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他們在練功房造一座廣寒宮

2020年08月20日 16:26:29 來源: 新民晚報

楊晶晶在獨舞

《嫦娥之月亮傳説》群舞   郭新洋攝

        嫦娥奔月的傳説往往在嫦娥飛升成仙後就戛然而止,其實嫦娥在人間和後羿過得多幸福,奔赴廣寒宮的她對人間的眷戀就有多深。9月,上海歌劇院將以舞劇《嫦娥之月亮傳説》續寫嫦娥在月宮的思念之情。前往歌劇院探班的記者明顯感覺到,盡管昨天屋外的氣溫超過了35℃,全情投入的舞蹈演員們儼然讓空曠的排練廳化身成了廣寒宮。

        排練廳裏沒有舞美燈光,演員們用自己的肢體語言就能將觀眾帶入情境之中。一段浪漫的雙人舞,跳出了後羿與嫦娥這對神仙眷侶在人間的快樂時光;當嫦娥飛升成仙,仙女們用群舞表現出生命之歌;月桂樹下,戴著銀色金屬面具的玉兔看著嫦娥,她正用舞姿傾訴自己對後羿的思念。

        嫦娥奔月的傳説有不少版本,編導馬濤從各傳説版本中選擇了“情急無奈版”作為故事創作的藍本和依據。何為“情急無奈版”?在這部劇裏,後羿成了癡情種子,反派逄蒙戲份大增,自己的心魔成了影子一般的化身。逄蒙趁後羿不在家,威逼嫦娥交出藥來。嫦娥被逄蒙逼得沒有辦法,只好在緊要關頭取出不老仙丹一口吞了進去,因此才飛到了月宮中。

        上海歌劇院舞劇團此前已經排演過兩版民族舞劇《奔月》,這次的主演裏,大多參與過此前的演出,可對他們來説,全新的《嫦娥之月亮傳説》,好像跳過,又好像沒跳過。無論是飾演嫦娥的楊晶晶、譚一梅,還是“後羿”宋雨,抑或是“逄蒙”李盛釗和“心魔”閔燕,他們不僅舞功了得,在揣摩角色的心理上亦力求做到最好。

        在揣摩人物性格時,大家都表示挑戰很大。挑梁演過很多舞劇的楊晶晶,在這次要著重用肢體表現嫦娥到了月宮之後的情感變化,“月宮就像一個牢籠,禁錮住了嫦娥的一生,也讓她最終在絕望中融入了月色中”。90後的譚一梅對人生的感悟尚淺,便去找來《甄嬛傳》琢磨人物心態的轉變。李盛釗要當反派挑起戲劇衝突,恰恰和自己的生活狀態截然相反,楊晶晶一旁補充道:“平時他其實是暖男。”

        在其他行業,楊晶晶和宋雨的年紀可能只是“三十而已”,可在舞蹈圈裏,他們已經把每一次登臺都當成最後一次登臺來對待。談及舞蹈演員的艱辛,譚一梅忍不住哽咽,舞蹈演員的青春實在是太短暫了,新生代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在這個年輕的劇組,5位編舞的平均年齡不過33歲,他們以年輕藝術家特有的激情和想象,賦予這部舞劇多元新銳的海派氣質。(記者 趙玥)

 

【糾錯】 [責任編輯: 吳一航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05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