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 正文

上戲藝考報考人數超3萬創新高 “00後”成主力軍

2018年02月27日 08:11:23 來源: 解放日報

  一年一度的藝考歷來奪人眼球。昨天,2018年上海戲劇學院本科招生專業考試拉開大幕。剛滿18歲的“00後”成為本次藝考主力軍。早上7時許,來自全國各地的藝考生懷揣“明星夢”,陸續涌進上戲華山路校區;表演專業8時30分率先開考,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10時開考。

  今年藝考人數再創新高,從去年的21782人次增加到30929人次,其中表演係報名人數為6317人,招錄比為126:1。在各招考專業中,只招18人的表演(木偶)專業成為一匹“黑馬”,史無前例地迎來1380多人報考。

  提出素顏要求,化粧肯定扣分

  聚光燈下的“明星夢”太過誘人。從2012年至今,上戲藝考生數量從原先的11448人次增加至3萬多人次,而今年全校22個專業擬招生數僅為464名。

  每到藝考季,網絡上都會熱炒“最美考生”與“明星考生”,點評藝考生的“顏值”,已成為網民的一大樂事。從熒屏上熱播的影視娛樂節目,到被奉為偶像的“流量小花”,娛樂産業似乎在反復重申“美即標準”。但在藝術院校的考官眼裏,“美”的標準卻不止于形貌。近年來,各大藝術院校在招生過程中更重視返璞歸真的“自然美”。面試表演係考生時,上戲一如既往提出“素顏”“著裝樸素”等硬性要求。現場的大多數考生都穿著羽絨服,扎著簡單的馬尾辮,素顏備考。而此前的中戲藝考現場,還曾有考官當場幫考生卸粧,要求素顏入場。

  “評委的標準是身臺形表的樸素展現,是考生的自然美,化粧肯定會扣分。”上戲黨委書記樓巍直言不諱,“表演係招生不能 ‘唯形象’論,形象是外表、內涵的綜合展現,我們尋找的是具有表演潛力的人。”上戲招生辦公室主任劉志新説,盡管由于鏡頭因素,小臉、“明星臉”更上鏡,但藝考更看重考生表演時的張力以及培養的可能性,“如果有這種可能性,長得也漂亮,那就兩全其美了。”

  在演員的容貌上,“整容”問題一度引起不少爭議。之前,導演馮小剛在拍攝電影《芳華》時,曾在朋友圈發布主演招募信息,其中有一條標準是“整過容的免談”。去年5月,《芳華》劇組還在北京舉行“素顏鑒面會”,6個女演員全部未化粧。目前,上戲並未就整容與否做出規定,院長黃昌勇説,“整容屬于考生隱私,規則上不對這個進行強調。但我們一般不主張十七八歲的年輕學生整容,如果考官非常明顯地發現考生整容,可能就不會打高分了。”他認為,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未來如果演藝事業的發展,對演員容貌有所要求,適當做一些調整,是可以理解、接受的,但凡事不能過度。

  藝考生阿余認為,“素顏”“著裝樸素”等規定無可厚非,“不僅是考官,我們考生也想展現最本質的美。”她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的容貌有信心,“不管容貌如何,大家身上都一定有適合這個行業的閃光點。”藝考生李樂認為,演員只有了解最真實的自己,才能演好他人,“素顏也是了解自己的一個點。”更多網友希望通過素顏招考,看到更多令人驚艷的明日之星。“每年的藝考都是一場視覺盛宴。”網友“小遊”説,“現在對網紅臉、整容臉都疲憊了,希望看到更多自然的、各有風格的考生。”

  在這股藝考熱中,很少有考生將賭注下在一個學校。來自湖北襄陽的朱豪放是第二年參加上戲藝考了,去年他曾因文化課分數不夠而落榜,“今年是‘復讀’後再戰,有一點點緊張。”為備戰藝考,他在當地的藝考培訓班學習了近兩年時間。“與其他學校不同,上戲的考官很有親和力。”此次藝考季,朱豪放報名了十余所藝術院校,結束上戲的面試後,緊接著將去山東、北京參加藝考,“從年前到年後,藝考要持續三四個月。”來自河南鄭州的考生王恬與王蒙同樣報考了多所藝術院校。

  經紀公司出動,藝考季簽新人

  每次藝考季,也是各經紀公司與“星探”出動的時段。每家經紀公司都試圖在新人未成熟時,盡早“囤”下新人資源,以圖在未來的影視界與娛樂圈分一杯羹。而網劇、網綜的熱火朝天,又為新人的露臉提供了比以往更充裕的機會。

  “現在,經紀公司簽約越來越有低齡化趨勢。他們認為,一旦學生進了上戲、北電、中戲,簽約成本就更高了。”黃昌勇觀察到,近年來,經紀公司簽約呈現出前移趨勢,不僅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