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海出品”品質好劇打開現實主義創作新格局

2020年08月28日 08:23:34 來源: 文匯報

  《安家》《二十不惑》《三十而已》(左起,均海報)等“上海出品”劇集收獲口碑收視雙豐收。 制圖:馮曉瑜

  僅在播出期間,上海檸萌影業出品的《三十而已》即包攬了從衛視到新媒體的各大熱度榜單:自第六集起,該劇在東方衛視的收視率始終位列全國地方衛視同時段第一;在騰訊視頻上,這則30歲都市女性故事的覆蓋用戶數達1.3億,總播放量60億;微博熱搜顯示,顧佳等人的命運引發了超過241億的話題閱讀量;抖音的劇集榜單也用164次熱點、連續12天榜首佐證,當代女性的生活與職場二三事,同樣可以“無差別”吸引男性用戶目光。

  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副會長李京盛用“觀眾、平臺、專家三者統一”來描述該劇的播出效果,觀眾喜愛,數據過硬,專家認可,“目前的作品序列中能做到統一性如此高的劇集,屬實不多”。專家評價,《三十而已》是以現實主義創作態度表現當下生活、觸及當下心理、啟迪當下思考。

  值得一提的是,《三十而已》之外,《安家》《一個都不能少》《獵狐》《二十不惑》等“上海出品”劇集也呈現類似特點。2020年,當疫情困住了人們線下的腳步,電視劇已成為豐富人民精神生活需求、點燃社交話題的重要載體之一。能夠屢次成就熒屏現象級作品,“上海出品”憑什麼?答案在梳理後漸漸清晰:回應現實關切,是“上海出品”可以接力2020年熱播榜單的最大秘辛。

  打開創作的視野,在家國同構的故事裏聆聽時代足音

  立足一座國際文化大都市,上海出品的電視劇呈現何種樣貌?題材是能體現創作者視野邊界的表徵之一。僅從今年的幾部熱劇來看,上海的創作團隊開啟寬幅的視野,以重大現實題材創作,在家國同構的故事裏聆聽時代足音。

  今年是決戰脫貧攻堅之年,《一個都不能少》作為2020年脫貧攻堅題材電視劇的首發之作,3月在央視一套黃金檔播出。它的背後,是幾位上海的創作者對千裏之外的西部脫貧進程時刻保持凝視的姿態。該劇出品人兼導演、上海保奇影視文化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白永成説,真摯地回應時代旋律,是創作者的使命;從真實的生活裏汲取力量,是顛撲不破的創作之路;而真誠的劇情、真切的表演,能令觀眾相信——“恪守‘真’,是創作者對脫貧攻堅事業的一份尊重”。

  5月,《獵狐》在口碑與熱度的雙重認證中收官。觀眾第一次通過電視劇了解了公安部跨國追捕外逃經濟罪犯的“獵狐行動”。呼應5月15日“經偵宣傳日”,熒屏敘事不僅普及了經偵英雄為守護人民財産付出的努力與犧牲,也讓我國在維護社會經濟秩序上的制度完善以更親切的方式被廣而告之。男主角夏遠“法不容情但法外有情”的角色溫度,還體現了當代中國經偵幹警的人格涵養與文明高度。

  一如中國文聯電視藝術中心理論研究處處長趙彤所言:“現實題材創作需要注入時代的底蘊,這要求創作者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故事燃料,來驅動人物命運在時代中的起伏。只有打開視野廣角,觀察到平凡人背後的時代風雲,一部家國同構的好劇才能擁有起點。”

  真誠地面對生活,在走過曲徑通幽後呈現人性的光澤

  中國熒屏的創作譜係裏,海派電視劇憑其鮮明的時代氣息、鮮活的城市生活,長久以來佔據重要地位。而今,當《安家》《二十不惑》《三十而已》等都市題材接連“出圈”,“忠實于時代的多樣性”“誠實面對人性的復雜”等特質顯影,織就了當下海派都市劇的獨特氣象。

  我們正與之耳鬢廝磨的生活是怎樣的?最直觀地看,品質好劇應當能照見生活中“我們”的樣貌。

  對《三十而已》的角色模型,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傳媒研究中心秘書長冷凇如此歸納:“顧佳有著管理型、奉獻型人格,王漫妮代表了理想型、進取型人格,鐘曉芹身上最顯著的則是生活型、助人型人格。三名主角,六重人格,基本上對當代都市女性進行了一次最大公約數的覆蓋。這就是為什麼這部劇如此火爆的原因之一。”圍繞女性追求獨立人格、女性主體意識覺醒等話題展開,顧佳等人的故事也是21世紀中國都市女性人格風貌的一面社會學鏡子。

  《安家》異曲同工,是借著房産中介的視角,串聯起那些由房子引發的婚姻、教育、職場等話題,同樣能觸達百姓生活的最大基底。《二十不惑》看起來只是大學畢業季的一幕,實質上通過姜小果的職場試探、梁爽從愛情到創業的多重試錯等線索,依然勾勒出了網絡時代都市青年細化的就業觀與愛情觀。

  如果説人物的典型性能觸發觀眾探討,那麼如何抵達共情、共鳴的深處,便要考量創作者為話題的開掘注入了多少真誠與善意。

  誠然,《安家》和《三十而已》裏都有生活的摩擦。男方父母負擔婚房全款,産證上該不該加女方名字?為滿足買方喜靜的要求而“勸搬”鄰居,這樣的中介算不算為業績不擇手段?想方設法要進入“太太圈”,顧佳的主題詞是勵志還是欲望?盤桓在觀眾心頭的問號,都折射著人性中的荊棘。而怎樣處理人性之復雜,是當代都市劇最難、也是最迷人之處。

  《三十而已》給顧佳鋪墊了情感戲,將她對財富的追求歸因于情分——為讓深愛的丈夫能擺脫物質束縛,安心創作。在李京盛看來,“更豐厚的物質是為了回歸精神自由,這樣的財富觀高級了一些”。在每集末尾,導演還安排了一小段“默片”,其中人物不具姓名更沒臺詞。可每到三名女主角遭遇難題時,這個街角的小家就會如人生互文一般進入畫面。而在《安家》中,房似錦對陌生孤寡老人的無償援助,樓山關在天道酬勤後終開出職場第一單,以及徐姑姑把門店化作鄰裏休憩站的暖意,都讓觀眾閱讀到:房子不只是鋼筋水泥,更是對生活的經營。

  “無盡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與我有關。”走出個體小天地,抵達明亮寬廣地帶,這些藝術化的劇作處理都承繼了中國電視劇現實主義創作的優秀傳統。而這,也是“上海出品”在誠實表述人心之後,努力走過曲徑通幽、呈現人性光澤的精神拓展。(記者 王彥)

【糾錯】 [責任編輯: 羅沛鵬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11393235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