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調查|上海這些市民健身場所為何安裝閘機收費?

2020年09月18日 08:25:39 來源: 解放日報

收費後,前往羅溪公園市民球場打球的人減少。周末上午,只有兩人在打球。均 毛錦偉 攝

羅溪公園市民球場新安裝的收費閘機。

免費開放的徐家匯籃球場往往人滿為患。

    9月以來,家住寶山區廟行鎮共康雅苑小區的朱先生暫時中斷了已堅持數年的愛好——打籃球。原因在于小區附近的康文小遊園市民籃球場自9月1日起啟用智能門禁,須掃碼進出並按使用時間付費,而此前這個球場一直免費向周邊居民開放。朱先生説,不是出不起打球的錢,他質疑的是:公益性市民運動場所突然由免費變收費,合理嗎?

    康文小遊園市民籃球場並不是改造後收費的唯一市民運動場所。僅在寶山區,這兩個月至少有4個市民籃球場或已開始收費,或正在改造中。在2020年上海市政府27項實事項目中,“新建改建80片市民多功能運動場”被列為實事項目之一。免費變收費,引發了一些運動愛好者的投訴。

    不劃算?

    球場入口處安裝閘機 收費不低球場變冷清

    9月6日,家住寶山區羅店鎮景羅苑的張先生撥打12345市民服務熱線,反映小區對面羅溪公園內的市民籃球場突然開始收費,每小時5元。他不理解:社會公共資源怎麼突然變臉?

    9月13日周日,記者來到市一路上的羅溪公園。這是個面積不大的社區公園,市民籃球場位于公園內西南角。周日上午公園裏人不多,隔著林子,籃球擊打地面的嘭嘭聲遠遠傳來。入口處有個形似人行旋轉門的設施,這是球場新裝的收費閘機,旁邊展板上寫明了用法:微信掃描二維碼打開小程序,注冊綁定後點擊入場,需要向賬戶內預充16元押金才能顯示進出碼,再掃碼開啟旋轉門。上午7時至10時免費,上午10時至下午7時每小時收費5元。

    正午有些曬,球場內只有兩人在打球。他們告訴記者,收費閘機和“九回”標識出現于一周多前,閘機是九回體育安裝的,掃碼出現的小程序名為“九回共享運動場”。

    共康雅苑的朱先生介紹,小區周邊共有3個免費市民籃球場,分別是位于花園宅路東側盡頭的廟行鎮市民球場、位于共和公園內的市民籃球場,以及位于康文路場北路口的康文小遊園市民籃球場。由于康文小遊園籃球場開放至晚上9時而備受上班族歡迎。但不久前,共和公園市民籃球場率先收費。9月初,康文小遊園市民籃球場也開始收費,其中朱先生常去的晚上6時至9時,收費為每小時8元。

    “收費不便宜”是籃球運動愛好者們的第一感覺。朱先生算了一筆賬,他通常下了班直接前往球場打球,3個小時要收費24元。但附近“洛克公園”室內籃球場每小時16元,且一天封頂40元。朱先生認為,室內籃球場提供了更好的燈光、遮風避雨的環境以及更好的地面和籃板。相比之下,去室外球場打球就不太劃算了。一直在羅溪公園打球的小陳説,他經常周末下午3時左右打球直至7時左右,按現行收費標準需花費20元。而不遠處月羅公路上的室內籃球館“羿翔體育籃球公園”,只需15元就能入場隨便打。

    相比收費,未帶來體驗上的改善更令人詬病。朱先生稱,康文小遊園市民籃球場籃筐是歪的,畫線不標準,入夜後燈光昏暗。由于它是免費球場,大家就包容了這些缺點。他認為,如今球場開始收費,既然從公益性質轉變為市場行為,就應提供相應的設施和服務,但大家看到的唯一變化只有收費閘機。在羅溪公園市民球場也是如此。

    通過12345市民服務熱線,不少市民指責收費行為使“公益場館不再公益”。市民馬先生稱,政府建造公益體育場館是鼓勵大家鍛煉健身。免費變收費,這違背了初衷。

    沒服務?

    智能化改造加強管理 用收費補貼運營開支

    市民用得好好的場館為什麼要改造,並由免費改收費?

    九回共享運動場小程序首頁不斷滾動著一組數據:截至今年7月23日,九回已運營上海13個區的91個運動場館。其中,包括市民籃球場、足球場、市民健身房、羽毛球場及網球場等各類市民體育設施。九回將其運營方式稱為“依托互聯網+體育的創新服務模式”。在12345平臺,記者看到寶山區體育局回復市民稱,相關改造為“智能化改造”。

    9月15日,記者來到九回位于靜安區汶水路上的辦公處一問究竟。九回工作人員將記者領至一處擺滿監控屏的房間,展示改造給上述場館帶來的變化:加設門禁後,市民掃碼入場,實現了實名制管理;通過架設在球場內的監控,九回的工作人員可以遠程監控記錄球場上發生的一切;通過後臺按鈕,工作人員可以遠程開啟或關閉球場的閘機、燈光,並通過架設在閘機和球場上的對講係統對球場內進行廣播……

    申城不少市民體育場館由體育行政管理部門投資建設,再交由屬地日常管理。如這幾個公園內的市民籃球場,本該由公園負責日常管理維護,但由于管理維護需要成本,籃球場基本處于無人管理狀態,存在打架鬥毆、盜竊等問題,一些類似場館甚至還曾發生過人員傷亡等意外事件。改造後,無人管理的狀況得以改變,“發生手機盜竊事件隨時可以查閱監控”“夜間球場開放結束後,若有打球市民不肯離開影響周邊居民休息,可以遠程關燈並通過廣播係統督促其離開”。據稱,九回兩年前就已在本市推廣市民運動場館的智能化改造並列入政府實事工程在各區推廣。寶山區在今年運動場館恢復開放後,全面啟動了全區場館的智能化改造。

    智能化改造是好事,改造後收取每小時5元或8元的費用有何依據?據稱,以寶山區為例,九回接手場館後,改造費用和運營成本均由企業承擔,自負盈虧來運營,收費是為了補貼支出。由于場館的改造費用不菲,按照目前的收費標準,企業並不盈利。

    變觀念?

    應保證百姓運動需求 多方調研後合理定價

    疫情開始後,申城原向社會開放的學校體育場館全部暫停對外開放,公益性體育設施愈發成為“香餑餑”。

    9月初,寶山區羅店鎮羅涇公園內的市民籃球場開始改造,並挂出收費標準告示板。為阻止收費,羅涇公園市民籃球場100余名球友多次撥打12345市民服務熱線,與寶山區體育局有關人員進行溝通。溝通中,寶山區體育局代表稱球場智能化改造屬于《上海市體育設施管理辦法》中規定的“增加投入或提供相關服務”這一情形,可以根據運營成本適當收費。但市民們認為,相關改造是為加強日常管理,並不是改善運動體驗。作為公益體育場館,管理成本理應由政府承擔,不該由市民買單。

    對此,上海市社區體育協會會長張祥泰認為,市民們的理解有些片面。近年來,申城為有效增加體育設施,利用公園綠地、高架橋下空間等多處土地資源,建成一批市民運動設施場館。除開放式健身步道、騎行道等設施外,不乏類似籃球場、籠式足球場、網球場等封閉或半封閉的專用場地。其中,除一部分由屬地街道及相關協會、俱樂部管理,大多處于無專人管理的狀態。如果由專業公司介入改造管理,適當收費,既給廣大愛好運動的市民提供了安全、安心、有序的運動環境,同時也解決相關場地日常管理和維修經費不足的矛盾。從這個角度來説,運動愛好者們也是加強管理的受益者。

    此外,免費的場地往往人滿為患,並産生被一批熟客“壟斷”的現象。徐家匯公園內的籃球場盡管已由九回接手改造運營,但徐匯區補貼了全部運營費用,使球場繼續免費開放。9月16日晚難得雨歇,記者在球場看到8個籃板前擠滿籃球愛好者且都相熟,新人要想加入有難度。適當收費進行調控,可讓更多市民享用到體育設施。

    在許多人眼裏,建于公園、綠地等公共場所內的體育設施,不同于專業體育場館,就該讓老百姓免費使用。但公益體育設施有無專門機構或人員管理、用什麼樣的方式管理,尤其是收費與否,效果截然不同。“公益的就該免費”的觀念也需要改變。張祥泰指出,應以保證老百姓的運動需求為目的,完全交由企業自負盈虧運營不合適。寶山區這幾個投訴較多的球場怎樣收費才合適,建議體育管理部門多方調研,合理定價。(記者 毛錦偉

【糾錯】 [責任編輯: 文星月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776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