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崇明之變:小島荒灘到林水相依

2020年07月21日 08:23:50 來源: 解放日報

        我叫施鶴生,出生于1951年,是崇明區港沿鎮園藝村村民。

        説到“崇明”,大家腦子裏會想到啥?我今年虛歲70了,幾十年來親眼見證了“崇明”倆字內涵的變化。以前,這倆字意味著小島荒灘、偏僻農田、面朝黃土背朝天;現在,這倆字意味著有水有魚、有樹有花、“林水相依滿庭芳”。

        我是個搞園藝的手藝人,清楚地知道,要勤勞致富奔小康,靠的是自己的雙手。這幾十年來,我們圍墾了灘涂、開起了魚塘、種起了黃楊,這兩年還和五顏六色的花卉打起了交道,賺到了以前不敢想的錢,過上了以前不敢想的生活。

        “園藝村”這個名字起得真好,這個村子天生為園藝而生。

        我們村的前身,是原來的合興園藝場,我以前當過場長。園藝場裏有個“看家寶貝”——瓜子黃楊。這種植物不罕見,但崇明的瓜子黃楊獨具優勢:長得快、抗寒性高、容易出造型。後來,園藝場演變成了園藝村,幾乎家家戶戶都種植黃楊樹,于是有了“瓜子黃楊之鄉”的美譽。

        種黃楊很辛苦,從種下小苗、大致成型、造型定型到成功銷售,少則五六年,多則十幾年。黃楊長勢慢,容易出蟲害,要像撫養孩子般,給足細心與耐心。種樹是踏踏實實能賺錢的:一般一棵樹可賣兩三千元,三四十年樹齡的瓜子黃楊可以賣到數萬元一棵。

        這兩年,全村銷售造型黃楊的年收入達數千萬元。我自己現在栽種了約10畝黃楊樹,賣樹年收入有30多萬元。除了種黃楊、賣黃楊,村裏還出現了其他工種。現在我們村裏有幾十個園藝師,他們不種樹,專門幫種植戶把黃楊樹修剪出造型,工錢每天有400元,還管飯,天天忙得團團轉。

        瓜子黃楊讓園藝村村民富起來了,也讓園藝村更出名了。最近兩三年,我們村裏時常有人來參觀,除了看我們的黃楊樹,還看我們的村容村貌。全村成了個大公園,日子過得越來越甜蜜。

        這些年,家裏日子好過了,也總想四處轉轉、看看。我是搞園藝的,2021年第十屆中國花博會要在崇明區舉辦的消息讓我感到很興奮,我想讓更多人看到我們園藝村的瓜子黃楊,也想向其他地方的園藝大師“取經”。借著花博會的東風,這些年有不少花卉産業大項目落戶崇明,我最近也去參觀了一個,印象非常深刻。

        這個名叫“上海崇明智慧生態花卉園”的地方位于港沿鎮合興村,裏面真的讓人大開眼界。我們園藝村種黃楊,基本還是露天、人工種植;而在這個現代化的花卉園裏,是在機械化流水線上種花育苗的,播種、催芽、育苗、補苗、移栽,機器都能做,整個園子簡直就是一個“花卉復印機”。

        走進園子裏佔地近10萬平方米的育苗車間與溫室,映入眼簾的是醒目的自動化灌溉係統,園區收集的雨水可在這裏經過過濾、調溫、調酸並配置成所需的肥料溶液,被輸送到育苗溫室內進行自動灌溉。在生産溫室內,配備了全自動苗床物流係統、溫室控制係統、溫室雙層充氣覆蓋材料以及地源熱泵控溫係統等。這樣的種植方式完全顛覆了我的想象——原本以為只有家具、玩具、日用品、電子産品等可以在流水線上自動生産,沒想到連花卉也可以!

        這種標準化、規范化、和國際接軌的生産模式,確實是園藝花卉産業未來的發展方向。聽説,這個花卉園將為2021年在崇明舉行的第十屆花博會供應120種以上花卉,區裏也在大力引進其他花卉項目、花卉企業、園藝大師,全力籌備花博盛會。

        花博會這件事,和每個崇明人都有千絲萬縷的聯係。往小了説,我們到上海崇明智慧生態花卉園這樣的園子裏逛逛,心曠神怡;往大了説,崇明要打造“海上花島”,最近花溪、花徑、花村、花宅已隨處可見,很多農家小院裏各色鮮花盛開,人居環境大幅提升了。園藝花卉是個不容小覷的産業,辦花博會是個“攬高手、引項目”的好機會——一個個全新引進的花卉産業項目有了發展,成百上千個産品中,沒準能再出現一個或幾個“瓜子黃楊”這樣的品牌。

        第十屆花博會的腳步越來越近了,聽説最近花博會三大展館已開始鋼結構吊裝,“彩蝶撲牡丹”的大地盛景正越來越清晰。到明年夏天花博會舉行時,我一定要去走走,看看花、拍拍照,顯年輕!(記者 茅冠雋 採訪整理)

        原標題:“這幾十年來,我們圍灘涂、開魚塘、種黃楊,過上了以前不敢想的生活”

        崇明之變:小島荒灘到林水相依

【糾錯】 [責任編輯: 吳一航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228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