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讀懂那些“在他鄉”熠熠生輝的中國傳統文化

2020年08月20日 08:24:29 來源: 文匯報

  狩野山雪繪《長恨歌圖》、洪業著《杜甫:中國最偉大的詩人》中文版、青木正兒《北京風俗圖譜》、巫鴻《第一堂課》……2020上海書展期間,一批海外學者、藝術家研究中國傳統文化的著述集結亮相,引發關注。

  以唐詩宋詞為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近年來在海外著述頻出且不乏佳作。學者認為,從跨文化的視角重新走進本國歷史、文化是饒有趣味的閱讀體驗,那些深愛中國文化的漢學家,為國人提供不一樣的思考評鑒和審美剖析;而這些暢銷書也從全新的角度勾勒出漢文化“在他鄉”的傳播與認知過程,及全球學術領域所聚焦的中國文化的樣貌。

  從“杜甫”到“白居易”,唐文化如何影響後世

  中國詩學研究大家程千帆先生認為,自從孟子用“集大成者”一詞來讚美孔子後,能戴上這頂神聖桂冠而不被認為僭越的,只有杜甫。今年春天,由BBC拍攝制作的紀錄片《杜甫:中國最偉大的詩人》開播引起轟動。今年書展期間,復旦大學中文係陳引馳教授為讀者揭開這位隱于紀錄片背後的傑出學者——洪業。

  客居美國的洪業,在上世紀50年代用全英文寫下著述《杜甫:中國最偉大的詩人》。融入生命體驗的學術工作,嚴謹細致的史料功夫,使得該作在當時的西方漢學界産生重要影響。2011年此書經回譯中文後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今年再版推出。BBC紀錄片《杜甫:中國最偉大的詩人》中諸多杜詩的翻譯,均以洪業的著述為藍本,這個發現,終于讓這位較為冷門的學人浮出水面,引發觀眾的閱讀興趣。

  “洪業的《杜甫》,應該是到那個時刻為止,現代學者關于杜甫其人所做的最審慎最細致的研究。”陳引馳説,“很學術的做法”決定了《杜甫》不是那麼通俗,對于那些只想獲得結論的讀者而言,閱讀的過程會比較痛苦。但陳引馳鼓勵讀者跨越“障礙”走進去,感受學人在轉譯中的思考。

  在杜甫一生中,關于李白的詩篇很多,《贈李白》(“秋來相顧尚飄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向來被認為是對李白豪放不羈的生動刻畫,但洪業認為這是一種誤讀,依他所見,具有少年豪俠氣質的並非李白一人,是杜甫兼包自己與李白而言。對此,《杜甫》的中譯者曾祥波細心地附錄了洪業的英譯,這使得中文版《杜甫》同樣具有很高的閱讀價值。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比杜甫晚一個時代的白居易,以長篇敘事詩《長恨歌》流傳千古。這首絕唱流傳日本,成為《源氏物語》靈感的一部分。今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引進出版了日本繪畫大師狩野山雪的《長恨歌圖》,復旦大學中文係陳尚君教授受邀為長卷作解讀。談起日本人偏愛樂天居士的原因,陳尚君認為,不僅是因為白居易的詩清曉易學,更在于這位詩人“忠于自己欲念”的人生態度,與平安時期日本士人的文化精神相契合。

  在中國家喻戶曉的《長恨歌》留下了明皇楊妃的生死纏綿,也留下了荒政亂國的歷史警醒,而狩野山雪《長恨歌圖》用20多米的繪畫長卷致敬了唐詩中最傳奇的篇章。從“楊家有女初長成”到“此恨綿綿無絕期”,展現那種生死不隔的相愛。陳尚君認為,日本社會對《長恨歌》的理解,更貼近白居易本人所説“一篇《長恨》有風情”,這種情感上的寄托影響後世。將《長恨歌》作為結婚贈禮的傳統,今天在日本社會依舊常見。

  江戶時代的狩野畫派受中國宋元繪畫影響頗深。以婿養子身份入贅的山雪精通漢字,于佛畫、屏風畫、群仙圖、宮院畫、人物畫、牛馬禽鳥等門類均有造詣,這在他對長卷的駕馭中得以體現。日本繪畫既受中國繪畫影響,又一直希望建立自己的風格,因而在《長恨歌圖》中,這位畫師在表現中國繪畫高遠平闊、幽靜出世一面的同時,也把日本流行的鬼怪魍魎與地獄主題注入其中,尤其在刻畫安史之亂時,這些具有衝擊力的畫面,很難不令觀者感受到人生苦難的過程。

  從暢銷書到經典版本,海外研究不斷加深對“中國”的理解

  近半個世紀以來,海外漢學界一批研究者在各自作品中傾訴著對漢文化的熱愛與深情;而近幾年來,研究中國文化與藝術領域的海外學者最新的成果著述更是集中“爆發”,並且以更通俗更係統的闡述,走出學界,“飛入尋常百姓家”。

  現任教于牛津大學的中國美術史專家柯律格,今年推出新作《誰在看中國畫》,由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芝加哥大學教授巫鴻以其幾十年在哈佛、芝大等校講授各類中國藝術史課程的“第一堂課”匯編成集,用通俗的、符合西方現代語境的表達方式來介紹中國古代美術,引入全新藝術研究方法的視角,這些出版物均是2020年的大熱門。

  今天,我們應該抱著怎樣的視角走進這些漢學研究著作?走向世界的中國文化,在獲得“異域”的鏡像後,面對自己將更加清晰自信。復旦大學中文係教授郜元寶認為,以美術史大家高居翰為代表的一批海外中國畫研究具有很重要的價值。“高居翰的特點,一是畫家傳記研究,師承交往與畫風形成之關係,建立動態畫史模式;二是直接面對繪畫本身,截斷眾流,使得外行也能懂得剖析畫作的路徑,打破畫論的玄學傳統的壟斷,使得繪畫精品不再可望而不可知。”

  此外,學者們也希望今天的讀者能夠多翻翻過去的經典,通過對不同文化視角下的比較閱讀,獲得思想與審美層面更大的截面。譬如,作為中國四大古典小説之一的《西遊記》,英文譯本與德文譯本均有高水平的版本與“爆款”,回譯之後讀起來也頗有滋味。為此,浙江大學馬一浮書院特聘教授傅傑向讀者介紹一本由瑞士人林小發翻譯的德文版《西遊記》。這位年輕的女漢學家用了17年完成翻譯,填補了德語世界《西遊記》全譯本的空白。2017年3月,她藉此摘得萊比錫書展獎翻譯類大獎。售價88歐元的德文版《西遊記》,短短兩年時間就五次加印,如此不俗的市場反響,對于中國四大名著的海外翻譯來説頗為罕見。

  陳引馳則推薦由芝加哥大學教授余國藩英譯的《西遊記》四卷,該全譯本在1977年到1983年間由芝加哥大學出版社刊行。余國藩以精確翻譯和深入研究,將《西遊記》《紅樓夢》等古典名著介紹到西方,讓西方對中國文化有了更深層的了解。“事實上,中國學研究、中國文化和東方文化一直以來都是西方精英文人圈的興趣,今天仍有一代代學者投入熱誠與激情,不斷開拓文化交流的新局面。”陳引馳説。(記者 童薇菁)

【糾錯】 [責任編輯: 羅沛鵬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11393039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