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蘇州河如何從“逼仄空間”變身居民“後花園”?

2020年09月14日 10:55:08 來源: 解放日報

俯瞰蘇州河黃浦段。

河岸親水平臺上的“飛鳥亭”,造型似飛鳥。

上世紀20年代,蘇州河沿岸亮起煤氣燈。在設計中,煤氣燈的造型被重新採用。 均 海沙爾 攝

    蘇州河畔,靠近黃浦區烏鎮路橋,新建好的“飛鳥亭”成了“網紅地”,拖家帶口的周邊居民在此休憩、親水、嬉戲,怡然自得……到今年底,蘇州河兩岸42公裏濱水岸線將實現基本貫通開放。作為42公裏中的重要一段,蘇州河黃浦段從外白渡橋到南北高架綿延3公裏,打造的“蘇河之門”“蘇河之眸”“蘇河之驛”分區沿河景觀,已初見端倪。記者日前跟隨設計團隊實地走訪,發現這個昔日“逼仄零亂空間”正變身為老百姓的“生活秀帶”、居民家的“後花園”。

    親水

    在蘇州河南側,外白渡橋與乍浦路橋之間,記者看到了一處親水平臺:一段30多米長的鋼結構亭子,輕盈地架在兩米多高的水泥墩上。拾級而上,站在亭上,眼前風景別致:低頭看,因為一半的亭身延伸到河上,透過鏤空的亭子地面,可以看到腳下潺潺流動的河水;抬頭看,富有歷史感的外白渡橋近在眼前,目光越過黃浦江,遠處便是代表著現代上海的東方明珠。這座亭子建成沒多久,已吸引了不少專業攝影師來採風,稱這座亭子為蘇州河畔最美“拍照點”。

    蘇州河兩岸的貫通開放,首要考慮的是人的活動與水的關係。“讓人人都有看水、親水的機會。我們在設計上盡量保留與創造更多親水和多角度欣賞蘇州河的機會。”設計團隊成員、同濟大學建築係章明教授領銜的“同濟原作”設計師王緒男這樣説。

    這段亭子的出現就體現了保留與創造更多親水機會的理念。

    此處蘇州河岸上原有一段水泥墩,是吳淞路閘橋的橋墩。吳淞路閘橋曾是跨越蘇州河兩岸的一座人車通行的橋梁,後被拆除;但兩岸的水泥橋墩卻因防汛要求被保留下來。設計團隊在實地走訪時發現,兩米多高的水泥橋墩橫在河岸前,擋住了岸上人的觀河視線。于是,設計團隊利用水泥橋墩創造了親水空間。富有現代感的不銹鋼亭子,造型簡潔明快,搭建在灰色的水泥橋墩上,透著濃濃的工業風。人的視線因亭子而“抬高”,解決了親水的問題。設計團隊給這段亭子起名叫“介亭”——介與借諧音,意為借橋墩而生,卻正對東方明珠,妙趣盎然。這裏靠近蘇州河與黃浦江的交匯處,又是黃浦段東段“蘇河之門”的標志之一。

    其實,3公裏蘇州河黃浦段,原來很多河岸都被高高的防汛墻圍擋,按照蘇州河的防汛要求,防汛墻要達到5.2米。這造成人站在防汛墻之外的河岸上,幾乎不可能看到河水。設計團隊因地制宜,打破了這些“不可能”。

    在蘇州河黃浦段西段,靠近九子公園的河岸,設計師採用了防汛墻向河岸退界的方式,打開了防汛墻另一側親水空間,非汛期時,人可以走到防汛墻的另一側的親水平臺上,汛期時關閉這個通道,確保了安全性。

    在烏鎮路橋西側的河岸,設計師利用地勢、房屋的高低差創造了一些高坡,在高坡上種上綠植,再擺上座椅,儼然是可以休憩的平臺,人在高坡上可休閒、可望水。

    在沿岸道路狹窄的蘇州河黃浦段中段,將採用“玻璃防汛墻”:防汛墻下部被保留,局部4.3米之上,考慮到行人視野換上了符合防汛要求的強化玻璃,人走在路上可以輕輕松松看到河水。為此,設計團隊為中段起了個好聽的名字“蘇河之眸”。

    建成後,雖然腹地條件有限,但是3公裏蘇州河黃浦段一路走來,至少80%的沿河區域,都能看水、享水、親水。

    故事

    沿著蘇州河漫步,究竟看什麼?“不能光看水,周圍的環境、建築,哪怕一棵野樹,可能都讓這段‘沿河之旅’變得有趣。”

    蘇州河黃浦段,是蘇州河歷史最為悠久的一段之一,最富海派風情。在設計中,設計團隊盡量留住沿岸的文化與記憶,為這段蘇州河定調為“上海辰光,風情長卷”,體現這裏的人文之美、色彩之變,故事感十足,並提出“向史而新”的設計理念。

    上世紀20年代,蘇州河沿線亮起了煤氣燈,這裏也是上海較早使用煤氣燈的地方。在蘇州河黃浦段的貫通開放中,煤氣燈的造型被重新啟用:黑色的鑄鐵燈架、花瓣造型的燈頭,“進化性”地演繹了當年的情景。在一些公共空間內,設計團隊還大量採用了水洗石、水磨石等現在不太用的傳統工藝,讓這段蘇州河公共空間在古樸中透著歷史感與滄桑感。

    見證蘇州河歷史不僅有人文景觀,還有自然景觀,設計師也盡力保留下來。如,“介亭”主體的橋面部分有段彎折,是為了繞開一棵生長在橋墩上的“野樹”。很多人走過這段亭子時,都會停下來,帶著好奇心“研究”一下這棵樹是如何長出來的,看懂之後,會因設計會心一笑。

    色彩的豐滿,也是蘇州河黃浦段的一大特色。3公裏蘇州河黃浦段,一路走來,周圍環境的色彩變化非常明顯。

    東一段(外白渡橋到乍浦路橋)是橙紅色,沿岸的歷史建築為橙紅調,設計師為這裏配上橙紅色係植物。東二段(乍浦路橋到四川路橋)是粉紫色,原有櫻花樹、紫藤,設計師將這部分顏色放大,配種了粉紫色係植物,還衍生出了櫻花谷。東三段(四川路橋到河南路橋)是黃綠色,現有植物多是黃綠色,如落葉欒樹、常綠樟樹、女貞等,很有辨識度,設計師在下層植被上添加了大片藍綠、藍紫色調的植物。西一段(烏鎮路橋到新閘橋)是銀白色,原有一處休閒亭被改造為銀白色,設計師為這段增加了噴雪花、銀姬小蠟等同色調植被。西二段是藍紫色(新閘橋到成都路橋),原有一處紫藤架,作為主要休憩空間,設計師為這裏又補上了藍紫色的下層植物。

    “到年前的貫通開放只是第一步。蘇州河兩岸的貫通開放還有很多文章可做,沿岸建築的更新、腹地的聯動等,更多‘有故事的空間’都會一步步來做、慢慢呈現。”王緒男説。

    打開

    蘇州河兩岸貫通開放的意義,在于公共空間的打開。對沿岸原有的公共空間,設計團隊進行精心改造,讓其更適合人的尺度、滿足人的需求,打造讓人停留、駐足的空間。

    位于烏鎮路橋西側的公共親水平臺“飛鳥亭”,因造型酷似飛鳥而得名。親水平臺上原來只有朵朵白傘造型的遮陽物與座椅,人在親水平臺上只能或坐或站,親水平臺的功能就相對單一。設計團隊將遮陽物的材質改為鋁板,呈現折疊造型,下面一排是座位,其上可以攀爬植物,起到很好的遮陽蔽日效果。鋁板的折疊之處很妙,有著一排排很大的空隙,這給了小朋友玩耍的空間,平臺因此被賦予了更多功能。

    如此改造的還有九子公園。這是一個有故事的公園,靠近南北高架,為傳承9個弄堂體育運動而設立。改造前,九子公園最大的問題是,對著河岸的一邊是封閉的,沿河卻缺少親水空間。設計團隊打開九子公園的圍墻,在內部進行了動線調整、調整地面高差,最後呈現出的九子公園與蘇州河自然融合,倣佛是蘇州河河岸向腹地延伸出來的公共空間。

    蘇州河是上海的母親河,在歷史上很多確保城市運轉的功能性設施都沿河而建,特別是蘇州河黃浦段由于建設時間較早,至今保留著用于環衛作業的道班房、用于自來水上水的泵站等功能性設施。對蘇州河黃浦段來説,公共空間的打開不僅在于親水平臺的創造,更在于如何將沿河原有的工業功能向服務于老百姓的休閒功能轉換。

    在黃浦江兩岸公共空間的貫通開放中,一些不適合的功能業態得以遷移,騰挪出更多空間讓設計師“描繪”;但蘇州河黃浦段不具備這樣的條件,在很多時候,設計團隊要在全部保留或部分保留原有功能的基礎上,通過設計,疊加上新的休閒功能,這是一個設計上的難題。

    從四川路橋到乍浦路橋一段約200米河岸的設計,最能體現這樣的功能升級。該段河岸,集中了道班房、垃圾壓縮站、上水泵、配電房和加油站,三幢建築緊鄰河岸,外表老舊,公共步道空間狹窄。設計團隊在這裏做了大膽嘗試:為原來傳統造型的紅色加油站,設計了灰色的“蘇河折”造型——倣佛從地面翻起的折扇,具有現代感,又與蘇州河雋永含蓄的氣質相匹配。在功能上保留了原來一樓加油站的功能,又疊加出二樓的景觀咖啡館。

    對原來封閉的半地下綠化環衛用房,設計團隊保留了建築的部分架構,依據保留的結構搭建底層步道與二層觀景平臺,同時重塑地形、鋪設植被,打造了一處可以休憩的公共空間。

    對垃圾壓縮站、上水泵、配電房所在的建築,設計團隊通過改造地形的方式,為其建造了鋪滿綠色植被的斜坡,斜坡之上是形似折扇的二層公共平臺,未來作為市民驛站方便市民遊客,人可以通過斜坡走上平臺觀景,原有的上水泵、配電房等輔助功能則被“藏”在斜坡下。這段河岸以及建築前後,還延續原有的植物配置,將種上很多粉嫩的櫻花,打造一段主題“櫻花谷”。

    精細

    沿著蘇州河黃浦段3公裏,腳下的路延伸出去,鋪設道路的鋪裝特別好看,由橙、綠、藍、灰等色彩組成,材料很具通透感,在陽光下似乎還透著點點閃光。王緒男參與過楊浦濱江的設計,他坦言:黃浦江兩岸公共空間大,設計效果更容易呈現;而蘇州河兩岸公共空間小得多,必須在螺螄殼裏做道場,精細再精細,才能有可以呈現出來的效果。

    鋪裝的打造便充分體現了設計與施工的精細。

    當時,設計團隊希望蘇州河黃浦段的鋪裝能體現空間的通透感,想要找到一種與眾不同的材料。查閱資料中,設計團隊從位于外灘的匯豐銀行大樓的馬賽克壁畫中獲得了靈感。“這組壁畫由意大利工匠手工打造,氣勢宏大、精致優雅。運用的像素化鋪裝的方式非常特別,可以表達敘事,又很精致。”王緒男説。

    設計團隊很想將馬賽克像素化應用于蘇州河黃浦段的鋪裝中。但鋪裝材料要用在戶外,人又要經常踩在上面,這對材料的硬度與防滑性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原來那種壁畫採用的馬賽克肯定不行,設計團隊就找到工匠與材料供應商研發材料,反復試驗、反復打磨,最終確定了在水磨石中添加琉璃的加工方式,研發出“幻彩琉璃水磨石地磚”,滿足了硬度、防滑性的要求,又具有壁畫般美輪美奐的鋪裝效果。

    設計團隊打造了“幻彩琉璃水磨石地磚”的4種主要顏色,應用于鋪裝的不同部位,表達不同的“語義”。如,活力橙,連接著公共空間,顏色越濃暗示活力越強;清新綠,連接著綠化;深邃藍,用在親水空間的地面與防汛墻面上;還有典雅灰,用于各種顏色之間的過渡。4種顏色又有深淺變化,可以變幻出10多種顏色。

    10多種顏色,每種有著不同“語義”,實際上給鋪裝施工造成了很大的“麻煩”。“一個地方對應一塊磚,不能亂,也不能錯,就像繡十字繡一樣,精細化地嵌入。”王緒男説。而在做設計之初,總設計師章明教授就做了定位——蘇州河就是要做出精致感、典雅感。(記者 唐燁

【糾錯】 [責任編輯: 文星月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664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