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 正文

5天5城,從北到南,“攀登者”主動集結

2019年10月09日 09:14:18 來源: 解放日報

圖為9月27日晚,上海出品《攀登者》全球首映現場。記者 蔣迪雯 攝

    “山不只在那裏,也在心裏。攀登者不只是遠方的英雄,還有身邊的你我。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登山英雄,也為一起完成這部電影,並肩戰鬥的所有人,還有為了角色哭了笑了感動了的你們。”剛剛過去的國慶長假,《攀登者》主創5天連跑5座城市與觀眾零距離交流。無論走到哪個城市,飾演登山隊長方五洲的吳京都穿著不變的《攀登者》片名T恤。

    5天5城,從北到南,這段“攀登之旅”是所有主創主動要求、自發集結的。“看到大家對電影各種各樣的評價,想聽一聽不一樣的聲音,而不是不能接受不同的聲音。”在長沙,吳京誠懇地談到5天5城路演的初衷。一位連續看了4遍電影的觀眾分享了她眼中的感人細節——“1960年那次登頂,方五洲托著曲松林的腳向上爬,第一遍看,以為那個流血的鏡頭是曲松林的腳受傷了,第二遍看IMAX才看清楚那是方五洲拼命向上托時,曲松林腳上的鐵爪扎進方五洲的肩膀流的血……一部細節值得被反復挖掘的電影當然是好電影。”“觀眾能看到、能懂得。距離觀眾越近,越相信這件事我們做對了。”一位影片發行人員寫道,“無論國家發展到哪個階段,攀登者的精神仍舊需要,永遠需要。”

    正如影片所表現的1960年、1975年中國登山隊兩次充滿艱險和無畏的攀登之旅,電影《攀登者》從立項籌備到拍攝關機再到發行上映,走過的同樣是一條充滿勇氣的道路。時間緊,難度高,上海電影人以無私無畏的精神頑強“啃”下了這塊硬骨頭,以“最好的團隊、最強的陣容”呈現值得一代又一代中國人接力弘揚的“攀登者”精神。

    70歲的原中國登山隊隊員夏伯渝是1975年那次攀登的親歷者。正是在那次攀登中,他在遭遇暴風雪時讓出自己的睡袋給隊友而雙腿凍傷被迫截肢。此後43年裏,他繼續堅持攀登,終于在2018年5月14日以假肢成功登頂珠峰。在北京點映場,夏伯渝第一次觀看《攀登者》就發現了有自己40多年攀登珠峰“影子”的人物——胡歌飾演的登山隊員楊光。影片中,楊光患有先天性遺傳疾病,醫生宣布他“不適合登山”。那一刻,夏伯渝想起自己患上血栓後被醫生下達“登山封死令”的情形。楊光和他都選擇了繼續攀登;楊光也和夏伯渝一樣經歷了人性的選擇,在極端天氣下讓出睡袋給了隊友。“差別不過是楊光讓出的是半個睡袋,我讓出了整個睡袋。”

    真實,是夏伯渝給予《攀登者》的評價。他説,影片中大部分故事都很真實,“哪怕是登山時的步態、呼吸,都好像一下子撞擊你回到那個年代,那場人與山的較量裏。1960年那次攀登,為了攀上第二階梯,中國登山隊隊員光著腳踩著隊友的肩膀前進。這不是我親歷的,卻是1970年代我在登山隊時,隊裏的老人經常説起的。”看到自己年輕時一直被感染的登山往事變成鮮活的畫面,夏伯渝一度淚目,“這是我看到的第一部表現中國登山隊的登山題材電影。他們把中國登山隊一往直前、永不後退的精氣神都演出來了,當年就是那樣的。”

    “登過山的人都會知道,不管你登到多高,越到山頂之時越艱難,速度越慢。但攀登者,不會停下來。正因為有每一站觀眾的支持,我們才會繼續前進。”《攀登者》中飾演曲松林的張譯説。“你們,所有觀眾,都是未來的攀登者。攀登沒有終點,只有起點。”《攀登者》中飾演第二代登山隊員李國梁的井柏然説。

    上映第10天,《攀登者》仍在向上,等待著“看見”,等待著“感動”。(記者 施晨露 楊書源)

    原標題:《攀登者》引發共鳴:無論國家發展到哪個階段,攀登者精神仍需要,永遠需要

    5天5城,從北到南,“攀登者”主動集結

【糾錯】 [責任編輯: 吳一航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新華網

熱點推薦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4574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