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 正文

抽戶改造,石庫門實現“留房留人”

2020年04月27日 16:47:05 來源: 解放日報

   承興裏抽戶改造的舊裏(右側)正在施工;左側為改造完成、居民已回搬的新裏。海沙爾 攝

樓道裏貼著居民簽約搬遷情況表。海沙爾 攝

     黃浦區南京東路街道,百年石庫門裏弄承興裏小區內,近一半弄堂被兩層樓高的護墻板圍住,裏面是一排搭著腳手架的舊式裏弄,施工人員正在忙碌著。“拆掉腳手架,露出老裏弄的真容,就漂亮啦!”一位施工人員説。

    承興裏是上海首個實施“抽戶”改造的石庫門小區:即在消除房屋安全隱患與保留保護石庫門風貌與裏弄肌理的同時,部分居民以解除租賃關係的方式搬離原址,為留下來的居民釋放改造空間,原來還在使用手拎馬桶與合用廚房的不成套住房,將因此有了增設獨用廚衛的空間,最終實現石庫門“留房留人”。記者獲悉,目前實施“抽戶”改造的是承興裏小區中的一排舊裏建築,30多位居民在解除租賃關係後已告別原址,其他舊裏居民暫時搬離。黃浦區對舊裏進行了封閉式修繕改造,預計年中完工後,留下來的120多戶居民可回搬“新房”。

    完成此次修繕改造,順利“抽戶”是關鍵:為何要抽戶?原則如何確定?遇到哪些意外?記者日前走進承興裏,聽屬地街道與修繕改造方負責人講述“抽戶”之難。

    “抽戶”由居住密度決定

    承興裏主門頭位于黃河路281弄,屬于上海市歷史風貌保護街坊,其內有多幢建于上世紀20到30年代的磚木與混合結構的新舊裏弄式石庫門建築。小區整體肌理完整有序,但房屋因年代久遠、使用過度,已呈破敗狀。由于居住密度高,空間狹小,絕大多數居民還在使用手拎馬桶,生活品質差。2018年起,黃浦區在承興裏分期分批推進“留房留人”的新探索。

    與施工中的舊裏一墻之隔的,是兩排紅磚褐瓦的新式裏弄。黃浦區率先對這兩排新式裏弄啟動修繕改造。在全體居民暫時搬離後,修繕改造方對新裏進行保護性修繕改造。新裏建築外觀保留了石庫門的風貌與元素;內部從樓道到居民家中全部整修一新,居民實現“拎包入住”。重要的是,改造後,在保留原有居住面積的基礎上,為每戶新增了面積為3.5平方米的獨用廚衛,解決了他們生活上最大的不便。改造完成後,2019年6月,103戶居民陸續回搬。

    記者採訪這天,陽光正好,兩排新裏中的朝南房間,幾乎每個窗外都挂著晾曬的衣服,足見居民回搬入住率之高。一戶住在新裏的居民告訴記者,改造後,房屋自住與出租都是不錯的選擇,如今租金比改造前漲了兩三倍。

    正在施工中的舊裏,改造後將達到與新裏同樣的改善程度。不過,不同于新裏,舊裏在居民搬離、進行修繕改造前,要完成“抽戶”這一關鍵環節。承興裏屬于公租房,所謂“抽戶”,就是有部分居民自願解除公租房租賃關係,徹底搬離原址。是否實施“抽戶”則由房屋的居住密度決定。南京東路街道副主任張曉傑説,相比新裏,舊裏的居住密度更高,2000多平方米空間內有7戶單位、150多戶居民,平均每個單元內有6戶人家。而修繕改造要保留保護原有風貌,建築“不能長高、不能變胖”。經測算,無論在內部如何調整,都無法滿足為居民增加廚衛的空間需求。因此必須先降低居住密度。

    兼顧多方利益體現公平

    上海石庫門“抽戶”改造,此前並無先例。“抽戶”原則如何制定?經過調研,黃浦區確定對四類情況的居民優先考慮“抽戶”:處于原始公共部位的、設計方案需要的、居住密度特別高的、面積特別小的,既要體現改善性也要體現公平性,兼顧“抽戶”居民與留下來的居民在得益上相當。

    參與“抽戶”實施的黃浦置地(集團)有限公司承興裏試點項目經理王新宇介紹,舊裏中有的房屋居住面積只有四五平方米,改造後即便增加3.5平方米的獨用廚衛,也很難改善居民的居住品質;有的房屋位置處于兩層樓的夾層中,層高非常低,人在其中都站不直,這個房屋位置又屬于原始公共部位,在改造中需要被整體調整掉。一般對這些情況的居民家庭,考慮優先“抽戶”。

    “抽戶”原則確定後,項目組召開宣講會,向居民進行解釋。根據測算,舊裏改造需650平方米空間,7戶單位全部抽離,還要以與部分居民解除租賃關係的方式再釋放300平方米左右空間。對留下的居民,房屋在修繕改造後,可免費住進品質提高的房屋;對“抽戶”居民,將按照一定標準、根據居住面積大小,給予相應貨幣補償。“此次修繕改造以居民協商為基礎,只有‘抽戶’居民與留下來的居民協商達成一致後才可實施改造。”

    按照抽戶原則,項目組“圈定”了優先考慮的約30戶居民家庭,給他們一一打電話告知。居民對居住條件改善的訴求很強烈,有兩戶居民當天就跑到項目組辦公室了解情況。不過,當得知“抽戶”的補償金額低于徵收標準時,兩戶居民離開項目組辦公室後就沒了下文。張曉傑説,由于“抽戶”此前無先例,當時居民不太理解,認為被“抽戶”的補償標準應與徵收標準相當。但承興裏綜合改造主要方式為房屋綜合修繕改造,並不適用于房屋徵收相關政策,在貨幣補償方式上無法按照徵收標準實施,同時還要兼顧留下來的居民與“抽戶”居民在得益上的公平性。“抽戶”居民拿到的補償金額要低于徵收補償標準,但要明顯高于在市場上售賣房屋的價格。

    算好“經濟賬”“情感賬”

    項目組走進一戶戶居民家,向他們解釋“抽戶”補償標準,同時了解他們的真實想法。“走進去後,我們才發現,居民考慮走還是留時,在計算經濟得失之外,還有著非常復雜的情感需求。”如,有戶居住面積只有五六平方米的居民家庭,在優先“抽戶”考慮名單上,但這戶居民堅決不願意“抽戶”。他表示“自己住慣了市中心,而拿到補償款後自己也無力在市區購房”,即便因房屋面積小,改造後生活品質提高有限,自己也願意留下來。“故土難離的心理可以理解,我們尊重這戶居民的意願,沒有對他進行‘抽戶’。”張曉傑説。

    也有一對兄弟兩戶家庭,不在優先考慮的名單上,卻主動要求“抽戶”。原來兩戶人家有矛盾一直想分開住,但房屋承租人是他們過世的老父親,房屋要上市交易,必須先更換承租人。兩家人相互不信任,更換誰做承租人,另一家人都不放心。他們覺得“抽戶”是個機會,房屋不用經過上市交易的流程,就可拿到貨幣補償,之後兩人可以各自購買房屋。“一些有家庭矛盾、鄰裏矛盾的居民‘抽戶’意願比較強烈。”

    就這樣,既算“經濟賬”又算“情感賬”,項目組將優先考慮“抽戶”家庭名單與實際情況相結合,開展群眾工作。“居民都明白這是改善居住環境的機會,只是在留與走之間要考慮很多因素。一旦居民理清了‘抽戶’改造到底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好處,心結就慢慢打開了。”居民陸續來簽約“抽戶”,僅用兩周時間,就達到釋放面積,在總體資金還略有富裕的情況下,項目組最終還多簽下了兩戶有強烈“抽戶”意願的居民,為修繕改造進一步釋放空間。

    整個“抽戶”過程公開透明,也是確保成功的關鍵。“我們按照統一標準執行,口徑前後一致,一把尺子量到底,取得了居民的信任。”張曉傑説。

    老建築專家阮儀三説:“民居留存著中國傳統的生活方式、傳統的鄰裏關係,是重要的歷史文化遺産留存。讓住在石庫門裏面的人,特別是與石庫門有‘血緣’關係的人留下來,才能將石庫門的文化更好地留存。”上海還有很多有人居住的石庫門,由于密度過高,修繕改造後也難以滿足現代人居住需求。承興裏“抽戶”改造的留改探索,將為更多居住密度過高的石庫門改造提供經驗。

    項目組正在對承興裏新一期的修繕改造排摸居民意願。圍著新裏與舊裏有一圈沿街石門庫,居民戶數更多、房屋情況也更復雜,修繕改造不僅會涉及“抽戶”,還可能會變動居民的房屋位置、朝向與樓層。但因為有了新裏、舊裏幾幢“樣板房”的示范,在前期情況排摸中,沿街石門庫中70%以上的居民願意修繕改造,這一比例遠高于當時新裏與舊裏前期調研的同意改造率。(唐燁

【糾錯】 [責任編輯: 嚴曦夢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0119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