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新書速遞|還原“三和”的《豈不懷歸》

2020年08月25日 16:01:58 來源: 中國婦女報

    閱讀提示

    《豈不懷歸》是國內首次從正面嚴肅考察“三和青年”的開創性作品。“三和”隨著一部紀錄片火遍全網,一方面被妖魔化為中國版的裏約貧民窟,一方面被娛樂化為頹廢時代的精神烏托邦。在種種被粗暴簡化的標簽和符號背後,“三和青年”生存狀況究竟如何?社會學者孤身融入“三和”,展開長達半年的艱難田野調查,撥開媒體獵奇化的迷霧,還原一個全面而真實的“三和”。

    2018年,NHK(日本放送協會)一部火遍全網的紀錄片將深圳龍華“三和”人才市場的一群年輕人帶進了人們的視線,成為現象級的話題。輸入“三和”這個關鍵詞進行搜索,不難找到鋪天蓋地的各色文章。其中一些將這裏妖魔化為深圳版的裏約貧民窟,是社會治安的不安定因素,而更多人則將這裏娛樂化為“喪文化”的極致。在種種被粗暴簡化的標簽背後,“三和”的形象不僅沒有更為清晰,反而變得愈加模糊。

    究竟何謂“三和”?為了回答這個問題,《豈不懷歸:三和青年調查》(海豚出版社2020年8月版)的作者田豐和林凱玄決定走進“三和”。林凱玄作為一名“臥底”,“潛伏”進了這個“癱瘓聖地”,通過社會學田野調查,去誠懇認真地看待“三和”,從而誕生了這部將“三和青年”作為有血有肉的個人加以解讀的作品,揭開了標簽化和符號化背後的一角真實。《豈不懷歸》,正是國內首次從正面嚴肅考察“三和”問題的開創性作品。

    被“中心化”和“正常化”定義的“三和青年”

    理解“三和青年”,從理解構成這個群體的個體開始。

    一方面,這些被稱為“大神”的打工者們維持著在常人看來近乎極限的“挂逼”生存狀態:吃廉價到近乎可疑的食物,十天半月不洗澡換衣服,一年四季睡大街。另一方面,他們卻以玩世不恭的態度“做一天玩三天”,將收入花在網吧、彩票和賭博之上,放棄對未來的任何期待。這些被“神化”的“三和”青年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在一些人看來,這些看似與正能量毫不沾邊、遊走在社會邊緣的個體,不過是在生存的界限之上掙扎求存,只是單純地“活著”而非“生活”。而在另一些人看來,他們則是洞悉並受困于自身的無能,並選擇以一種近乎黑色幽默的方式與這種無能和解,所謂“反抗太累,不如挺屍”。在這種看似玩世不恭的生活方式背後,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態?從疲憊,到憔悴,再到徹底報廢,是個體性的心理崩潰,還是趣緣群體提供的集體性自我麻痹?

    書中,通過無數深度訪談和個案分析,“三和青年”對人生的選擇從不可思議變成可以理解,甚至令人感同身受。何謂幸福,何謂尊嚴?我們無從質疑他們的選擇,但或許以“三和青年”為鏡,我們會對自己以及更為普遍的人性獲得更多的了解。一個真正有溫度的社會,可能正是從這種了解開始。理解“三和青年”,不止于個體。

    在深圳高歌猛進、創造發展奇跡的背景下,“毫無上進心”的“三和”青年似乎是一團污點。對于現代化城市的凝結性中心而言,他們是似有若無的耗散性邊緣。“三和”現象是一個特例嗎?是僅僅存在于深圳“三和”的異乎尋常的失序與脫軌嗎?又或者,這是從農業社會邁向信息化社會過程中不可避免的現象,是光鮮亮麗的高樓大廈之下必然存在的無名陰影?

    在《豈不懷歸》之中,作者對“三和青年”依附的生存空間進行了精細觀察,分析了它的特殊性和普遍性。“三和”的背後,不僅僅是個人的選擇,同時也是社會空間的再生産。廉價的食物、廉價的二手衣物以及對廉價勞動力的需求直接支撐著“三和”青年的生存,而在這些之外的世界,無疑也是塑造“三和精神”的重要客體。正是對于“外在世界”的失望或是絕望,使得他們選擇成為“三和大神”。換句話説,“三和”這個“邊緣化”“不正常”的存在,正是被“中心化”“正常”的外部世界定義出來的。

    然而,這個過程背後又意味著什麼?或許是教育、消費文化、社會資源、産業轉型……但歸根結底,問題的實質是現代化和城市化對于人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這或許不是任何一本書足以回答的,但至少《豈不懷歸》通過提供一幅城市化時代的灰色側記,為理解這個問題提供了寶貴的素材和出發點。

    直面“三和”青年背後的深層問題

    理解“三和青年”,又要超越“三和”。

    “三和青年”之外,另一個引人關注的問題恰恰是對“三和”的“關注”本身。為何“三和”會成為網絡狂歡的祭品?值得注意的是,無論“三和青年”、關注“三和”的人,還是頹廢文化的娛樂者,大多都是年輕人。一方面,以“三和大神”為代表的新一代進城務工者不再像父輩一樣選擇節儉而吃苦耐勞地工作;而另一方面,“葛優癱”“廢柴”“鹹魚”“竊·格瓦拉”……這些滲透著“消極”的符號獲得了異乎尋常的流行。二者的結合似乎是一個必然的現象。對“三和青年”的關注,正是所謂“頹廢文化”在現實中的投影。

    當今的城市,無孔不入的廣告推進著消費文化,對于年輕人而言,幸福、成功似乎正逐漸和物質挂鉤,對物質無法饜足的追求使得幸福變成了鏡花水月般自相矛盾的命題。與此同時,我們不難看到,一邊是無數網文在販賣著焦慮,鼓吹“996式”的透支;另一邊是各種公眾號在推銷花樣百出的雞湯,提供麻醉劑一般的療愈。

    然而,沒有人能夠認真回答,對于年輕人而言,在當今的時代,“機會”二字到底意味著什麼,努力奮鬥到底會獲得什麼樣的結果。迷茫,是年輕人的奢侈品,但同時也是急速發展的時代帶來的副産品。而當個人的命運與時代的力量交錯而過之時,年輕一代能否改變天賦、家庭背景、成長環境、社會階層等種種先天存在的巨大不平衡?是成為“朝氣蓬勃”的“後浪”,還是成為被時代碾碎的“代價”?一句話,選擇未來的權力是否被人們握在手中?對個人而言,這答案無所謂對錯,我們或許沒有資格質疑選擇逃離的“三和青年”。但對整個社會而言,它關乎我們每一個人的未來,無法回避。

    豈不懷歸,歸處何在?盡管這個問題並不簡單,甚至可能永遠無法找到恰切的解讀。但至少我們應當以真誠與勇氣去面對,從現實開始,走出第一步。就像書中所言:“對于上述情況,拄著理論的拐杖去尋找理想中因果關係的研究模式都不太適合,不如拋開種種桎梏,使用白描研究的分析方式打開局面。”也正如海德格爾所説,“一旦人去思考無家可歸狀態,它就已然不再是什麼不幸了。正確地思之並且好好地牢記,這種無家可歸狀態乃是把終有一死者召喚入棲居之中的唯一呼聲。”(孫騰)

【糾錯】 [責任編輯: 文星月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168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