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拍牌屢次不中,“租”塊滬牌上路靠譜嗎

2020年12月04日 08:57:05 來源: 解放日報

        11月滬牌拍賣中標率為7.8%,不少在上海生活工作的有車一族的“滬牌夢”又一次落空。于是,一些滬牌“剛需者”不惜冒險租賃滬牌,並由此催生出一個“滬牌租賃”市場。

        所謂車牌租賃,實際是將車輛過戶給車牌額度出借人,車主只有車輛使用權。表面上看似你情我願的“租牌”行為,背後卻暗藏重重隱患,稍有不慎,都可能對租賃雙方造成巨大損失。

        10個月未中標租滬牌

        行駛證上車主變他人

        需求帶動滬牌租賃市場,比租車價格更低廉的租車牌,成為部分沒有滬牌但要自駕通勤的市民選擇。

        “這個月的拍牌又落空了。”委託4S店代拍滬牌,連續10個月未中標,曹先生的遭遇絕非個例。

        “要不先租塊牌照用著?”4S店銷售人員提出“租牌”建議。去年回國創業的曹先生覺得這個方式很新鮮。經過咨詢,曹先生感覺心裏沒底了。4S店銷售人員告訴他,“租牌”業務其實是跟外面中介合作的服務項目,必須把車輛過戶到牌照所有人名下,才能完成“租借”。

        “車子過戶到別人名下,不就相當于把這輛車給別人了嗎?”曹先生覺得這事不太靠譜。但4S店銷售人員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證:“跟租借人簽訂合同,約定車輛實際所有權歸曹先生,包括車輛保險等都在合同裏約定好,完全沒有風險。”

        猶豫了兩天,為了享受滬牌帶來的出行便利,曹先生決定冒這個險。上周一,曹先生在4S店簽訂牌照租賃合同,合同注明“出借人陳某不享有車輛所有權,實際所有者為曹某”,並特別增訂“車輛反質押條款”,防止自己的車輛過戶後被“所有人”拿去質押貸款。

        曹先生和中介約定車牌租期為半年,租金9000元,另支付押金5000元。商定後,他把自己的車和身份證交給4S店工作人員,委託代辦過戶、上牌等手續。次日下午,4S店就將挂上滬牌的車還給曹先生,但行駛證上的名字是出借人“陳某”。期間,曹先生始終沒有見到“陳某”本人。

        “終于能隨時上高架了。”想到不受限制的駕駛體驗,曹先生暫時按下心裏的忐忑。但在一般法律關係上,他現在只有這輛市價70多萬元的車輛的使用權,“盡管合同寫了這輛車實際所有人是我,但看到行駛證,還是有點膈應”。

        曹先生還在繼續請4S店代拍滬牌,業務員跟他承諾,拍到牌後,把車輛過戶到他名下的手續費全部減免。

        需求帶動滬牌租賃市場。跟曹先生一樣,比租車價格更低廉的租車牌方式,成為部分沒有滬牌但要自駕通勤的市民的選擇。另一個需求群體是想在上海從事網約車服務,自有車輛但沒有滬牌的駕駛員。至于背後的風險,他們覺得白紙黑字的合同條款足以規避。

        “滬牌租賃”成新生意

        過戶上牌均中介代辦

        目前出租的滬牌均為個人所有,一些中介公司從有閒置車牌的上家收進來,再將車牌租給下家。

        自2014年11月開始,上海將滬牌統一納入拍賣平臺管理,禁止私人間交易。一度火爆的滬牌二手交易就此銷聲匿跡。但對滬牌的需求不會憑空消失,“滬牌租賃”成為一門新生意。

        宜山路一家汽車貿易公司,滬牌租賃是該公司目前的主營業務之一。日前,記者到店裏咨詢車牌租賃業務,據業務員介紹,該公司從2018年3月起從事滬牌租賃業務,滬牌租賃價在每月2300元左右,一般3個月起租,“付3押2”。

        用于租賃的車牌從哪裏來?實際上,這家公司充當著中介角色,一頭連接有滬牌額度的上家,一頭連接需要租賃滬牌的下家。“目前出租的滬牌均為個人所有,公司作為中介從有閒置車牌的上家收進來,將車牌租給下家。”業務員説,公司會分別和出租人及租牌人簽訂合同。“合同簽署後,剩余事項包括車輛過戶變更等均由公司包辦。”

        租借車牌需要轉讓車輛所有權,相當于把自己的車給別人,其中風險毋庸置疑。為打消記者疑慮,業務員出示一張《上海私人車牌出租合同》。這份合同共有10條款項,涵蓋租金、租借期限和其他規定,包括“租借人必須做該轎車全額保險,其中第三者保額為100萬元”“甲方只提供汽車牌照額度租借,非汽車所有人,車輛租借期間一切有關法律和經濟問題均由租借人承擔”等責任限定條款。“不用擔心,合同明確出借人非車輛所有人,我們還有一份附件,約定過戶後,車輛不能被質押。”業務員説。

        只要簽署合同、提供相關材料,其余手續均由中介代辦。業務員介紹,沒有上過牌的新車,要先到4S店去更改發票,把車主姓名改成車牌所有人或取得上牌額度的人,再到車管所上牌。“如果是上過牌照的二手車,操作方便多了,只要提供身份證就好,我們會找二手車經紀公司直接代辦過戶、上牌。”

        車牌租賃發展至線上

        市場比想像中還要熱

        根據相關公眾號發布的資訊,截至記者發稿,京滬兩地提交出租和求租資訊的用戶為2675個和1408個。

        除了實體中介外,線上車牌租賃平臺同樣活躍。

        在微信搜索“車牌租賃”,很快就能找到“租車牌”“小犁租牌”等提供滬牌租賃的公眾號平臺。不同于線下租借平臺提供包辦代辦服務,線上平臺是收集租借雙方的資訊交流平臺,由租借雙方自行接洽。

        “租車牌”號稱“全國首家車牌資訊資源共用平臺”,功能板塊分為“出租求租”“個人中心”“租牌攻略”。在功能介紹中,“租車牌”對車牌租賃的風險和注意事項作了提示,並聲明用戶的線下租賃行為與平臺無關,平臺目前也不收費。記者瀏覽發現,這一平臺主要提供京滬兩地的車牌租借服務。

        隨後,記者以求租者身份登記資訊,包括意願租賃價格、租期和手機號等。根據公告,每個月拍牌日的13時,公眾號會發送求租者、出租者的匯總資訊,用戶可自行瀏覽配對,自行商議租賃價格,簽訂合同。

        車牌租賃市場比人們想像的還要火熱。記者提交求租資訊後,不到半小時就有6個出租人匹配資訊。分別電話咨詢發現,6個出租人中,有4個是汽車租賃公司,有2個為11月剛拍到滬牌額度的個人。根據公眾號發布的匯總資訊,截至記者發稿前,京滬兩地提交出租資訊和求租資訊的用戶分別為2675個和1408個。

        而“小犁租牌”則是上海某汽車貿易公司用于業務推廣的公眾號。讓人意外的是,這家公司還推出“免費代拍滬牌”服務,竟有這等好事?咨詢得知,由該公司免費代拍獲得的滬牌額度,需要交由該公司使用一年。“一年期滿後,可選擇繼續出租,或收回滬牌自用。”

        “小犁租牌”也有一份格式合同,同樣規定“車輛過戶給甲方(滬牌額度出借人)期間,所有權始終歸屬乙方(滬牌租借人),甲方不得對車輛進行轉賣、抵押、質押、典當、挂失,或實施其他任何可能有損于乙方車輛所有權的行為”。

        “只要符合國六排放標準,車輛過戶沒有問題,也不用擔心糾紛,我們的合同很完備。”小犁租牌的客服跟記者打包票,無需擔心潛在風險。

        “滬牌租賃”話題引發關注

        亟需出臺政策規范市場

        近期,“滬牌租賃”市場引起人們廣泛關注。

        對于這一租賃行為,大部分網友持反對意見。一名網友提出,滬牌租賃存在很多風險,“對于車牌租借人來説,車輛任何變更手續都需要出借人配合,才能到車管所去完成。對車牌出借人來説,如果實際車主酒後駕駛,或者車輛行駛中發生重大交通事故,無力承擔賠償,出借人需要承擔相應責任。”

        有人認為,出借人的風險比租借人更大。“租借人的風險是車輛的歸屬問題,可通過打官司解決。但出借人卻有更大風險,扣分、道路交通事故、重大交通事故死二人以上,租借人一旦賠不起,打官司也難解決。”也有人表示,把車輛過戶給不認識的人,風險太大。

        還有一些網友認為,滬牌租賃市場需求是真實存在的,呼吁有關部門盡快研究出臺相應規范政策,既能保證雙方權益,又能讓閒置車牌物盡其用。“在法律法規尚不完善的情況下,歪點子就出來了。有關監管部門要深入調查研究,及時發現問題,完善法律法規。”

        還有網友建議由政府建立一個正規的車牌租賃平臺,並統一管理。“車輛不用過戶給車牌出租方,租的號牌統一改色,跟實習字樣同理,這樣方便管理,同時保留原車號牌,方便識別原車車主身份資訊。”

        專家釋法

        “滬牌租賃”是偽命題租借雙方均風險重重

        “滬牌租賃其實是偽命題,最多就是個噱頭,實際操作還是車輛先過戶再上牌。”一位交通管理業人士説。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在現有政策下,通過車輛過戶達到“借用”他人車牌的效果,雖沒有直接觸線,但仍有違法風險。前不久,北京警方將通過“假結婚”過戶京牌指標的行為定性為“涉嫌買賣國家機關公文罪”,也給“滬牌租賃”這一涉及車輛過戶、轉讓車牌額度、獲取利益的行為敲響了警鐘。

        “關于車牌額度的使用,目前上海尚缺乏直接的法律及行政法規,主要散見于相關政府部門制定的政策性文件。”法律界人士表示,單從《合同法》角度來説,在租借雙方的協議形式完整、內容真實,沒有欺詐、脅迫等情形的前提下,“車牌租賃合 同”具有一定法律效力。

        盡管如此,由于合同具有相對性,租牌協議在法律上僅能約束簽約雙方,對協議之外的第三方則並無約束力,“簡言之,‘租牌合同’的法律效力是‘對內有效,對外無效’”。

        單憑一份“租牌合同”,就能放心地將車輛過戶給他人、使用他人車牌嗎?“要用別人的車牌,就要把車登記在別人名下,使用權和所有權分離,常常衍生出違約糾紛。”

        對車牌租借人來説,主要風險在于難以確認機動車輛的所有權。根據現行《物權法》第二十四條,“船舶、航空器和機動車等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這意味著,自己的車輛登記在車牌出借人名下後,一旦後者擅自將車輛以抵押擔保或買賣形式進行處置,實際使用人將落入維權困難的局面。“發生這種情況後,縱然有簽字生效的‘租牌合同’,車牌租借人也只能向出借人主張違約責任,而無法直接要求善意第三人進行財産返還。”由于車牌及車輛的登記人與使用人不一致,如果登記人在租牌期間不予配合,那麼使用人若需辦理車輛過戶、年檢、保險等手續,也存在諸多不便。

        而對車牌出借方來説,“租牌”的風險主要集中在交通事故的責任承擔方面。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以及《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當車輛發生交通事故,機動車一方存在事故責任時,原則上由駕駛者承擔。但當駕駛者存在無證駕駛、酒駕、毒駕等情形時,車輛的名義所有人(即出借方)也將可能因為存在過錯而承擔先行墊付賠償費用的責任。更大的風險是,如果車牌租借人駕駛車輛從事犯罪行為,比如販毒等,車輛的名義所有人可能還要面臨連帶責任。

        不僅是租借雙方,提供車牌租賃業務的中間商,在為租借雙方搭建平臺從中營利的同時,也承擔著相應的法律風險。法律界人士指出,中間商以盈利為目的的租借車牌行為,可能構成非法經營。“雖然目前沒有特別清晰的認定標準,但如果被認定為經營,不僅牽扯到非法經營的問題,逃稅的問題也在所難免。”法律界人士説,“租牌中介”若被認定為非法經營,輕則違法重則犯罪。如果租借雙方在租借期産生糾紛,中介也可能被卷入其中。(鄔林樺 周程祎 劉暢)

        原標題:拍牌屢次不中,“租”塊滬牌上路靠譜嗎

        實為將車輛過戶他人達到“租用”車牌目的,租賃協議雖有一定法律效力但約束力有限

【糾錯】 [責任編輯: 吳一航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5625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