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兩演員一副“洋麻將”演盡一輩子的不容易

2020年08月21日 08:56:29 來源: 解放日報

《洋麻將》劇照。 王犁 攝

  年輕明星們愛用熒光筆區分臺詞段落,嚴曉頻不同,她拿紅色圓珠筆在《洋麻將》劇本上劃自己的臺詞,黑筆寫注釋,“我們剛演戲那時候沒有熒光筆,習慣了。”“那時候”可以一直追溯到1986年《在水一方》、1993年《北京人在紐約》、1994年《孽債》。昨天起,《洋麻將》在浦東大戲院連演四場,從藝34年的嚴曉頻説,“這部戲讓我成長。”

  像長卷展示人的一輩子

  《洋麻將》排練廳遠比想象中小,兩張長椅組成舞臺,臺下三張桌子拼在一起。導演陳薪伊坐在中央,胃部不適絲毫不妨礙她工作。她目光如炬,時而指點《洋麻將》另一位主演關棟天,“遞手帕時,不用左手,變成右手;手帕散開,不要方方正正。”時而關照兩位演員,“臺詞嗲一點,你們太嚴肅了,變成了政論戲。”

  “陳導經驗極其豐富,非常會抓細節。”這是陳薪伊吸引嚴曉頻的原因。2007年紀念中國話劇誕生百年活動,嚴曉頻與陳薪伊在大型交響劇詩《吁天》有過合作,“舞臺是我一直很喜歡的地方,想和陳導合作,學習、成長。”

  《洋麻將》講述養老院裏,老頭魏勒與老太太芬西雅玩一種叫“洋麻將”的撲克牌。十四把撲克牌,每一把牌都是對兩人性格和生存境遇的一次揭示,兩位失意的老人在一次次衝突中與生活和解。嚴曉頻喜歡《洋麻將》劇本,她説:“全劇四場戲發生在不到一個月裏,展示了人的一輩子,像長卷,觀眾可以通過自己的生活去想象。《洋麻將》讓你感受到復雜,人性的復雜、生活的復雜、一輩子的不容易。”

  每位演員臺詞近一萬字

  今年,演藝圈一些“姐姐們”忙著乘風破浪,嚴曉頻卻是風平浪靜的那個人。《洋麻將》原定二月開始排練、三月演出,由于疫情推遲到八月。嚴曉頻依舊在二月初開始為期一個月的線上工作,每天早上9時半開始與劇組同事對詞,“大約一個半小時,找角色感覺”。

  “話劇臺詞如此重要,得有非常細致的準備。”嚴曉頻對舞臺並不陌生,2017年到2019年她連續演了超過60場話劇《戴茜今晚嫁給誰》,“認認真真演了三年。”《洋麻將》只有兩個演員,每人臺詞量近一萬字,“臺詞處理、音調運用,像一個工具幫助演員展現人物。”排練現場,陳薪伊每翻一頁劇本,隨口轉場景,關棟天都能不停頓地續上臺詞。

  對手的本事擺在眼前,嚴曉頻説,“作為演員,有時候要逼自己去做難的事。演芬西雅,這樣的排練、這樣的完成度,對我來説有一定難度。收獲不像一二三四説得那麼清楚,但我能感知自己的變化,所以覺得這段時間非常寶貴。”(記者 諸葛漪)

【糾錯】 [責任編輯: 羅沛鵬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11393066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