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台”到“第一聲”:追憶上海解放的“紅色電波”往事
  • 新華網無人機
正文

分享至手機

從“第一台”到“第一聲”:追憶上海解放的“紅色電波”往事

2024-05-29 09:12:07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5月28日電  5月28日,《新華每日電訊》發表題為《從“第一台”到“第一聲”:追憶上海解放的“紅色電波”往事》的報道。

  巨幅銀幕上,主人公李俠和蘭芬步履堅毅、舞姿優美,帶領觀眾“穿越時空”,回到75年前上海解放前夕的血色黎明。一條紅圍巾停留在舞者手中、胸前、肩頭,那殷紅色是革命先烈為勝利流淌的熱血,又好比東方即將噴薄欲出的一輪朝陽……

  上海解放75周年之際,舞劇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5月27日在滬點映,致敬為黨和人民拋頭顱灑熱血的無名英雄。上海是中國共産黨的誕生地,從石庫門到天安門,“紅色電波”往事串起這座人民城市既驚心動魄又波瀾壯闊的解放歷程。

        石庫門裏誕生黨中央的第一座無線電台

  上海,延安西路420弄(福康裏)9號。

  高聳入雲的酒店和辦公樓,與高架橋上熙熙攘攘的車流,構成現代化的立體交通。十字路口,一處不起眼的墻根,時而有人駐足,對著一排具有紀念性的石庫門墻體及門頭拍照。

  這裡見證了中共中央第一座無線電台的從無到有。從某種意義上説,這裡也是“紅色電波”的源頭之一。

  “中共中央第一座無線電台遺址”13個金色大字鐫刻在黑色大理石銘牌上。下面緊跟著一段小字:1929年秋,中共中央在這裡建立第一座無線電台。由李強負責機務,張沈川負責收發報。年底,李強等到香港開設了分&。經香港分&的轉遞,在上海的黨中央和江西中央蘇區開通了無線電&&。

  “李強”是誰?他是1905年出生於江蘇常熟虞山腳下大戶人家的曾培洪。少年時,他熱愛體育,在家人支持下先後在杭州、上海接受新學教育。在南洋路礦學堂讀書時,擅長理工科的他,較早參加了中國共産黨在上海領導的青年工作和碼頭工人運動等。上海鬥爭形勢複雜,親歷五卅慘案的曾培洪有過多個化名,使用最多的就是與學堂同學在畢業時彼此互換的姓名——李強。

  據《李強傳》記載,20世紀20年代,在上海參加革命初期,李強就是黨內的技術專家和發明家,他曾為支持上海工人武裝起義研製炸藥、手榴彈等,鬥爭經驗豐富。1928年深秋,周恩來將黨中央計劃在上海設立秘密電台的決定傳達給李強,當時他心中既有專業技術人員的興奮,也感到革命重任無比艱巨。

  “那就幹起來!”李強後來回憶,無線電收發報兩用機的製作,完全靠自學。他從上海市面上搞到了《無線電基礎原理》等書籍刊物。部分資料和圖紙完全是英文的,摸到一些門道後,再東拼西湊尋找各種原材料。黨組織還冒險為他配齊了車、鉗、銑、刨四部機床,加工點最初就暗設在法租界福煦路(今延安中路)的一處石庫門建築裏。

  “我有時連續幾天把自己關在騎樓上……有時又連續好幾天在外面跑,同無線電行家們交朋友,切磋技術,我成了名副其實的業餘無線電愛好者。”他曾這樣回憶。通過拆卸現成的進口收發報機,他實現了自繪圖紙,再通過自己加工及採購來的零部件,最終手工試製出黨的第一部無線電收發報機。此時已是1929年春末。

  同樣是在1929年,中國共産黨培養的第一代發報員、湖南革命青年張沈川,在“愛人”蒲秋潮的掩護下,入住大西路(今延安西路)福康裏9號。這棟石庫門建築有三層,樓頂入夜後架設發報天線,利用晾衣桿等掩護。就這樣,李強和張沈川,一個負責機務,一個負責報務,上海逐步與位於江西的中央蘇區建立起了“比飛機還快”的秘密收發報通訊&&。

  正是通過這部電台收發報,周恩來發明的“雙重加密”密碼得以使用,這也就是被譽為“豪密”(周恩來化名之一伍豪)的我黨特殊密碼。

  為銘記黨的無線電事業發展史上這段獨特的“紅色電波”傳奇,位於外灘的上海電信博物館大樓內,也復刻了同樣的黑底金字銘牌,在展區醒目處安放。李強和張沈川的黑白老照片,如今鑲嵌在福康裏9號原址的展示墻上,以示紀念。

從秘密電台到國際電訊,黨的聲音傳萬里

  今年5月,上海電信博物館迎來大客流,不少無線電愛好者來此“朝聖”,既要與“中共中央的第一座無線電台”展區合影留念,也要探訪向世界發出“上海解放了”電文的真如國際發訊&的沙盤模型。

  “5月是紅色的!5月27日是上海解放紀念日,之前的5月17日是世界電信日,無論是無線電愛好者,還是普通參觀者,大家都對上海的這段‘紅色電波’成長史肅然起敬。”上海電信博物館的講解員頗為自豪。

  75年前的1949年5月25日下午3時,一條“上海解放了”的簡便公電“XA”訊號,從位於上海普陀楊家橋桃浦河東側的真如國際發訊&發出,以電訊形式傳向世界各地。

  從上海電信博物館內的沙盤演示可以看到,整個發訊&坐落于上海普陀真如地區,當時地廣人稀,當地已架設了成套大功率天線。據上海市普陀區檔案館館藏史料顯示,真如國際發訊&(簡稱真如電台)于1930年投入使用,曾遭侵華日軍轟炸及破壞。從技術到設備,真如電台完全由中國人自己建設,抗戰勝利後恢復由當時的國民政府負責發報,到1947年,可與全球40多個國家和地區進行電報通訊。

  中國共産黨的嚴明紀律創造了戰上海的奇跡,這座曾有“遠東第一大”美譽的無線電國際發訊&,完整而平穩地被人民解放軍接收,才使得5月25日當天“上海解放了”的電訊消息向海外傳播。

  為了迎接解放,保衛真如電台,1948年9月,中共地下黨大場分區委先後派劉期頤和薛耘,將家住電台附近的30多名電台工人組織起來,辦了夜校,學習革命道理, 啟發政治覺悟,實現了地下黨打入電台的計劃。

  1949年1月,根據上級黨組織指示,已潛入真如電台的黨員,積極開展反對破壞、反對遷移、保護工廠等鬥爭。5月,戰上海取得大捷,離不開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對城市內部大型基礎設施的從嚴守護。如今,走進上海電信真如園區,真如電台舊址裙樓仍靜靜佇立,它不僅見證了上海解放,還為新中國的建設和改革開放作出貢獻。

  如果説,真如電台的大功率短波通訊,直接將“上海解放了”的消息傳到世界各地,那麼75年前的5月25日那天,比真如電台更早發聲、向上海及周邊地區宣告上海解放“第一聲”的,主要依靠的是中共地下黨組織在上海培養的第一代廣播新聞人才。

       上海解放“第一聲”共23個字

  “中國人民解放軍今日淩晨攻入上海市區,大上海解放了。”

  1949年5月25日清晨6時05分,“大上海解放了”的廣播聲音迴響在上海天空。這是宣告上海解放最早的新聞報道。喜訊傳到千家萬戶,也傳到戰鬥前線,據記載,正在行進中的人民解放軍也聽到了這條廣播,大大鼓舞了士氣。

  執行“發聲”任務的關鍵人物是26歲的中共地下黨員鄒凡揚。那日,他根據上級安排,佩左輪手槍,攜帶新聞稿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入城佈告等,隻身進入位於大西路7號(今延安西路129號)的國民黨上海廣播電台,命令有關人員中止原有節目,立即播送上海解放的消息。當天在電台值班的進步青年、播音員施燕聲果斷接過了這條23個字的新聞稿,向全市播送。

  為銘記當年這段“紅色電波”的戰鬥歷程,如今位於上海廣播大廈二樓的上海廣播博物館開設了展覽專區。上海廣播電視台高級編輯金亞對這段“為黨發聲”的歷史如數家珍。

  長期從事聲音檔案研究及節目製作的金亞介紹,75年前急中生智的鄒凡揚,在進入國民黨上海廣播電台前,還設法&&了早有所準備的進步女學生徐煒等人。最終施燕聲率先完成了5月25日的播音,趕來支援播音工作的徐煒等人後來也加入了播音行列。5月27日晚間,上海人民廣播電台以此正式呼號,開始播音。

  上海廣播博物館中所展出的1949年5月28日創刊的上海《解放日報》(影印件)上,頭版刊發了《軍管會接管滬國民黨廣播電台 人民廣播電台昨開始播音》的消息,隨後在5月29日的《解放日報》上還能看到當時上海人民廣播電台臨時廣播節目表。

  在當時,絕大部分廣播節目為直播節目,因此沒有留下原聲。“但從這些文字細節中,也能感受到‘一個嶄新的大上海’氣象萬千,屬於人民的大上海,正在從上海人民廣播電台走進千家萬戶。”金亞感慨。

  從1929年中共中央的第一座無線電台在上海設立,到1949年上海解放,平穩接收國民黨掌管的真如國際發訊&和上海廣播電台等,期間一大批隱蔽戰線上的我黨英雄壯烈犧牲。

  知所從來,方明所往。還有這樣一些歷史細節值得被後人記憶。20世紀50年代國産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劇本初創時,不僅以李白、秦鴻鈞等在上海戰鬥到黎明前最後一刻的英烈為藍本,也將李強、張沈川等早期創建秘密電台的事跡部分融入其中。

  1929年,中共中央啟用的第一台無線電收發報機功率很小,僅50瓦。到解放戰爭時期,黨在艱苦條件下使用的“馬背上”的廣播電台,輸出功率也只有3000瓦,為增強功率,讓黨的聲音傳得更遠,中國共産黨人發明了特殊型號的天線等。

  繼往開來,今天的中國已建成全球規模最大、技術領先的5G網絡,同時也已開始使用先進的量子通信技術。

[責任編輯: 史依靈]
掃一掃

掃一掃,分享手機新華網上海頻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製作單位:新華網上海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上海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