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網統管”解超大城市治理難題

2020年05月30日 08:38:08 來源: 文匯報

    超大城市治理,需要一個強大的“城市大腦”,僅依靠傳統的人海戰術和技術手段,已遠不能實現城市運行高效感知和快速響應,必須運用現代化科技手段,推動人力密集型向人機交互型轉變,由經驗判斷型向數據分析型轉變,由被動處置型向主動發現型轉變。近年來,上海推進政務服務“一網通辦”的同時,也在努力探索建設城市運行“一網統管”,為的是打造出一個屬于超大城市的“最強大腦”。4月下旬,一場從市委直通基層,規模超千人的電視電話會議,對全市推進“一網通辦”“一網統管”工作進行了全面部署,“兩張網”建設迎來同步升級。緊隨其後,市政協召開了今年首場專題協商議政性常委會議,主題是“加強城市運行‘一網統管’,提高城市治理現代化水平”。如何讓各類平臺係統實現互聯互通互融、如何暢通數據共享渠道、如何有效賦能一線更便于實操、如何形成基層聯勤聯動合力,常委會議上,委員們聚焦“一網統管”工作推進中存在的短板難題,給出對策建議。

    “網得住”

    加強“融”與“暢”

    “一網統管”有效運行需要大量的基礎數據。去年,上海聯合公安、住建、應急管理、大數據中心等多部門建成了城市運行管理和應急處置係統,並整合接入了公共安全、綠化市容、衛生健康、氣象、水務等30多個部門的100多項基礎數據,基本做到了零散數據的歸整。委員們在前期調研中發現,“一網統管”以城運係統為基礎,融合了城市網格化綜合管理信息平臺、基層社區治理 “社區雲”平臺以及相關部門的各類數據,但各條塊業務係統尚處于互不相連的樹狀結構,還沒有達到理想的互聯互通互融狀態,各部門的數據標準也尚不統一,缺乏有效的共享協同機制,數據流動不暢,共享存在壁壘,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一網統管”整體功能的發揮。

    李紅常委在代表市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作重點發言時,作了一個生動比喻,如果把上海已構建起的市、區、街鎮三級城運係統分別比作“大腦”“中腦”“小腦”,那麼“一網統管”的現狀是“大腦”比較發達,“中腦”發展不均,“小腦”各顯神通。如何解決好城運係統“融”的問題和數據共享“暢”的問題?李紅常委認為,當前應尤其注重條塊業務係統的深度融合,形成橫向到邊、縱向到底、互聯互通的矩陣結構,努力使“大腦”更加發達,“中腦”功能更全,“小腦”更善實戰。“徐匯區探索構建市區一體城運中心,深化大平安、大建管、大市場、大民生各領域應用的工作格局,不失為一個有益經驗,可以為推進地區‘中腦’建設提供借鑒”,李紅常委強調,立足長遠,各地區應把“一網統管”放在建設智慧城市、打造智慧政府的大格局中思考和謀劃,逐步將“一網統管”從聚焦城市運行和應急處置向公共服務、公共管理、公共安全三大領域拓展和延伸,搭建起智慧政府建設的總體框架。

    馬益民常委坦言,“一網統管”依托的兩級政務雲和政務網絡,其主管部門、管理特徵、建設時間及承建商各不相同,架構、接口、運行規則、安全保障體係和日常維護模式不一,要使這些平臺係統真正“融”起來,確實是一項復雜的工程。他建議,運用“雲網融合”的理念和技術,構建統一納管的“雲網融合管理平臺”,實現各類分散雲網資源的統一監控和管理,使得雲網資源運行狀態可感知、可控制。而在汪勝洋常委看來,“一網統管”是一項涉及多種最新技術的綜合運用項目,在推進建設過程中,其釋放出對創新策源能力的需求,或能成為推動上海科創中心建設的一個新引擎。他建議,確立“一網統管”技術攻關和項目發布制度,把“一網統管”建設中遇到的技術難題和應用要求向社會發布,通過項目集聚匯集全球頂級科學家、工程師和技術研發人員,匯集不同所有制的企業,利用顛覆性技術推動係統快速迭代更新。

    “各部門的信息係統都有一套自己的數據標準,這是形成數據壁壘的一個重要原因”,陳臻常委舉例説道,“此次疫情防控工作中,各部門提供的人員信息,填寫格式規范都不一致,必須按照統一標準逐一進行數據清洗後,才能用于大數據分析,這個過程耗時費力,大大降低了數據組的工作效率。”他建議,抓緊出臺全市統一的數據標準,各部門、區、街鎮按照這個標準開展數據治理,形成可用的結構化數據,為後續場景開發打下基礎。蔣浩常委則建議,健全數據共享規則,深化數據分級分類管理和信息安全等級保護制度,通過建立負面清單實現數據有序分享,將責權邊界細化落實到各個管控環節和主體,確保數據來去清晰。

    “統得好”

    兼顧“全”與“效”

    雲和網是城市運行管理係統的肌肉和骨架,數據是流淌在城市有機體中的血液。通過前期調研走訪,委員們形成了這樣的共識,“一網統管”統得最重要的是數據,用得最頻繁的也是數據,而要實現“統得好”的關鍵是如何用好數據這個最活躍的要素,讓數據真正成為城市運行有價值的資産。

    有的常委認為,“網”的覆蓋面還應再拓展,應用還需往下延伸。許復新常委建議,在大數據應用體係支撐下,進一步擴容主題數據資源庫,將應急、公衛、民政、通訊、公共信用等網絡融入“一網統管”中,採用購買服務等形式,融合企業的存量數據,整合全市物聯感知數據和社會數據。陸敬波常委建議,將勞動關係領域相關數據納入“一網統管”建設運行體係,更好對接企業和職工需求。翁文磊常委也在提交的書面發言中建議,開發家政服務智能應用場景,將家政員、家政公司和雇主納入信用管理,保障各方利益,滿足廣大家庭對家政服務的實際需求。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考驗著上海“一網統管”的實戰效能,也對超大城市的重大應急事件處置能力發出挑戰。全國政協委員朱同玉建議,進一步豐富“一網統管”內涵,做大做強公衛大腦,發揮5G寬帶優勢,加強生物安全超算能力建設,提高發現病毒、解析病毒效率,精準預測疾病流行趨勢,補齊“一網統管”功能。此外,朱同玉還提出,上海亟需高標準建設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為生物安全方面的“一網統管”提供硬核科技支撐,真正提升城市運行風險預警能力和重大生物應急事件聯動處能力。馬馳則常委建議,將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納入“一網統管”的范疇,“疫情期間,有的基層街道已嘗試整合功能,將疫情防控納入到街鎮‘一網統管’平臺中,覆蓋疫情上報、跟蹤、處置、分析、研判全過程,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此外,李昕欣常委還建議,上海“一網統管”也要與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和國家“新基建”等重大戰略舉措相結合,使之成為服務于上海和全國正在全面興起的工業互聯網重大工程的一個重要平臺,讓社會治理之網與經濟生産結合起來,在未來更有利于優化整合産業鏈。

    “統”的覆蓋面越來越全,效用又該如何提升?馬益民常委給出的觀點是:堅持使用者“第一”。他認為,要把“使用者第一”作為數據資産統一管理和平臺功能迭代的出發點,在做好分層分級分類設計的同時,既做加法更做減法,以增能減負為落腳點,倒逼社會共治型的管理模式創新。姬兆亮委員則建議,專業部門和基層應分別打造各有側重的多樣性應用場景布局,條線部門充分利用大數據算法和物聯感知技術,自動發現並梳理出相關領域存在的反復高發、久拖不決的突出問題,開發出一係列具有針對性專業性的智能應用場景;基層可以聚焦城市運維、市容環境、城市執法等領域,因地制宜開發具有區域特色的應用場景和熱點板塊,並不斷向經濟運行、民生服務等領域延伸,精準滿足不同群體的差異化、個性化服務需求。

    “管得了”

    科學“增”與“減”

    根據上海“一網統管”的“三級平臺、五級應用”架構,99%的事項需在基層處置,要真正答好 “誰來管”“如何管”的考題,就要切實做到為基層增能減負。

    在調研中,委員們了解到,基層處置事務主要靠“小屏”,即移動端,要讓基層管得了、管得好,必須把“大屏”觀、“中屏”管、“小屏”幹科學結合起來,在這過程中,應充分發揮政務微信的作用。李紅常委建議,做好政務微信的功能提升、係統對接等工作,支持基層按需開發聯勤聯動小程序,允許基層幹部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將“土辦法”和高科技融合,打造“人人會用,上手就能用”的應用,解放“表哥”“表姐”,騰出更多時間和精力服務人民群眾。此外,李紅常委還建議,建立綜合功能更強大的聯勤聯動機制,以線下管理需求引領線上智能化係統建設,以線上信息流、數據流倒逼線下業務流程全面優化和管理創新。“以城運中心為載體,全面整合街鎮現有管理力量,探索條條協同、條塊聯動和政社互動,並通過完善網格劃分標準,實現城運網格、警務網格、綜治網格的‘多格合一’,進一步強化聯勤聯動機制”,李紅常委如是説。

    對此,姬兆亮委員也表達了類似觀點。“高效處置一件事”,離不開分層分類分級協同聯動,在姬兆亮委員看來,重心下移、資源下沉,每一級為下一級賦能,健全聯勤聯動的協同處置機制,才能做到為基層減負增能,實現高效治理。他的建議是,市級平臺要強化總體設計和集成保障的核心功能,通過數據歸集和標準引領,形成強大的數據治理能力,為前瞻決策、應急指揮和社會動員等提供支撐;區級平臺要強化統籌協調的樞紐功能,以入駐或派駐方式,整合相關部門的信息資源和執法力量,加強信息渠道對接整合,發揮移動互聯優勢,強化群眾參與,為各職能部門及早幹預、及早處置提供線索;街鎮平臺要強化常態化“線下”的處置功能,將職能部門執法力量下沉到基層,市、區、街鎮、網格、社區(樓宇),通過聯動指揮、聯勤巡防、聯合執法,形成多元主體、上下聯動、各方協同的社會治理格局。

    此外,蔣浩常委還從法治的角度,為完善“一網統管”制度體係建言。她提出,“一網統管”不僅涉及到行政機關單獨行為及聯合執法,還要引入風險預警和應急處理等現代執法理念,需要從宏觀到微觀逐步增補、修改及調整相關行政法規、規章及具體管理規定,在新型管理模式下對行政主體的權責、行政權的行使與邊界、職責交叉及爭議的處理方式等進行明確,確保“一網統管”下政府行為有據可依、有章可循。在個人信息採集方面,蔣浩常委建議,對于涉及個人隱私以及其他不宜公開的信息,要堅持最小范圍、“一數一源”及關聯性原則,明確採集程序、主體及儲存方式。同時,健全數據安全風險評估機制,在開展數據應用項目之前,對數據採集、流通、使用過程中可能存在的法律風險及技術風險進行客觀評估定級,並出具數據安全保障意見。

【糾錯】 [責任編輯: 嚴曦夢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0999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