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行道樹上趴著小動物?原來是彩繪!

2021年09月02日 08:18:21 來源: 解放日報

    懸鈴木“頸部”的樹穴內,浣熊媽媽帶著小浣熊好奇地探出腦袋;另一棵懸鈴木的“肩部”,一只手中緊握橡果的松鼠警惕地注視著路人……最近上班路過永和路的蔣小姐驚喜地發現,十幾棵行道樹上竟然趴著各種“小動物”,走近細看,才發現是別具匠心的彩繪。這是上海正在部分道路和公園綠地試點的樹木彩繪。作為全市第一條試點道路,上海永和路(共和新路至萬榮路)將彩繪的重點放到150多棵懸鈴木行道樹的傷口上,經由園丁和畫師的巧手,反倒成為城市裏兼具童趣和溫度的靚麗風景。

    傷口藏不住,就美好地展示

    “靈感源于市民的評論。”上海綠金綠化養護工程有限公司養護經理黃磊説,每年8月和9月是養護單位集中巡檢和治理行道樹病蟲害的時間,但很多市民反映治理後留下的傷口很難看,這激發了他們的創意。

    起初的創意是把傷口“藏”起來。以懸鈴木為例,上了年紀的懸鈴木,或被天牛等蛀幹性害蟲傷害,或被大風刮斷枝幹,容易留下傷口甚至洞穴。置之不理,病蟲害會從這些“入口”進一步侵害樹木,危及它們的生命。常規的治理方式是在夏季將樹木有病蟲害的部分清理掉,施以殺菌消毒劑;到了冬季樹木停止生長時,將阻燃發泡劑注入傷口,再用打磨機將凹凸不平的表面打磨平整,之後涂上與樹皮顏色相近的防水涂料,將傷口“藏”起來。但涂料再高級,也很難和樹皮顏色完全一樣。

    既然藏不住,不如用美好的形式把傷口主動展示出來。今年開春,養護單位內部開始“頭腦風暴”,在掌握永和路和閘北公園現存樹木傷口的基礎上,根據每棵樹木傷口的數量、位置、大小、深淺等具體情況,設計出最適合的彩繪方案。比如閘北公園內的一棵龍柏,其側面有兩處狹長形的創口,園丁為它量身定制了一只“孔雀”。繪制完成後,無論是孔雀藍綠為主的顏色還是修長的身段,都十分貼合樹木和周邊環境。又比如永和路靠近共和新路一側的一棵懸鈴木,近地面有一個可容納成年人五六個手掌的大傷口,在畫師的構思下,一只憨態可掬的熊貓被“塞”進樹洞,路人經過時,它倣佛一邊嚼著竹子,一邊透過樹上的“窗口”向外張望。幾乎沒人意識到,這扇“窗戶”原來是樹上難以遮掩的醜陋傷痕。

    黃磊透露,今年將充分徵求社會各界意見,尊重大部分人對樹木彩繪的看法,如果口碑足夠好,彩繪規模將逐步擴大。未來,交通公園、彭浦公園、延長路、平型關路等公園綠地和林蔭道都有可能嘗試樹木彩繪。

    填補空窗期,最終回歸自然

    在永和路和閘北公園之前,共青森林公園是上海最早嘗試樹木彩繪的區域,該區域本就有相當豐厚的森林基底,十幾只“動物”出現後,與周圍環境高度融合,甚至以假亂真,提升了童趣和野趣。

    此前,這樣的彩繪在國內外並不多見。國際上比較知名的森林彩繪誕生在西班牙烏爾代百自然保護區內。在一片距離畢爾巴鄂大約40公裏的森林內,上百棵樹木在當地藝術家奧古斯丁·伊瓦羅拉的畫筆下,成為一張張彼此看似沒有關聯的畫布,畫上了眼睛、人物、動物和抽象的幾何圖案,類似遠古時期的岩畫。當遊客站到一個特定的角度後,可以發現幾片原本沒有聯係的畫布竟然“拼”到了一起,組成一副內涵更豐富的畫卷。在這片森林裏,類似的“樹畫卷”有近50幅。奧古斯丁·伊瓦羅拉早在1982年就構思並實踐了這一創意,為當地帶去了源源不斷的遊客。

    這麼好的創意,為何國內外並不多見?繪畫水平和對自然的影響,或許是阻礙這一創意落地的主要原因。上海賦彩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設計師謝加彬説,繪畫水平如果不夠,就難以讓樹體彩繪與周邊環境有機融合,比如過于艷麗和奇特的卡通人物,風格與周邊迥異,不但不能為森林增色,反而過猶不及,成為一道視覺污染。因此選擇繪畫內容時,更多採用風格偏向寫實的動物形象,沒有違和感。在紙上作畫和在樹上畫,是兩碼事。謝加彬坦言,阻燃發泡劑的手感有點像硬質海綿,繪畫時要格外注意力道和精度,還要克服樹皮吸色與對光線反射不敏感等諸多因素,需要額外增加很多的處理步驟,才能既充分利用林木肌理感,向市民遊客展示最佳的視覺效果。

    除了考慮遊客感受,樹木彩繪還必須考量對自然的影響,所以要選擇環保涂料,對樹體完全無害,而且大約一兩年後,圖案會隨著樹木的自然生長、脫皮而“消失”,這個時間正好吻合一些小規格樹木創口愈合的速度,彩繪起到了填補“空窗期”的作用,最終回歸自然。(記者 陳璽撼)

【糾錯】 [責任編輯: 嚴曦夢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16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