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所有制改革怎樣才能“混”好?

發表于  2017/03/05 06:30   約6分鐘

在公司治理上,國企需要增加真正的制衡和監督機制。

在公司治理上,國企需要增加真正的制衡和監督機制。

  十八屆三中全會就對國有企業實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進行了全面的部署。但是實踐中面臨著一係列改革政策的落實和落地。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舉措,2016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及時地指出了,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這次中央做了三方面的明確: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混改的主要領域是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7大領域,一般性競爭領域適合于民營化改革;混改的目標是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

  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各方主體,尤其是民營企業要想在這方面有所作為,想要有一個好的開始和取得一個好的結果,千萬不要盲目進入混改領域,至少必須明確地問自己以下幾個問題

  什麼是混改?有兩層意思:在宏觀上,是指要讓各種所有制結構並存;在微觀上,則是指在一個具體的企業中,其所有者在性質上呈現為多元化的狀態。

  為啥要混改?一是在宏觀戰略上,它是中國復興的新經濟形態;二是可以讓國有資本放大調節功能;三是可以讓國有資本搭民營經濟發展的便車,實現保值增值;四是各種所有制取長補短共同發展,可以提高産業競爭力。同時在産業發展上,可以實現國企功能的戰略定位和分類管理。如純粹壟斷的國企可以繼續保持單一的國有性質,完全服務于公共利益;純粹競爭性的國企,可以演化為民營企業。而介于兩者之間的半競爭性國企,就比較適合于改成混合所有制企業。在公司治理上,國企需要增加真正的制衡和監督機制,如果都是國企參與的股東,可能缺少為了企業利益而較真的人。

  誰可以參與混改?十八屆三中全會就説要發展國有資本、集體資本、非公有資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經濟。允許更多的國有經濟和其他所有制經濟發展成為混合所有制經濟,這是指對國有資産的存量改革,這種存量改革如果原國企社會包袱比較重,就不容易操作;如果原國企盈利能力很強,很顯然它們就不會願意讓別人進來與自己分享利益;允許非國有資本參股國有資本投資項目,這是國有資産的增量改革。對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7大領域的混改,我覺得可以首先從增量即新增項目開始混改,這樣比較簡單,容易迅速取得成效後再進入對存量的改革攻堅戰。

  跟誰去混合?混改的基本原則應該是:改得了、進得去、混得穩、混得好。現在處于競爭性行業的大部分國企,已經民營化或者已經混改過了。但是壟斷性國企也不是所有環節和部門都是壟斷性的,很多具有競爭性或者半競爭性。對那些壟斷性行業中的競爭性業務,就適合于搞混改,即非自然壟斷性國企母公司下的部分子公司和新增項目的所有者結構可以實現多元化,如電力行業的配電、售電業務,中國石化的石油零售業務,軍工領域的軍民融合項目等,這些領域的混改任務很重。

  誰混合了誰?民企參與國企不是誰吞並了誰,一開始就不能有這種想法。混改是相互融合、取長補短,但是混改必須有一方具有主導的話語權。無論是國企還是民企,混改的結果最好是形成一股偏大,而非獨大,同時使其他股東尤其是國企投資主體可以搭便車的産權安排格局。

  如何混改比較好?可以通過建設集團公司這一平臺來實現較優的混改。混合所有制改革中,上海模式是最好的、符合三公原則的選擇。上海將優質國資裝入上市公司母公司,然後由母公司下的上市公司進行反向收購,把整個集團公司納入到上市公司范疇,由此公開、公平、公正地實現了國有資産混合所有制改革。這個是上海國企改革的最大特色所在,也是擅長金融的滬人的大手筆。可以在防止國資流失的同時,壯大本地經濟、壯大資本市場。在激勵約束方面,要允許混合所有制經濟實行企業員工持股,形成資本所有者和勞動者利益共同體。內部管理人員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收入能增能減;市場化選聘;投資責任追究;財務信息公開。現在把國企高層按照政府官員管理,各種激勵在迅速減少。缺少激勵,這是混改企業今後在提高效率中存在的大問題和變數。

  混改後怎麼運行?最主要的一是國企要淡化行政色彩;二是民企要淡化管理的家族化色彩,由此共同推進市場化運營。前者要求政企分開,後者要求股權多元化。顯然,治理結構上的這些要求,需要進一步進行深入的研究、探索和改革。

  混改的風險在哪?這主要有兩個衝突:一是文化衝突,國企與民企的文化存在一定差異,混改後各自的文化基因要進行融合、改造、優化。二是治理結構的衝突,不同的決策機制之間存在重大的差異。另外在實踐中,一旦不同所有者之間發生財産糾紛,現有法律對産權的保護,也是民企所關心的內容。

  混改後怎麼退出?混改也要考慮混後的退出機制,可進可退,才可以消除民企進入的顧慮。不過,如果是通過資本市場來混改,退出就比較簡單,不存在退出困難。

立場.jpg

14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劉志彪

江蘇長江産業經濟研究院院長、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 /  3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混合所有制改革怎樣才能“混”好?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混合所有制改革怎樣才能“混”好?

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各方主體,尤其是民營企業要想在這方面有所作為,至少必須明確這幾個問題。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4433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