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為什麼我們依然愛看《哈利·波特與魔法石》?

2020年08月24日 20:27:03 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

    在影院剛剛復工,《八佰》還未橫空出世之際,復映片和小體量新片撐起了院線的半壁江山。

    在這組影片中,表現最為亮眼的,當屬《哈利·波特與魔法石》。根據貓眼專業版數據,8月14日重映首日,該片就拿下了3168萬票房,位居當日第一。一周後,該片票房已然接近1.4億。

    若在以往,這個數字並不算亮眼,但考慮到受疫情影響,影院還受著30%-50%的上座率限制,達到如此成績實屬不易。

    而相比同檔期其它競爭對手的情況,更是尤顯難得。

    根據記者梳理,自從7月20日,影院逐步復工後,除了《第一次的離別》《抵達之謎》《多力特的奇幻冒險》《喋血戰士》《妙先生》《1917》等少數新片外。其余的都是復映片。

    這個時段上映的新片體量都不算大,成績也都談不上好。《第一次的離別》屬于文藝片,觀眾接受度不足,總票房只有400余萬;《妙先生》屬于動畫片,票房天花板亦明顯,累計1300余萬;《抵達之謎》有李現坐鎮,粉絲熱情高漲,預售火熱。但因影片本身口碑不佳,豆瓣評分僅有4.9,開畫後票房直線下墜,如今定格在了2500萬出頭。

    《1917》《喋血戰士》《多力特的奇幻冒險》都屬于海外引進的新片,票房介于4000萬到1.4億之間,考慮到成本收益比,成績只能算一般。

    復映片中,除《哈利·波特與魔法石》之外,成績最好的是《誤殺》和《星際穿越》,重映票房數據雙雙破億。但考慮到《誤殺》去年年底才上映,雖然數度延長了密鑰期,但仍有相當觀眾未能被及時觸達。《星際穿越》由諾蘭執導,2014年于中國大陸公映的一線科幻大片,即便多年過去也自帶號召力,重映票房走高亦不足為奇。

    而在這一眾競爭對手中,《哈利·波特與魔法石》顯得頗為特殊:其在中國大陸第一次公映是在2002年初,上映時間距今最長,達到了18年之久。如今網絡流媒體發達,18年的時間,該觸達的觀眾基本都觸達完畢了,基本不會有遺漏,昔日的觀眾也早已長大。

    那麼,為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其仍具有如此號召票房的魔力?

    陪伴成長

    《哈利·波特》係列有一個稀有的特點:其從零開始,構建起了一套包括魔法、語言、歷史在內的龐大世界和相配套的運轉規則。

    回顧影史,雖然係列片多如牛毛,奇幻片也為數不少,但真正完全滿足上述條件的電影其實並不多。時至今日,也只有《指環王》《星球大戰》以及《復仇者聯盟》等寥寥幾個係列完整做到過。

    而且相比上述係列片,《哈利·波特》係列又有一個特點:成長。

    《哈利·波特》原著小説(不計入支線及外傳)共七部,出版時間在1997在2007年之間。十年七本,平均每本書的寫作時間都在一年左右。書中故事也是按照時間順序嚴格層層遞進的:主角哈利在霍格沃茨每成長一歲,都會有一本小説來闡釋其到了一個新年級後的生活與經歷。

    圖書的出版時間,和書中人物的成長時間,兩條線正好合上了。隨著故事情節的發展,幾個主要角色關于愛情、責任、家庭的思考也在逐步完善,並同步對讀者造成影響。這是少有的角色伴隨讀者同頻成長的係列小説。

    到了電影改編的層面,演員也從未更換。丹尼爾·雷德克裏夫、魯伯特·格林特、艾瑪·沃特森三名主演從十歲出頭加入劇組,一直拍攝到成年。觀眾們親眼見證了三人在銀幕上從童年轉變為青年的完整過程,

    這就意味著,無論是從人物上,還是從故事本身上,還是從時間排布上,《哈利·波特》係列電影都整整陪伴了80、90後相當一部分人的成長。

    18年前,也就是2002年,中國的小説讀者們主力年齡都在8-15歲左右。這部分人因為未成年,並沒有自主消費能力,且彼時中國大陸無論是銀幕還是影院數量都相當有限,許多觀眾是通過電視臺才最初得以觀看到這部電影。而該係列的最後一部《死亡聖器·下》在大陸上映是2011年,即九年前,也沒能趕上影院爆發式發展的年頭。許多觀眾都只能在電腦前找資源,通過小屏幕彌補童年的回憶。

    多年後,這部分觀眾長大,有了更高消費能力,産生“補回一張電影票”的想法,也是順其自然。

    此外,屬于兒童奇幻作品受眾群的00後、05後乃至10後也逐漸成長了起來。影片選擇此時重制上映,也有吸引新的觀眾群,保持年齡覆蓋之意。

    在剛剛過去不久的第二十三屆上海電影節,《哈利·波特》係列全八部電影經過重制後,以IMAX格式集體上映。根據中新網報道,全係列開票秒售罄,《哈利·波特與死亡聖器》兩張票甚至被黃牛炒到了1500元。如此“盛況”,也能看出該係列在人們心中的重要地位。

    商業邏輯

    事實上,除了受疫情引發的上座率限制影響,導致新片大多不敢在這個時段冒險外,老片重映,本身也是一種商業策略。其成功並非偶然,高回報率的背後,是對大眾心理的精準把握與思考。

    目前,關于懷舊公認的定義,來自新牛津英文詞典:“懷舊是對過去的飽含情感的一種渴望感”。而人類懷舊的本質,就是隨著年齡增長,逐漸意識到死亡的不可避免,因此傾向于為有限的生命賦予意義的本能。

    研究表明,懷舊傾向高的人,其對待死亡的焦慮感更低。而大多數人在回憶過去的時候,感受到的是積極的事物,即便懷念起一些挫折、悲傷之事,也會懷有一種“我克服了它們”的積極深邃的情感。

    商家也會利用這種情緒,通過在市場營銷中投放一些經典老包裝來提高銷量,甚至于直接利用人們的懷舊心理來進行品牌復興。如老冰棍、百雀羚化粧品、上海牌手表等,都沿襲了這種營銷思路。

    而相比快消品,影視更是一門研究大眾心理的藝術。

    目前,中國大陸的重映片中,成績最好的是2012年的3D版《泰坦尼克號》,當年取得了將近10億人民幣的票房,超過了同期絕大多數新片;此後數年間,總都有數部經典港片重新上市,以“欠XX一張電影票”作為營銷噱頭分一杯羹。2017年上半年發行的重映影片《大話西遊之大聖娶親》更是取得了1.89億的成績,一度刷新了華語電影重映最高票房紀錄。

    拋開收益,僅從成本角度來觀察,老片重映也是相當劃算的生意:在影片制作+宣發成本動輒過億的今天,大部分老片的版權採購,乃至修復及轉制成本往往只在數百萬左右。而且,一部經典影片早已具備粉絲基本盤,那麼宣發重點就僅僅在于如何喚醒這群人去消費一張新的電影票——相對于將一個全新的概念植入觀眾的腦海,這種回憶喚起的方式顯然要簡單得多,因此宣發費用也相對好控制。

    除了直接賺取票房收益之外,這種”懷舊”心理還被進一步挖掘,用到了電影營銷之中。一些“老片新拍”的電影,甚至會採取重映原片的方式,使得新舊電影之間形成聯動,促使觀眾對新片進行消費。

    以2017的11月24日上映的《追捕》為例。這部電影由吳宇森執導,沿襲了1976年高倉健主演同名電影的故事架構,但場景全部移到了現在。兩個月後的2018年1月18日,丁晟導演的《英雄本色2018》上映。不難看出,兩部電影均旨在試圖復制香港電影“黃金時期”槍戰片的成功。

    為了進行聯動營銷,先一步激發觀眾的懷舊情感,為新片造勢,就在《追捕》上映七天前,即2017年11月17日,1986版的《英雄本色》修復版上映。在影片的宣發物料中,周潤發用美鈔點煙的畫面數次出現;“我等這個機會等了三年,不是為了證明我比別人強,只是要告訴大家,我失去的東西,我一定要奪回來”這句經典臺詞,更是激起了無數觀眾的回憶與共鳴。

    最終,修復版《英雄本色》的總票房達到了3262.4萬。三十余年過去,修復版《英雄本色》依然交出了一張不錯的答卷。

    雖然僅從票房結果上來看,《追捕》和《英雄本色2018》的成績都不佳,前者勉強破億,後者票房僅有區區六千來萬。但這更多是影片內容本身的原因——豆瓣評分均不超過5分。而從更大的維度上來考量,這一波聯動營銷策劃依然給了後來的從業者相當的啟發。

    電影市場歷來是高風險的地方。一部大片的失敗,往往會導致數家公司破産。而資本又有天然厭惡風險的屬性,因此相比不確定性極強的大制作,選擇一部合適的老片,控制好成本,力求保底,恐怕是更加理性的選擇。倘若操作得當,還有一定機率如2012年《泰坦尼克號3D》一般撬動大盤。最不濟,至少也能一定程度上拉動IP周邊産品的銷售。

    可以預見,這種商業模式依然有相當大的空間等待挖掘,未來不久,我們很可能接連看到《哈利·波特》全係列8部電影接連走向大銀幕。(石若蕭

【糾錯】 [責任編輯: 文星月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144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