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全球化的轉型升級

發表于  2016/06/03 06:30   約8分鐘

 

中國企業“走出去”不僅要看到發達國家,可能也要看到發展中國家。

除了國內的經濟轉型,還有在國際上的轉型。

 

企業全球化的多種策略

 

  無論是對國家還是對企業,全球化都是一次難得的時代機會,也是不可抗拒的時代潮流。如何整合全球資源、佔據全球價值高端和國內的産業結構優化、促進經濟的提質增效也是擺在企業面前的問題。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和新的産業布局的思考也關乎企業和國家經濟發展的未來。

  在政策上,要更加開放。目前在中國國內,香港仍然是中國企業“走出去”非常好的橋頭堡基地,在機遇方面具有很多優勢。當然內地也有很多奮鬥在全球化前線的大企業,這些企業的轉型升級經驗值得借鑒。

  例如正大退出了國內的房地産行業,並且進行了轉型,把投資目光轉向非洲。中國企業在海外的發展,特別談到在非洲的發展,這個話題很有意義。中國的企業“走出去”,在不能進入發達國家的時候,或者是在發達國家遇到壁壘的時候,通過走進發展中國家會不會是比較好的戰略?華為原來也是採取農村包圍城市的方式。中國企業採取什麼樣的路徑和戰略“走出去”的經驗確實值得好好總結。

  全球化的優秀企業還有三一重工,“走出去”已經很長時間了,而且國際市場佔有率已經達到一定規模。對于中國企業怎麼選擇“走出去”的戰略,怎麼樣選擇機遇提供了很好的經驗。

  中國企業“走出去”不僅要看到發達國家,可能也要看到發展中國家,有些國家以前都沒有在我們側重的范圍之內,包括像印度這樣的國家,三一重工就打開了印度市場。印度有10億人口,而且GDP增長速度比中國還快。三一抓住印度市場是非常值得研究的案例。印度孕育了很多的機會,不光是機械重工,也包括能源、交通、環保、環境、城市建設等各個方面。中國企業有能力在全球配置資源,包括利用印度的廉價勞動力,都是非常好的。實際上印度有很多優勢,印度對海外印度人才的使用特別好。歐美很多發達國家的高管都是印度人,印僑在海外有2000多萬,只要是回來的印僑都會給他們發證書,吸引人才回來。中國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向印度學習。

  除了這些衝在前面的大企業,中國的中小企業,也要有全球化的視野。未來還是要到全球發展。如果企業沒有在全球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未來在中國市場上也可能站不穩。樹立全球化的角度是非常必要的。這也是CCG要研究的課題,要總結中小企業“走出去”的模式和案例,這也是未來中國持續保持強大的關鍵所在。

  不管是什麼樣的企業屬性,市場化運作都是非常重要的。産品要適應當地的市場、尋找最佳合作夥伴、建立有信用的品牌。尋找最佳夥伴也是中國“走出去”的發展方向。改革開放初期,外國企業到中國來都是通過合資、合營,並不是直接建立全資所有公司,要通過一個過程來熟悉市場。我們的企業是不是也可以通過合資、合營的方式“走出去”,通過“三資”的方式“走出去”。像大連萬達收購AMC院線,他們用得最好的人就是美國的海歸回到本國。過去中國企業在海外的員工都是華人面孔,現在這些情況有很多改變。

 

關注産業轉型和經濟發展新方向

 

  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我們還面臨新的轉型時期,中國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現在到了轉型時期。産業升級現在確實面臨著拐點,或者是十字路口,我們剛剛又制定了“十三五”規劃綱要,如何實現中國經濟預期發展目標,破解發展難題,同時在擴大總需求的同時,推進供給側改革。這些都是現在很熱門的説法,另外還有在增加投資過程中如何優化投資結構、産權結構,宏觀調控與民間活力這個度的把握等。

  同時經濟增長三架馬車裏面,實際上民營經濟佔據了半壁江山甚至更多,這一塊如何進一步推動?按照國家統計局最近的數字,民營企業投資放緩,這一塊我們應該如何看待?包括推動經濟增長實現科技創新,社會就業,包括互聯網+,政府一直在談簡政放權,三證合一,營改增,稅費負擔包括企業權益保障,如何創造更公平的競爭機制。在新常態下如何轉型升級,加快新型産業布局和發展,都是我們今天要面臨的很棘手,很迫切的問題。

  除了國內的經濟轉型,還有在國際上的轉型。例如之前討論過的TPP到目前為止是升級板,要持開放的態度去看。服務市場的開放要倒逼改革,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我也特別讚同戶籍制度推動市場改革,戶籍人口城鎮化現在還是針對戶口的城鎮化。此外,我還想補充一個觀點:改革開放每十年有個政策,比如説80年代聯産承包,帶來農民積極性的釋放。90年代城市住房私有化,房屋私有産權帶來了中國房地産繁榮幾十年,都是巨大的政策紅利。2000年左右WTO加入,推動中國進入經濟第二強。每十年有個巨大的紅利,現在可能我們也需要一個大的紅利,包括城鎮化。

  要把這個做得更徹底一點的話,有可能會像當年開放城鎮住房私有化一樣,開放我們的宅基地。因為首先農民工沒法買城裏的房子,沒有啟動資金,接下來要流轉他們的宅基地,這是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就是在産業轉型升級和經濟發展中,會把綠色經濟真得抓起來,把綠色金融業抓起來,中國的轉型升級步伐會加快。

 

中國加入新一輪全球化競爭

 

  我把全球化分成四個階段:自從哥倫布發現了美洲大陸開始,我們就進入了全球化的第一個階段。全球航海技術的發現,帶來了疾病的傳播,帶來了種子即食品的全球流傳。在這一階段,中國是做得最好的國家。特別是中國加入WTO後,關稅大幅降低,中國不僅沒有因為開放喪失自己的産業,反而使國內各大産業競爭力有了明顯的提高,國際貿易和GDP翻了七、八倍。在入世的帶動下,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出口大國,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如果説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降低關稅是消除貨物流動壁壘,這種壁壘的消失給中國帶來了10年的高速發展期。

  全球化的第二個浪潮,是全球的資本流動。從18世紀荷蘭的第一個股票市場開始,全球的資本跨越全球、攪動風雲,最近幾十年互聯網時代的功能是如此。但目前來看,發達國家依然是國際資本流動體係的主要角色。我國提出建設亞投行,説明我國已經開始在全球資本市場發力,努力贏取這一紅利。但是,現在依靠資本優勢掌握全球經濟或治理主動權,這種優勢已經表現不明顯了。就像貿易優勢,在經過WTO關稅降低和近年多個雙邊自由貿易區建立以後,貿易自由化流動給世界各國帶來的紅利已經不再突出。

  貿易和資本優勢不再突出,我們要靠什麼實現全球化、把握全球化浪潮?我認為是人才。這就是全球化的第三個浪潮,全球的人才流動,中國現在還處在最大的人才輸出國。現在我國清華是美國博士生來源最多的學校。中國在全球人才流動的浪潮中還沒有掌握先機。如果説,各國參與全球化三個進程相當于三個回合,要3:2勝出的話,我國在貨物貿易方面佔絕對優勢,在資本方面處于迎頭追趕的階段,在人才方面還處于劣勢,總體是一個1:3的劣勢階段。因此,國際人才的競爭非常重要,這是一個國際人才的時代,我們要緊緊抓住。

  當下,全球化已進入第四個浪潮。在WTO多哈回合談判長期沒有取得進展、世界各國亟需新的全球貿易規則的背景下,世界上重要的經濟體、貿易大國以及地區加快進行了新的國際貿易規則的制定與談判,以期建立新的國際貿易秩序。TPP、TTIP、RCEP、FTAAP以及“一帶一路”、AIIB、G20等新的國際多邊合作紛紛出現,並積極向前推進,全球治理面臨轉型升級。中國作為WTO的重要獲益者,應該抓住機遇加入新一輪全球化競爭,積極參與制訂新的國際規則,內外聯動推進中國改革,維持已經取得的貿易優勢,提升資本優勢,建立人才優勢,在全球治理中佔據主動,推動全球化的進程。

作者觀點不代表新華網立場

19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王輝耀

中國與全球化智庫創始人 /  16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中國與全球化智庫

中國國際化智庫研究機構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中國與全球化的轉型升級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中國與全球化的轉型升級

中國作為WTO的重要獲益者,應該抓住機遇加入新一輪全球化競爭,積極參與制訂新的國際規則,在全球治理中佔據主動,推動全球化的進程。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9816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