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管理後臺也要運籌帷幄 上交幕後大管家宋國強的多面人生

2020年09月12日 16:08:22 來源: 新民晚報

年輕時代

臺球高手

 

與樂手交流

        “樂隊演奏員,樂隊演奏員請上舞臺做準備。”每天早晨,宋國強都會準時打開廣播,召集演奏員們開始新一天的排練。雖説68歲的他早已過了退休的年紀,卻被返聘至今,大家倣佛忘記歲月在他身上的流逝,而是習慣被那熟悉的聲音呼喚上臺,習慣矯健的身影忙碌于後臺,習慣遇到任何事情第一時間找到這位後臺“大管家”宋國強。

        吹拉彈唱皆在行

        要細數宋國強到底有多少能耐,真不是容易的事。若在早年間,他絕對算得上是一位雜家,能文能武、能進能退。

        搞文藝,宋國強吹拉彈唱樣樣在行。在宋國強轉型做幕後,撐起後臺“一片天”之前,是從樂隊“大管首席”的位置上下來的。而最初,他能進入上海交響樂團,靠的是自幼練就的手風琴技藝以及曾學習京劇音樂、會打擊樂的才能。

        上世紀70年代初,上海交響樂團和合唱團正準備創排交響樂《智取威虎山》,他們在奉賢邊排邊選招人才補充隊伍。當時,上交當家人曹鵬一眼相中了拉了一手好琴(手風琴),又在上戲學習京劇音樂,會打擊樂的宋國強。

        “《智取威虎山》本身就是帶有戲曲元素的民族交響,可能曹鵬覺得我會打擊樂,又在京劇音樂中浸潤過,很合適。”就這樣,原本是考合唱團的宋國強,被曹鵬直接招進了上交。考慮到他的未來,也看好其聰穎和才能,黃貽均又送他前往中央樂團跟著大管演奏家學習。

        盡管,大管陪伴了宋國強半生,可直率的他坦言:“吹拉彈唱裏,最不喜歡的就是大管,我覺得我至今不能理解它。”這或許也是他早早轉型,從臺前轉去幕後的原因。

        撐起後臺“一片天”

        如今,宋國強的身份是“樂隊長”,日常工作包括“組織樂隊展開排練並協調排練進度”“確定出場演奏員名單和座位”“與指揮溝通排練日程及內容”“處理突發事件,作應急人員協調”……有演出的時候,他的身份原地即時轉換為“舞臺監督”,大到聲控音響問題、小到上下場輪候通知,一切都跟他有關。

        要將瑣碎的常務工作安排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又要在演出進行時“掐分奪秒”地掌控全場,沒點排兵布陣和運籌帷幄的智謀,還真幹不下來。他的這套本領,得益于1994年被樂團安排赴法進修的一段經歷。

        當時,宋國強是被送去法國一家著名樂器公司進修樂器修理。可“什麼都想學一點,什麼都要會一點”的宋國強,在法國不僅學習到了樂器修理的專業知識,還看到了外國公司的管理。“大部分員工都主動選擇提前2小時到崗,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各司其職。”

        法國進修時的所見所學,幫助他順利完成角色轉變,從演奏員成為一名管理者。宋國強説:“搞藝術的人,需要感性思維多一點;搞管理的人,需要理性思維多一點,但無論是搞藝術或者管理,都要兼具感性和理性,尖端藝術離不開自我管理,管理的極致就是藝術。”

        “管家”的隱藏技能

        在宋國強成為一名優秀的“大管家”的路上,他平生的最大愛好是臺球,也堪稱其“神助攻”。1983年回到上海,他在工作之余便迷上臺球。

        機緣巧合,他在臺球房遇到了曾經跟他學手風琴的蔣紹國。原本是一個教一個學,如今調過個來,還是一個教一個學。天賦加勤學,宋國強進步飛速,短短三年,便拿下了上海市職工臺球比賽的亞軍,更在1988年獲得上海市臺球協會頒發的年度A級運動員的榮譽。

        在他看來,打斯諾克講究的是速度、力度、角度,看似是一球一球地打,卻要縱覽全局、籌謀安排,這和日常制定排練計劃以及後臺管理很像,都是化整為零,再化零為整的過程,“打臺球訓練了我的思維,加強邏輯的嚴密性,這也是後臺管理工作必不可少的。”

        今年,是宋國強進入上海交響樂團第50個年頭,從18歲入團至今,他經歷了曹鵬、黃貽鈞、陳燮陽、余隆四位指揮家領導樂團的時期,也從當時樂團最年輕的樂手,變成了今天還在樂團工作的最年老的一員。回看在樂團的50個春秋,宋國強感慨:“都説我是全能型選手,但這‘全能’不只是自己的努力,還有樂團和歷任領導對我的培養,上交就像是我的另一個家。”(記者 朱淵)

        

【糾錯】 [責任編輯: 吳一航 ]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630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