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轉過三道“旋轉門”,中國網劇邁向精品化進擊之路

2020年08月31日 08:44:08 來源: 文匯報

  曾被視為“品質洼地”的網劇正大踏步邁向精品化道路。圖為《慶余年》《大理寺日志》《穿越火線》海報。(均片方供圖)制圖:李潔

  曾被視為“品質洼地”的網劇正大踏步邁向精品化道路。這樣的評價不僅來自于網絡觀眾——體現在新播網劇《穿越火線》《霧山五行》《隱秘的角落》等越來越高的豆瓣評分上;也成為業界共識——今年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一口氣將七個重要獎項頒給《破冰行動》《慶余年》《長安十二時辰》等優質網劇。以上種種,改寫了網劇過去制作粗糙、內容懸浮、演技浮誇的印象,也釋放出積極信號——劍走偏鋒的投機與盲目改編大IP逐漸淡出大眾視野,市場更青睞于具有內容創新與價值輸出的精良之作。

  盤點近年口碑熱度雙贏的網劇會發現,這些作品在面臨創作慣性與開發運營模式的“旋轉門”之時,無一例外轉向了近年來影視劇飽受詬病的相反方向——拍短劇而不是為拉長集數一味給劇情“注水”;孵化開發原創IP而不是天價囤積IP;劇場化多品牌運營而不是押注于少數頭部爆款。轉過了這三道“旋轉門”,中國網劇的精品化道路或將更寬闊。

  劇集長短之門

  劇情注水留不住用戶,短小精悍反而回味無窮

  邁入2020年,觀眾最明顯的感覺是,相比過去動輒六七十集的“鴻篇”,如今網劇明顯短小精悍不少。從聚焦小人物的《我是余歡水》到今年目前評分最高的《隱秘的角落》,再到眼下熱播的《白色月光》,清一色集中在12集的體量。這一變化,得益于今年2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網絡劇創作生産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提倡電視劇和網絡劇不超過40集,鼓勵30集以內的短劇創作。這一規定,針對的便是“劇情注水”頑疾。

  觀眾苦長劇已久,曾幾何時40集不算長、60集竟成“標配”。集數“注水”背後,是網劇為延長播出時間賺取流量維持熱度,而向制作上遊延伸,集數還是核算成本、進行買賣交換的基本單位,與演員片酬、平臺競價、廣告招商等等悉數挂鉤。由于牽涉各方利益,“注水”積弊一直未得到改善。

  今年短劇的興起,除了政策的規范,也有市場選擇的倒逼。有些陣容豪華、先聲奪人的作品因“劇情注水”,口碑高開低走,觀眾開始選擇“倍速觀看”。而三天播完的“黑馬”《隱秘的角落》,憑借扎實的劇本和高濃度的劇情推進,帶給觀眾極大的驚喜。此後,《十日遊戲》《白色月光》《摩天大樓》等一批不到20集的網劇出現,讓觀眾直呼追劇過程輕松不少。

  當然,圍繞短劇誕生的一套新機制,有待市場進一步檢驗和適應。接連推出高分短劇《無證之罪》《隱秘的角落》的制片人何俊逸深有體會。即便收獲超高口碑和市場長尾效應,但由于前期投入不菲,實際收益恐怕不如同期大熱網劇。短劇在服化道、拍攝器材等一次性投入,不能像長劇那樣靠集數攤薄;而實際播出時,往往受限于播出周期,很難與長劇在用戶付費、廣告收益等方面比肩收益。但這不妨礙他篤信短劇的精品化時代很快就要到來——轉過劇集長短的旋轉門,一旦得到觀眾認可,與之相匹配的制作與運營機制將隨之建立。

  IP囤積孵化之門

  天價版權博不來正向流量,小火慢燉實現原創産品的彼此成就

  早些年,IP是影視圈的香餑餑,引發熱門網絡小説版權哄搶的狂潮。如今越來越多業內人士看清,天價博不來正向流量,主創必須對IP本身精神內核及其轉碼所要求的藝術水準有著充分的理解與把握,才能讓IP的長板更長,通過穩步産品開發,形成強大而持久的傳播力。

  先前一批網文IP改編網劇的播出,資本強勢支撐的“拿來主義”也慢慢顯現弊端。首先是題材的窄化,大量宮鬥、仙俠、甜寵一度“霸屏”,現實題材作品難覓蹤影;其次是制作的差強人意,縱使集結一眾名導、當紅明星,只要缺少對劇本改編和制作的深入打磨,就會讓品質大打折扣;再者,急于追求投入産出比,匆忙上馬多部劇集反而傷害了IP品牌。在上海師范大學影視傳媒學院副教授趙宜看來,並非IP改編這一模式出了問題,其症結在于“得IP者得天下”的資本邏輯並不適用于文藝創作。平臺若只顧購買既有版權、匆忙改編,便會使得誕生的IP産品彼此互相消耗,很快失去市場活力和內容生命力。

  去年底播出的網劇《慶余年》之所以能成為獲得130多億次播放量的“現象級”産品,並拿下“白玉蘭獎”,與其對IP的“小火慢燉”制作模式不無關係。原著《慶余年》在完結後近十年間版權幾經流轉。眼見版權到期,上一家版權擁有方有意趕在最後一年投入拍攝。後入局的騰訊影業選擇放緩制作步伐,讓片方有了穩扎穩打的IP後續開發計劃,用“五年三季”慢慢豐富這個IP。

  轉過盲目囤積還是耐心孵化的“旋轉門”,回歸修煉品質內核,反而讓IP在轉碼過程中活力得到充分釋放。去年底一部網劇版《唐人街探案》,讓觀眾見識了IP影網聯動的疊加效應。而眼下,動漫《大理寺日志》得以“破圈”贏得高分,則是依靠制作方從漫畫連載時就參與孵化,幫助原著優化改編。

  劇目劇場運營之門

  與其押注現象級“爆品”,不如精耕品牌垂直化運營

  從《無證之罪》到《隱秘的角落》,給予市場以短劇制作的信心,也讓觀眾關注到愛奇藝“迷霧劇場”這一聚焦懸疑題材的劇場品牌。該劇場隨後推出的小眾短劇《十日遊戲》《非常目擊》借劇場品牌提升了“能見度”。以優質劇目帶動劇場品牌化運營,正在成為網劇精品化布局中的重要一子。

  電視劇“客廳文化”時代,熒屏以時間段劃分劇集。“八點檔”也稱“黃金檔”,集結題材重大、適合“合家歡”收看的作品。而在海外,主打成人觀眾的“深夜檔”,則多播放情感倫理與懸疑題材劇集。而網絡時代,移動端打破觀眾“生物鐘”,海量影視庫滿足用戶隨心收看需求。取而代之的是視頻平臺以題材、年份、國別分類,大數據篩選的推薦模式。

  一定程度上,這推高了直播平臺宣發新劇的成本,也壓縮了低成本優質作品的生存空間,迫使平臺押注于個別潛力股,通過做大明星陣容、投資規模與營銷傳播,來實現現象級“爆品”。而當減量提質的短劇漸成主流,受眾需求日漸細分,就迫切需要劇場化品牌運營,使同類産品“抱團取暖”,實現傳播效應疊加。愛奇藝首席內容官王曉暉就以短劇為例:“短劇集的破局需要規模化輸出,達到集中化、規模化的放送,這種方式不僅能夠培養用戶觀看精品短劇集的習慣,更能帶動整個商業模式改變和良性循環。”

  眼下,不只愛奇藝具有劇場運營意識。優酷通過女生季”“燃劇場”“少年派劇場”來對網劇進行整合輸出。騰訊視頻選擇以影院檔期模式運營,推出獻禮劇場、年味劇場、合家歡劇場等。以動漫文化“起家”的B站,則自成垂直化“劇場”。

  從注水長劇轉向精悍短劇,從囤積IP轉向悉心孵化,從押注單一爆品轉向劇場化垂直運營,網劇轉過的三道“旋轉門”,表面上是模式與方法論的演進,但起到核心作用的,是對價值、品質追求的認同回歸;是資本邏輯讓位于藝術標準、互聯網思維讓位于匠人精神,實現網劇高質量發展的清晰目標。(記者 黃啟哲)

【糾錯】 [責任編輯: 羅沛鵬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1139330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