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在上海就能看《日出·印象》真跡了!

2020年09月17日 08:53:14 來源: 解放日報

《日出·印象》展出現場。 李君娜 攝

    昨天下午,中山東一路1號Bund One Art Museum人頭攢動,人們都為同一個“明星”而來——印象派開山之作、莫奈的《日出·印象》。這是“日出·光明——莫奈《日出·印象》特展”的預展現場,也是這幅美術史上的名作創作近150年以來首次來到中國展出。

    展覽由上海新華發行集團有限公司、上海天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攜手法國巴黎馬摩丹莫奈博物館聯合主辦,今天起在中山東一路1號Bund One Art Museum三樓正式展出,展至2021年1月3日。

    珍貴的印象派開山之作

    昨天16時,“日出·光明——莫奈《日出·印象》特展”的預展開啟,等待已久的觀眾直奔名作。在《日出·印象》的展出櫥窗前,參觀者絡繹不絕。“雖然在很多出版物上都見過這幅畫,但能夠親眼見到真跡,還是太震撼了。”觀眾沈女士告訴記者。

    印象派是西方繪畫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藝術流派,法國藝術家克勞德·莫奈的《日出·印象》作為印象主義繪畫的開山之作,在他的作品乃至整個印象派中都是無與倫比的。這幅虛幻風景畫由莫奈創作于1872年。和數量頗多的睡蓮相比,因為僅此一件,更顯珍貴。

    1872年11月,莫奈下榻勒阿弗爾的拉米勞特酒店。從他房間的窗口望出去,東南外港的清晨景色躍入眼簾。左右兩側是勒布瓦碼頭和施工中的庫爾貝碼頭的朦朧輪廓,中間則是通向厄爾港池的跨大西洋船閘所在地。起重機、煙囪和桅桿在秋日晨霧中若隱若現。這幅畫作,莫奈只花了幾個小時就完成了,他用靈活的處理方式將稍縱即逝的景象留在了畫布上。

    更難得的是,《日出·印象》觸碰了學院派的界限,推動了美術觀念和繪畫技法的革新,也以其多重的意義成為西方藝術史上劃時代的巨作。

    疫情期間的藝術“接力賽”

    此次展覽的《日出·印象》來自于法國巴黎馬摩丹莫奈博物館,這是全世界收藏莫奈作品最多的博物館。作為鎮館之寶,法國巴黎馬摩丹莫奈博物館很少出借《日出·印象》。

    為了能讓它來到中國,拿策展方天協文化總經理謝定偉的話説:“整整籌劃了6年。” 2014年,天協曾在上海舉辦過一場莫奈展,“當時,展覽展出了包括《睡蓮》在內的莫奈的其他作品。由于作品的稀缺性,在世界范圍內,莫奈展很少能展出《日出·印象》。但我一直希望能把它帶到中國展出。”

    今年3月,原定和法國巴黎馬摩丹莫奈博物館合作的“莫奈與印象派大師”展覽由于疫情而推遲到明年。“疫情之下,法國各博物館紛紛閉館,也包括馬摩丹莫奈博物館。《日出·印象》因此出現了一個展期的空檔。”謝定偉告訴記者,“館方終于同意外借《日出·印象》。我們緊急策劃了這場以《日出·印象》為主題的展覽。”

    從4月正式啟動工作,到9月17日正式展出,這樣一場特展涉及的工作量是巨大的,時間也捉襟見肘,只能日以繼夜,“尤其是疫情期間,光是等策展人、館長的簽證就花了兩三個月。”

    最艱難的,是《日出·印象》安全抵達上海的過程。“按照西方博物館的普遍要求,這種重量級的藝術品空運時必須要押運員全程押運。但疫情當下,不可能為押運員單獨申請簽證。特殊時期,法國館方首次允許了在飛機上沒有押運員存在的情況下讓《日出·印象》‘遠行’。從法國運到盧森堡,再上飛機,拍照、編號,飛機上再指定專人來保護看管,然後落地上海,再拍照、確認,一路上,全靠機場人員、海關等保障,但大家心裏其實都很慌。”

    9月15日11時,法國館方布展人員才結束了隔離,距預展不過一天多時間,而能留給布展的時間更少,包括布置燈光、挂畫、貼牌等。9月16日淩晨4時,布展終于完成。(記者 李君娜)

【糾錯】 [責任編輯: 文星月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746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