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政務 輿情 科創 産經 金融 時尚 旅遊 教育 民生 文化 房産 體育 健康 圖片 無人機 VR 原創 長三角頻道
近年來,無痛分娩、宮頸癌預防等婦産科醫療問題,頗受社會各界關注,新華網邀請上海市知名婦産科醫院——上海市紅房子婦産科醫院院長徐叢劍做客新華訪談,為網友答疑解惑,幫助大眾厘清相關醫學常識上的認知誤區。同時,對醫療衛生工作中如何有效分配醫療資源服務于更多的人,如何實現社會效益的最大化,助力健康中國提速,徐叢劍也娓娓而談了他的觀點與建議。
精彩觀點
新華網徐叢劍
1

無痛分娩是社會各界比較關心的醫療熱點,紅房子是首批國家分娩鎮痛試點醫院,從目前試點的情況來看,您對無痛分娩在我國進一步推行的前景怎麼看?

無痛分娩是社會各界比較關心的醫療熱點,紅房子是首批國家分娩鎮痛試點醫院,從目前試點的情況來看,您對無痛分娩在我國進一步推行的前景怎麼看?
2
徐叢劍

無痛分娩能更好地保障産科安全,但並不意味著要全民推行。

無痛分娩能更好地保障産科安全,但並不意味著要全民推行。
無痛分娩能更好地保障産科安全,但並不意味著要全民推行。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563159
分娩確實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甚至會因此造成其他的不良後果,比如産後抑鬱跟分娩痛楚可能有一定關係。但其實分娩鎮痛這件事,在醫生或醫院的角度來看,還有另一種重要的意義:它能更好地保障産科安全。
現在比較普遍的分娩鎮痛做法,是先做基礎性麻醉,或者採取一些為麻醉做準備的措施,這就使得所謂的“5分鐘剖宮産”相對比較容易實現。産科裏發生變化特別快,比如説胎兒腦缺氧,如果達到8分鐘以上就容易出現腦癱。當我們發現胎兒有異常的時候,基于已有的基礎麻醉,就能盡可能地爭分奪秒。
這樣一來大家可能認為,無痛分娩的比例肯定是越高越好。我認為當然需要相當高的比例,但並不意味著要全民推行。主要有兩方面的因素:一來假如産程順利,沒有任何異常現象,甚至整個分娩過程很迅速,那根本沒必要多此一舉;二來我們也見過一些産婦,她們感覺適度的疼痛更有利于自己的分娩感受和體驗,甚至認為疼痛是加深和嬰兒感情的一種橋梁。此外,並不是所有的醫院都能夠具備全面實施無痛分娩的條件,最重要的問題還是麻醉醫師人數的缺乏和一些流程的不規范。
1

對HPV疫苗在我國的推廣有什麼建議?

對HPV疫苗在我國的推廣有什麼建議?
2
徐叢劍

希望HPV疫苗能作為扶貧措施落實到一些宮頸癌高發的貧困地區。

希望HPV疫苗能作為扶貧措施落實到一些宮頸癌高發的貧困地區。
希望HPV疫苗能作為扶貧措施落實到一些宮頸癌高發的貧困地區。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563187
衛生健康問題向來就不是一個孤立的問題,它是一個社會經濟問題。考慮到我國的現狀,我的個人建議是,如果經濟上允許,全民免費接種是最理想的;如果財力上達不到,起碼在宮頸癌高發地區——目前看來基本上都是貧困地區——率先推行HPV疫苗的免費注射。
這主要出于兩方面考慮:一方面,針對宮頸癌發病率比較高的地區加強預防措施,對整個社會而言收益更大;另一方面,因為高發地區大多經濟貧困,如果不免費,可能真的沒有人接種。在一些經濟發達的城市,哪怕自費也有相當一部分人接種。所以我的建議是,希望HPV疫苗能作為扶貧措施落實到一些宮頸癌高發的貧困地區去,從整個社會的層面上來看,能起到收益最大化的作用。
1

子宮內膜異位症是您的專攻方向之一,對于大眾預防和治療您有哪些建議?

子宮內膜異位症是您的專攻方向之一,對于大眾預防和治療您有哪些建議?
2
徐叢劍

子宮內膜異位症是一種育齡婦女常見疾病,現在發病因素還沒有非常明確。

子宮內膜異位症是一種育齡婦女常見疾病,現在發病因素還沒有非常明確。
子宮內膜異位症是一種育齡婦女常見疾病,現在發病因素還沒有非常明確。
https://vodpub2.v.news.cn/original/20190703/f2a3ea7ec1504583bc03157bfa51cbf4.mp4
子宮內膜異位症是一種常見疾病。在育齡婦女當中,它的發病率一般估計達到10%,也就是説,10個育齡婦女裏就有一個子宮內膜異位症患者。同樣是常見病,感冒過一段時間一般即可痊愈,而子宮內膜異位症的治療有一定難度。所以它既是常見病、多發病,在認識和處理上又算是比較疑難的疾病,因為現在發病因素還沒有非常明確。
作為育齡婦女身上的常見疾病,子宮內膜異位症偏偏又嚴重影響生育,很多不孕症都跟子宮內膜異位症有關。因此,近年來這一疾病得到了世界范圍內的關注。2014年,紅房子醫院取得了第十四屆世界子宮內膜異位症會議的主辦權,大會將于2020年5月8日至11日在上海舉辦。希望屆時子宮內膜異位症的認識和研究,又能借這次專業會議有新的深層次發展。
1

上海公立三甲醫院的人均醫療資源比較緊張,為緩解這一局面,國家也在積極推行分級診療。您曾經提出,比起分級診療,‘分類診療’的概念可能更合適。能詳細談談您的看法嗎?

上海公立三甲醫院的人均醫療資源比較緊張,為緩解這一局面,國家也在積極推行分級診療。您曾經提出,比起分級診療,‘分類診療’的概念可能更合適。能詳細談談您的看法嗎?
2
徐叢劍

事實上,我們真不能簡單認為看疑難雜症的醫院比看常見病、多發病的醫院高級。

事實上,我們真不能簡單認為看疑難雜症的醫院比看常見病、多發病的醫院高級。
事實上,我們真不能簡單認為看疑難雜症的醫院比看常見病、多發病的醫院高級。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563188
我認為衛生狀況應該以全民健康程度為標準,而不是以醫院的工作量或者看了多少疑難雜症為標準。人們確實會遇到一些疑難雜症,需要醫學的不斷進步來保障健康,但對大多數人來講,還是以常見病、多發病為主。
所以,這就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所有醫院都去研究疑難雜症,其實既沒必要也不可能;完全沒有醫院研究疑難雜症,也不能滿足社會的需要。所以,我認為分級診療最後達到的理想狀態,是取消醫院分級。事實上,我們真不能簡單認為看疑難雜症的醫院比看常見病、多發病的醫院高級。
所以,我在國家衛健委也提出過這樣的建議:我們更應該強調“分類診療”。把醫院進行分類,有些醫院專攻疑難雜症,有些醫院專看常見病、多發病。這樣一來,從體制上可以把全國的醫院分成四大類:公立研究性醫院、公立服務性醫院、私立營利性醫院、私立慈善性醫院。我們可以把背後有研究性機構支撐的大學醫院歸類于研究型醫院,政府開辦的醫院歸類為服務型醫院,而有些社會公益人士願意捐贈開辦慈善性醫院。當然,這種醫院可能只提供基礎醫療,難以提供高端服務,所以營利性醫院可以作為提供更好的就診環境和尖端技術的一種補充選項。
如果我們能把分類和職能搞明確的話,那就既可以用常規技術和診療手段為大多數的常見病、多發病病人進行高效服務,又能集中精力讓某些醫院和醫生群體更好地鑽研高精尖醫學技術,最終提升醫療服務水平。而服務性醫院也會不斷吸收大學醫院或研究性醫院的成果,應用到常見病、多發病的診治上。所以,我覺得分類的提法可能更合理。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