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文海鉤沉|上元愛情故事:燈燒月下時,破鏡重圓日

2021年02月26日 17:12:52 來源: 新華網

    圖源/視覺中國

    新華網上海2月26日電(文星月)正月十五元宵節,古稱上元節,是傳統意義上春節中最後一個“大日子”。《水滸傳》有一回寫上元節的燈景何等輝煌:“晃一片琉璃”“散千團錦繡”。

    景固美矣,若無人情使其鮮活起來,也終將成為歷史長河中的幾粒塵埃。上元佳節之所以被一代代文人墨客所吟咏,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在禮教嚴格的古代,正月十五是極少數能讓有情人正大光明地攜手同遊的日子。也因此,有人認為,這一天才應是中國正統的“情人節”。

    明代《上元燈彩圖》

    上元之夜,平日的嚴格宵禁被暫時取消,人們能夠整夜暢遊騁懷。大文豪蘇軾的先祖、在武則天朝中拜相的蘇味道曾作《正月十五夜》,詩中雲:“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在這個特殊的日子,人的行動和情感都是自由、蓬勃的。時移世易,現代人可能很難體會古人對僅僅一次月下的相會,可以如何歡喜與期待。最能傳遞這種真摯情感的,當推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火樹銀花、語笑嫣然,在這喧囂的夜晚無不美得奪目。但能讓人不厭其煩地在人海中來回尋覓,只有隱身于燈火零落處的,那唯一的心上人。

    燈下同遊的美好回憶,並不意味著戀情一定能走向美滿的結局。歐陽修有一首《生查子·元夕》,講一年前的上元燈會,幸福的戀人約在黃昏後同遊;一年後,明月與花燈美麗如昔,去年的身邊人已杳然無蹤,空留余下者淚濕了衣衫: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圖源/網絡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世上的戀情有些黯然收場,有些卻可幸得圓滿,上元節最傳奇的一例愛情故事便屬後例。據唐人孟棨所著的《本事詩》記載,南陳樂昌公主與太子舍人徐德言結為夫婦,但其兄陳後主只愛“隔江猶唱後庭花”,以致南陳政局搖搖欲墜。兩人擔憂將因國難被迫離散,便將一面鏡子一分為二,各持一半作為信物,並相約:若不幸失散,則在正月十五當街叫賣殘鏡,以傳遞自己的蹤跡。

    兩人的擔憂不幸成真,隋滅陳後,公主由于才貌超群,被隋朝將領楊素納入府中,徐德言則在流離中輾轉尋訪至京城。時至上元節,街市有一老翁持半面鏡子高價叫賣,被眾人所譏笑,徐德言見狀,忙請老翁來到自己的住所,拿出自己珍藏的殘鏡。兩鏡相接,正好拼成完整的一面。

    鏡雖合,人已失,想到昔日愛侶竟成他人婦,徐德言難掩心中的傷痛,請老翁將一首詩轉交樂昌公主:

    鏡與人俱去,

    鏡歸人不歸。

    無復嫦娥影,

    空留明月輝。

    樂昌公主見到此詩,茶飯不思,每日只是飲泣。楊素聞知此事的來龍去脈後,決定成人之美,便召見徐德言、歸還公主,使夫妻二人重新團聚。三人在席間道別時,楊素令公主題詩一首,公主正為與徐德言團聚而悲喜交加,又礙于楊素的情面,不敢流露真實情意,幹脆將心中的五味雜陳揮毫寫下:

    今日何遷次,

    新官對舊官。

    笑啼俱不敢,

    方驗作人難。

    從此,公主與徐德言同歸江南,白頭偕老,而“破鏡重圓”的故事也和燈海裏的點點璀璨一起,成為上元節最美麗的印記。屏幕前的你,是否也因為這段洋溢著真情與執著的故事,而對愛情又多了一點點期待呢?

【糾錯】 [責任編輯: 羅沛鵬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767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