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修復老電影留住歷史,90後女生漸成主力

2020年08月28日 17:42:07 來源: 新京報

《祝福》修復前後兩組劇照對比。

電影《祝福》原底片。

修復團隊在給《祝福》調色。

    今年,中國電影資料館與上海國際電影節、積家等機構合作,完成了影片《祝福》的4K修復版,成功入圍戛納電影節“經典單元”,之後又在上海國際電影節首映。而該片的修復版本也在此次北京國際電影節做了展映,首次與北京觀眾見面。

    電影修復是一項相對枯燥的工作,需要一幀一幀去調整,但是對于中國電影資料館的修復團隊來説,卻很有成就感,有搶救歷史檔案的重要意義。記者採訪了中國電影資料館的修復團隊,聊了下團隊在修復《祝福》時的幕後故事。

    15人歷時一個月完成修復

    今年春節前,《祝福》剛剛完成了膠片轉數字的工作,按照黎濤帶領的電影修復團隊的計劃,春節以後進行正常工作,3月20日完成電影的4K修復,以保證順利送往戛納電影節。不料,當時正趕上疫情,而為了不耽誤工作,電影修復的同事在大年初六就從全國各地趕回北京,在家隔離14天後就回到了電影資料館工作。

    突如其來的疫情給電影修復帶來諸多不便。出于安全考慮,同事們上班沒有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是讓有車的同事挨個接送。同事們住的都比較分散,北京四面八方都有,接一趟很不容易。電影修復師郭宏住在清河,她嫌來回折騰太麻煩,幹脆晚上睡在單位沙發上,三四天回一次家,把一周的工作量做完。其他同事基本也都如此。

    據黎濤介紹,這次參與《祝福》修復工作的大概有15人,但電影修復有工序流程,要一步步分工合作,也為了疫情期間控制人流,採用輪崗制,每天保證5人到崗,最終在3月20日完成了電影的修復工作,歷時一個月,這對于一部電影的修復速度來説,已經算是效率很高了。

    導演攝影的創作闡述做指導

    1956年上映的《祝福》作為新中國第一部彩色故事片,除了技術方面的修復外,最重要的還是對于顏色的還原,也就是藝術修復。修復主管王崢説,修復一部電影前,都會讓該片的導演、攝影等主創參與進修復工作中來,請他們聊下藝術創作,以方便之後的修復工作。但《祝福》的導演桑弧和攝影師錢江都已去世,修復團隊只好找到導演和攝影的創作闡述,根據闡述裏對于鏡頭和細節的描述來進行修復。

    黎濤之前是導演出身,他通過閱讀導演闡述等資料,再結合以往拍攝膠片電影的工作經驗,給了修復團隊很多啟發。

    《祝福》最開始膠片轉數字的時候,掃描的是原始底片,而不是電影拷貝,當年的拷貝因為翻印過多次,畫質是有衰減的。而用最好的掃描儀掃《祝福》的原始底片,畫質就跟新的一樣,顏色特別飽滿。

    不過,攝影師錢江的攝影闡述中對影片色彩的描述與掃描出來的顏色有很大出入。攝影闡述中説,《祝福》算是一個悲劇,全片都採用了比較暗淡的顏色。其中還有一段鏡頭描述,有一束光照在白楊(飾演祥林嫂)的臉上有種慘白的感覺。但掃描出來的白楊臉上分明是打了光的,並沒有慘白的感覺。修復團隊分析,還是要以導演和攝影的創作思路去修復,雖然《祝福》是一部彩色片,但創作者追求的是一種淡淡的感覺,最終還是通過調色技術,一點點去實現創作闡述中的色彩追求,沒有把顏色做得非常華麗。

    在做完第一版調色後,修復團隊把電影的修復版本寄給了導演桑弧的兒子李亦中,對方對于修復版非常認可,説跟當年的顏色一模一樣。不過,中間也會有一些細節上的調整,比如他覺得米飯的顏色在當年沒有那麼鮮亮,修復團隊于是再繼續調整,最終還原出滿意的狀態。

    一天最多能修復出4分鐘

    中國電影資料館的修復團隊很年輕,90後成為主力軍,女生居多。因為電影修復是一個比較細膩的活兒,且枯燥。

    孫帆來電影資料館已經6年,她最早參與修復的電影是1934年上映的《神女》。修復時是2014年,當時該片畫面上有很多霉斑,“一幀一幀修得特別痛苦,心裏也很難過,阮玲玉在片中很驚艷,這樣的片子長了霉斑會特別心疼”。之後孫帆主要負責在修復時候為電影調色,在電影資料館三樓有個專門的調色廳,修復員要對著大銀幕一幀一幀調,片子反反復復看,“基本前一句臺詞出來,就知道下一句”。雖然枯燥,但孫帆覺得做下來之後特別有成就感,電影還入圍了戛納經典單元,是挺高興的事情。

    電影修復師郭宏也有同感,每當修復完一部電影,對比沒修復之前的畫面,心裏都會很開心。她之前就比較喜歡看電影,但修復的電影基本都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甚至三四十年代的片子,如果不做這個工作,根本不可能有機會發現早期還有像《小城之春》這麼好看的電影。她是修復團隊中手速最快的修復師,一天最多可修復6000幀畫面,相當于4分鐘多影像。因為長期操作鍵盤,她的電腦鍵盤損壞嚴重,好多按鍵出現磨損現象,甚至有個按鍵被手指磨出了一個窟窿。

    負責聲音修復的90後張文龍,是修復團隊中少有的男生之一。相比畫面修復,聲音修復更加枯燥,因為他面對的都是一段段沒有情感的波形,一般修10分鐘就會很枯燥,但張文龍都會導出一個小樣,對著畫面修,能把片子看完,不至于那麼無趣。

    ■ 花絮

    偷師“抖音”,將模糊畫面變清晰

    修復主管王崢説,早期很多電影的拍攝,由于技術限制,有時候會把人臉給拍虛了。像這種情況以前是沒法解決的,但現在可以把這些模糊鏡頭修復成清晰的了。王崢很神秘地説,這個靈感其實是從抖音上學的,用的是高反差位移法,用修復技術結合經驗就可以實現。(記者 滕朝)

【糾錯】 [責任編輯: 文星月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246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