全球經濟治理的規則、條款等總體上有利于資本主義國家實現利益最大化和最大限度限制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發展。

  伴隨中國經濟、政治、文化、科技等方面的高速發展,中國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盡管國際社會渴望了解中國的發展模式和發展理念,但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誤解和疑慮依然存在。面對這種境遇,必須在全球經濟治理中不斷提高中國的國際議題設置能力,傳播中國聲音,回應國際關切,消除國外疑慮,努力在世界上塑造、展現、維護良好的中國形象,提升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

  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不斷增強和外交實力的日益提高,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國際議題設置能力顯著增強。2016年4月22日,《巴黎協定》高級別簽署儀式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175個國家領導人或代表簽署了這一應對氣候變化的裏程碑式協定。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第二大經濟體,為《巴黎協定》的簽署起到了巨大推動作用,尤其是中國在減緩、適應、資金、技術和透明度等方面始終要求體現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區分,堅持要求各國按照自己的國情履行義務、落實行動和兌現承諾。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通過發言人對中國作為二十國集團主席國全力支持《巴黎協定》高級別簽署儀式聲明表示歡迎。這是中國努力成為話題設置的主導者、話語標準的引領者和話語討論的參與者的重要表現,中國聲音在國際上越來越受重視,中國話語日益成為解決國際紛爭的重要力量。

  當前國際環境錯綜復雜,世界對中國的聚焦日趨升溫,中國必須“抓住寶貴機遇,因勢利導,對外介紹中國道路、理論、制度的科學內涵和鮮明特色,引導國際社會更加客觀全面地認識和理解當代中國,牢牢掌握中國發展進步的闡釋權、話語權。同時,以更加積極的姿態主動參與國際重大議題的討論和研究,爭取國際事務的議程設置權和話語主導權。”把國際議題設置能力和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制度性話語權相融合,在主動參與全球經濟事務和經濟治理的過程中,要更加主動有力、更加頻繁高效、更有質量地發出“中國聲音”,倡導“中國主張”,提供“中國建議”,貢獻“中國智慧”,使之成為“世界方案”的一部分,以國際議題設置能力彰顯和提升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

  第三,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還體現為對國際性、區域性等多邊國際組織的影響力和引領力,這是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的最直接體現。

  經濟發展是大多數國際組織所共同關注的主題,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也體現在對國際、區域等多邊國際組織的引領能力,即在國際性和區域性合作中處于統籌和相對核心地位,協調各成員之間的矛盾和衝突,以保證國際組織在全球經濟治理和國際合作中發揮應有作用。在世界經濟領域,地理位置相近或國際地位相似的國家通過溝通與合作,建立起越來越多的國際性或區域性組織,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

  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正在逐漸從軍事領域擴展到經濟、政治等領域,歐盟、APEC等組織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美國及歐盟在全球經濟治理中佔有主導權,甚至試圖通過其雄厚的經濟實力和強勢話語權來推行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經濟全球化和政治多極化是當今世界的主要特徵,任何國家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都必須以全球市場為依托,以國際合作為手段,越來越多的國際性、區域性合作組織應運而生。

  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近年來在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WTO以及二十國集團、金磚國家、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亞投行等國際組織中的影響力、引領力不斷增強,日益成為國際合作組織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員。對國際、區域等領域合作的影響力和引領力是國家經濟實力、國際地位的重要表現,也是提升國家軟實力和建構國際性話語權的重要渠道,中國需要通過不斷提升其在國際合作組織中的影響力和引領力來增強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

 

順勢而為:提升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的影響力

 

  當前,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都進入全面調整期,中國進入經濟“新常態”, 加速融入經濟全球化;世界各國間的經濟合作更為緊密,競爭也更加激烈。參與全球經濟治理是所有國家促進本國經濟發展、解決世界經濟危機並繼續推進經濟全球化的必由之路。作為世界上力主開放發展理念並對世界經濟具有重要影響的經濟體,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不斷提升話語權影響,這既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必然選擇,也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共同需要。

  第一,提升自身經濟實力,推動世界經濟共贏發展,為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獲取話語權奠定基礎。經濟實力是綜合國力的主要體現,也是國際地位和影響力的重要指標。只有不斷提高自身經濟實力,才能在國際上尋求到公平、公正的外交地位,也才有在國際上表達本國意願和建構本國話語的機會和平臺。

  美國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之所以能夠長期主導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根本原因就是其強大的經濟實力為其提供支撐。雖然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GDP增長也常年保持在較高水平,但中國處于並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一基本國情沒有改變,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生産力之間的主要矛盾沒有改變,中國目前仍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這一國際事實沒有改變。中國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爭取話語權,首先要順應世界經濟發展潮流,不斷解放和發展生産力,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鞏固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特別是經濟體制改革,不斷提升經濟實力,繼續創造中國經濟奇跡。

  同時,中國還需處理好發展國內經濟與促進世界經濟的關係,把我國的利益訴求與國際社會的需要結合起來,堅持“萬紫千紅總是春”的理念,遵循開放、包容、共贏原則,積極參與區域經濟合作,尊重他國利益,維護共同利益,為全球經濟體制建設貢獻中國智慧、中國方案和中國能量,積極推動世界經濟朝著共贏發展的方向前進,為中國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獲取話語權創造良好環境。

  第二,不斷提高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對外宣傳能力和傳播中國好聲音的水平,提升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影響力。對外宣傳工作是黨和國家一項具有全局性、戰略性的工作。話語傳播是對外宣傳工作的重要內容,也是建構中國話語體係的重要途徑。

  如果傳播無力,即使已經建構起一定的國際性話語,但其國際和話語權影響力依然是不足的。在全球經濟治理中,必須善于傳播中國關于全球經濟治理的主張、政策和訴求,傳播要言之有理,也要言之有聲。一方面,傳播內容要有指向性,在全球經濟治理中向世界闡釋中國的發展理念、向世界宣揚中國的優秀文化、向世界傳播中國的和諧聲音,講清楚中國關于全球經濟治理的理念、主張和政策;另一方面,傳播范圍要具有廣泛性,關于中國的全球經濟治理的話語,不僅要在國內傳播,更需要在國外傳播,不僅要在全球經濟治理中傳播,還應在世界各國合作的各個領域傳播,不僅要在發展中國家傳播,更應該在發達國家中傳播。

  只有這樣,世界才能了解一個完整真實的中國,中國才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公平公正對待,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掌握有力的話語權才有可能。在信息化和新媒體時代,傳播中國話語必須注重傳播方式的多樣化和創新化,抓住一切機會在國際上傳播中國聲音,讓世界了解中國,讓世界認識中國,讓中國的發展融入世界的發展並成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的重要力量。

  第三,面對質疑和發難,要在全球經濟治理中敢于發聲,善于發聲。當前全球經濟治理中矛盾越發復雜,問題也越來越多。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不足,這是基本事實。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奉獻中國智慧和中國力量是廣大發展中國家和世界其他國家有目共睹的,並得到這些國家和人民的高度認同。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廣大發展中國家構建“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夥伴,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並獲取話語權的時機已經成熟。但是,一些西方發達國家利用這樣的問題大搞意識形態鬥爭,中國在謀求國際合作的同時更應該積極闡釋中國的對外方針理念和主張,敢于在國際上發聲,更要善于發聲。在全球經濟治理中表達中國發展理念、中國優秀文化、中國道路時既要牢牢扎根于中國的歷史和現實,也要不斷學習和借鑒西方的合理的、先進的話語表達方式;建構中國式話語既不能以高高在上的語言模式來贏得發展中國家的尊重,更不能以低聲下氣的語言模式來回應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質疑;不能以深奧晦澀的表達方式來講述中國故事,而是要以通俗易懂的語言來唱響中國。

  中國自古就有“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思想,在當今錯綜復雜的國際環境中中國要以不驕不躁、不卑不亢地話語來證明中國的發展是有利于世界的發展,中國的發展絕不會走“國強必霸”的道路。在全球經濟治理中講清中國主張,直面西方強勢話語,以維護國家核心利益為最高原則,積極開展正面交鋒,講清事實真相,主動回擊外界質疑,既要敢于發聲,又要善于發聲,在全球經濟治理中逐漸建構起能表達中國聲音、講述中國故事、傳播中國正能量的制度性話語權。(作者為黃剛、姚雪峰,作者單位為中央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立場.jpg

22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智庫報告

為讀者提供最前沿的智庫報告 /  93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智庫報告

匯聚思想的工廠,頭腦風暴的中心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及其建構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及其建構

與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的參與度、影響力及其地位相比,中國在世界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卻亟待進一步建構和加強。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4705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