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 正文

神秘嘉賓造訪滴水湖,竟是中國鳥類新物種

2020年01月13日 09:19:35 來源: 文匯報

    每年冬天,臨港滴水湖畔都會吸引大批候鳥前來棲息越冬,也因此成了觀鳥愛好者們的打卡聖地。近日,一只從沒見過的“黑鴨子”進入了不少“鳥友”的鏡頭。它是什麼鳥種?又是怎麼來到這裏的?查資料、問專家,經過一番忙活,終于“破案”:原來它的名字叫“絲絨海番鴨”,此前從未在中國境內出現過。它的到來,也意味著中國鳥類再添新物種。

    滴水湖來了只奇怪的“黑鴨子”

    元旦前後,一位“鳥友”在滴水湖發現了一只罕見的黑海番鴨雌鳥,它上次現身上海還是2012年。這件事迅速成為各大觀鳥圈的熱議話題,許多觀鳥愛好者專程驅車趕往滴水湖,只為一睹黑海番鴨的“芳容”。

    在眾人爭相觀賞黑海番鴨的同時,一群斑臉海番鴨闖入觀鳥者鏡頭。1月5日,在一個名為“生態南匯”的“鳥友”微信交流群中,有人發布照片並請教説:“它們中好像有一只和其他的不太一樣。”此話一出,立刻引起“鳥友”們的熱烈討論。身為上海野鳥協會會員的上海自然博物館自然史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何鑫來到滴水湖實地考察發現,引起爭論的鴨子果然不是斑臉海番鴨,而是絲絨海番鴨。

    “和斑臉海番鴨相比,絲絨海番鴨喙基部的裸區和喙的分界線形狀為折線,折角靠近鼻孔上方。”何鑫説,2019年,絲絨海番鴨從斑臉海番鴨中獨立出來,成為被世界鳥類名錄等承認的獨立物種,而它此前從未出現在中國的鳥類記錄中。

    造訪滴水湖或許是因為“跟錯團”

    據介紹,絲絨海番鴨常見于歐洲大陸,其越冬區域應該位于西歐南部海岸線至地中海北部區域,也會出現在黑海和裏海。東亞地區鮮有絲絨海番鴨造訪的記錄,唯一一次現身是在2012年冬季的日本北海道。

    是什麼原因讓它來到滴水湖的?何鑫分析,就像人類旅遊出行一樣,鳥類遷徙前也會聚集成大大小小的團體,這時一些“迷糊”或者“眼神不好”的鳥兒常會跟錯群。也許這只絲絨海番鴨就是跟著“隔壁團”的斑臉海番鴨,一路來到了上海。待到春暖花開之時,“小家夥”又會跟著野鴨群再次踏上北返的旅程。

    既然是絲絨海番鴨“跟錯團”造成的“烏龍”,那麼是否可以説中國鳥類又添新種呢?何鑫解釋説,是否認定為新物種,主要看動物是否是野生的,就算是“烏龍”造訪,也是自然擴散的一部分。更何況,也許在人們看不到的地方,還有它們的身影。

    觀鳥人數激增,為記錄發現新物種立功

    如果要論這次發現新物種的“首功”,觀鳥愛好者當仁不讓——他們拍到了鳥,並在網上熱烈討論,這使得科學家得以立即跟進,繼而進行觀察和研究。

    事實上,觀鳥本身就是一種非常適合大眾參與的科學活動,人類對鳥類的認識有不少都是由觀鳥者推動的。比如,過去通常認為上海的鳥類大約有400種,但截至2018年,這一數字已精確到484種,或許一兩個月後公布的數字會更加喜人。

    近年來,觀鳥在中國日漸流行。何鑫的一篇調查顯示,七八年前,國內的觀鳥組織約有30多家,去年預計增長了一倍,這其中還不包括各種各樣的拍鳥協會。“滴水湖已經成為長三角乃至全國著名的觀鳥聖地,2017年這裏曾出現過一種軍艦鳥,也吸引了全國各地的‘鳥友’從四面八方趕來。”何鑫説。

    觀鳥隊伍的不斷擴容,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我國發現鳥類新物種的概率——過去,科學家可能每周只能去一兩個地方踩點;而現在,有許多人默默等待著鳥兒的出現,一旦有新發現,就會有更多人知道它們的蹤跡。

【糾錯】 [責任編輯: 文星月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91387000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