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莫幹山路涂鴉圍墻將拆”上熱搜:告別或是起點

2020年09月14日 10:57:30 來源: 解放日報

    近日,經過蘇州河兩灣段莫幹山路,不少市民發現,成為此處“標簽”之一的數百米涂鴉圍墻已拆除過半。這片上海城區內最大的沿街涂鴉墻,很快將不復存在。

    對很多藝術愛好者而言,莫幹山路上的涂鴉墻和畫廊群,一起構築起觀眾心目中的“M50”。圍繞即將消失的涂鴉墻的話題,日前登上了微博同城熱搜。

    把街頭文化帶給城市

    莫幹山路靠近M50創意園,一圈臨時的施工擋板上畫滿涂鴉。擋板內,全新的商業地産正加緊施工。“聽説這裏就要拆光了,我們是來打卡留念的。”“00後”小艾和幾個同學相約前來,在畫滿涂鴉的擋板前拍照。

    莫幹山路涂鴉墻從昌化路一直延伸到西蘇州路,天馬行空的想象和色彩涂鴉在廢舊的墻上,散發出特有的文藝氣息。這裏是上海乃至全國最早的涂鴉天地,距今已有15年歷史,以鮮活蓬勃的涂鴉藝術生態聞名。由于商業地産動工興建,涂鴉墻在去年就已拆除,但畫家們在建築工地外的臨時墻體上延續了涂鴉創作。

    “天安千樹購物中心”明年年初營業,隨著臨時墻體的漸次拆除,莫幹山路上的涂鴉將真正和市民“告別”。這一消息傳出後,眾多網友為之感到惋惜。

    9月12日,M50園區內,一場名為《Keep Shaking啟涂》的展覽拉開帷幕。策展人邀請12位涂鴉藝術家參加。記者看到,園區一隅也拉起一道臨時墻體,供藝術家們涂鴉。這些被邀請的涂鴉藝術家,過去都曾活躍于M50區域,在莫幹山路留下過作品。對這些涂鴉藝術家來説,覆蓋與消逝也是街頭藝術的一部分,他們把“告別”看作新起點,開辟新的領地,也把街頭文化帶給這座城市。

    理性“保留”城市肌理

    涂鴉一直是有爭議的藝術。當崇尚自由的街頭藝術家在墻面上畫下自己的作品時,有些人覺得是藝術,有些人覺得是“亂涂亂畫”。

    20世紀60年代,城市涂鴉在紐約布魯克林興盛,街頭藝術家們用他們富有想象力和思想性的創造,營造了吸引青年人的藝術景觀。時至今日,涂鴉藝術在國際上被主流體係接納,巴斯奎特、BANKSY等涂鴉藝術家的作品成為經典,在藝博會、畫廊和美術館等登堂入室,和莫奈、畢加索的作品一樣成為收藏級藝術珍品。

    “如今,涂鴉藝術不再局限于墻面書寫繪畫的表現形式。受波普藝術等流派影響後,涂鴉藝術形成了特殊的美學風格。”策展人沈楚楚、李政鐘説,涂鴉更多的是傳遞一種精神,它啟發的也是一種生活創作態度——永不停止表達自我,永不停止創造。

    李政鐘少年時也喜歡涂鴉,他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待涂鴉藝術。“涂鴉是一個很容易被大眾誤解的藝術。但好的涂鴉作品能給城市帶來力量。一面涂鴉墻,可以承載很多文化記憶。”經常在M50活動的他,也目睹許多外地遊客、外國遊客來涂鴉墻前打卡。沈楚楚則站在一個藝術欣賞者的角度,“我去國外旅遊時,會特別關注一個城市的涂鴉。涂鴉是一個城市的年輕人表達態度、想法的圖示語言。”

    談及做這個展覽的初衷,兩位策展人強調了兩個關鍵詞:“保留”和“平衡”。“我們需要理性地去保留,讓它回到藝術和態度的本身,剔除讓公眾覺得被幹擾了的那部分。”展覽的涂鴉墻甚至可以局部拆下來保留或去博物館展出。“這個展覽嘗試以多樣性角度聆聽城市的自白,記錄城市變遷、塑造城市肌理。”

    借助“挪移”,涂鴉可以在M50園區內繼續成長,這或是最理想的延續。活動總策劃猛龍醬認為,涂鴉不是溫室裏的花朵,被覆蓋涂抹也是生態的一部分,“讓它們在城市空間裏生長,吸引有才華的青年藝術家自由發揮天賦。”上海M50文化創意産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周斌認為:“對M50來説,《啟涂》也是一次全新的嘗試:如何在維護上海城市微更新的有序狀態下,堅持潮流藝術的自由和街頭屬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10月22日舉辦的藝術上海國際博覽會上,潮流藝術板塊將首次亮相,推出本土一流的涂鴉藝術家。藝術上海國際博覽會運營總監顧辰介紹,活動將通過大眾投票産生最受歡迎的涂鴉“大神”並現場創作,點燃潮流藝術熱潮。(記者 李君娜

【糾錯】 [責任編輯: 文星月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663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