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
中國開展“明智化城市規劃”大有可為——專訪新加坡國家發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主席劉太格-新華網

《“一帶一路”大數據報告(2016)》在京發布

《“一帶一路”大數據報告(2016)》在京發布

10月28日,《“一帶一路”大數據報告(2016)》新書發布會在北京舉行。該報告由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指導,國家信息中心“一帶一路”大數據中心編撰完成,商務印書館出版發行,主要數據和技術支撐由億讚普科技集團提供。【詳細】

中國開展“明智化城市規劃”大有可為——專訪新加坡國家發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主席劉太格

2016年11月01日 11:30:52 來源: 新華網

  新加坡國立大學、中國國家環保部環境工程評估中心近日聯合舉辦了“2016中國可持續發展論壇”。新加坡國家發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主席、雅思柏設計事務所董事劉太格在出席論壇期間接受新華網專訪。(新華網記者 張一 攝)

  新華網北京11月1日電(記者張一)新加坡國立大學、中國國家環保部環境工程評估中心近日聯合舉辦了“2016中國可持續發展論壇”。新加坡國家發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主席、雅思柏設計事務所董事劉太格,在出席論壇期間接受新華網專訪。他認為,中國歷史文化悠久,經濟發展迅速,開展“明智化城市規劃”大有可為。

  建設“星座城市” 把城市規劃做到世界水準

  早在幾十年前,歐洲就曾提出“衛星鎮”的理念,即在擴建一座城市時,採取發展衛星鎮的形式。如今,劉太格根據新加坡城市規劃建設經驗和中國城市發展現狀,將“衛星鎮”理念進行了發展和革新,提出“星座城市”的概念。

  在劉太格看來,中國既擁有領先的經濟地位,又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蘊,“開展明智化城市規劃”大有可為。他認為,像北京、上海、重慶這樣的千萬級人口城市,恰好適用“星座城市”的城市群規劃理念,而不應被當作一個城市來進行規劃。

  劉太格以北京舉例説,可將全城分解為五至六個300萬到500萬人口的獨立城市,使其各自具備相對獨立的功能,並分別建設各自的商業中心、醫院、大學、工業區等。城市下設若幹片區,片區下設若幹新鎮,新鎮即衛星鎮,人口一般20至30萬,由若幹居住2至3萬人的小區組成。商業中心也有區分,最高級的是中央商務區,之後是片區中心、新鎮中心、小區中心等。考慮到城市交通問題,劉太格認為,應在規劃軌道線時緊密結合這些商業中心,城市中重要的軌道交通線都應該連接到中央商務區,片區中心至少有兩條地鐵線交叉,新鎮中心也至少有一條地鐵通過。

  公共住宅:新加坡城市建設“公開的秘密武器”

  超過80%的新加坡公民目前居住在公共住宅內。劉太格説,公共住宅是新加坡解決住宅問題“公開的秘密武器”。

  新加坡是一個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國家。建國之初,政府擔心如果不能解決好居住問題,無法使不同族群的公民獲得歸屬感。因此,新加坡政府在設計公共住宅政策時,將收入高低不等的人們安排在同一個衛星鎮,衛星鎮內的小區綜合發展,小區由組團構成,每個組團都有從低到高的不同收入的人生活在一起。劉太格表示,這樣做不僅可以打破“窮人區”的概念,同時可以通過讓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互相交往,使中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學習到進取的心態,幫助他們獲得改善生活的精神力量。

  劉太格認為,新加坡公共住宅政策的經驗同樣可以在中國適用,幫助解決城中村、棚戶區等住宅問題,切實改善居住環境、提升人們的生活水平,防止將不同收入的人群固化在不同的區域,形成“窮人區”、“富人區”的差異。

  守護傳統文化 保護好“未來的歷史”

  劉太格在中國曾先後受聘為30余座城市的規劃顧問,他對在廈門、福州、揚州等地參與過的規劃項目如數家珍。

  在參與福州的小范圍規劃時,劉太格勸説當地保留了珍貴的古建築群——三坊七巷。三坊七巷起于晉,成于唐五代,至明清鼎盛,是中國都市僅存的一塊“裏坊制度活化石”。今年年初,三坊七巷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2015年度亞太地區文化遺産保護獎”牌匾,這與劉太格的努力無不相關。

  80年代,劉太格參與了廈門島的建設規劃,他説,如今,新加坡人去廈門會覺得那裏和新加坡有很多相似之處,這得益于廈門市歷屆領導對其規劃方案的尊重。當時,有一些人覺得,破爛的古建築是城市中羞恥的部分,應該拆除。“我那時説,這個‘破爛’的部分就是今後旅遊業的金礦,難道要把這樣的金礦丟到海裏去嗎?”

  劉太格舉例説,筼筜湖當時是一個污水池,水又臟又臭,“我提出不要把筼筜湖的堤壩毀掉,而是把水質治理好。”如今,廈門島得以保存的“破爛”建築吸引著大批國內外遊客紛至沓來,筼筜湖也成為市內的一顆綠色明珠。

  劉太格説:“我認為歷史建築就是過去的現代建築,現代人就是要設計好未來的歷史建築。我們肩負著這樣的責任。”

010020030400000000000000011100441357965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