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四川 > 正文
2024 06/1010:23:11 來源: 四川日報

全新物流大通道向東奔涌

2024-06-10 10:23:11    來源: 四川日報
字體:
分享到:

  “從上海到成都,半個月就運到。比以前只走水路至少快5天。”6月3日,一列來自湖北的“長江班列”抵達成都市青白江區城廂站,裝載的汽車零配件隨即被轉運到附近的汽車生産廠。成都交投國際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物流部高級主管葛文靜説,這條鐵水聯運新路線已成為公司貨物西向抵川的必選。

  服務於長江經濟帶的“長江班列”,于2023年12月10日首發。該班列以四川和湖北為鐵路運營段,繞過三峽翻壩段,採取鐵水聯運方式,助力特色産品出川、生産原料進川。數據顯示,截至5月底,“長江班列”已開行769列,運輸貨物38422標箱、102萬噸,形成開行線路30條、發到站點18個,東出班列與西進班列數量比例基本呈1:1狀態,並與抵川中歐班列實現有效銜接,一條新的東向出川物流大通道初步構建成形。

新謀劃

鐵水聯運,打造東向出川新通道

  成都交投國際供應鏈公司代理了進川大部分汽車零配件、化工類貨物,其中汽車零配件的客戶是沃爾沃、一汽等在川汽車生産廠。以前,這些貨物主要通過水運,逆長江而上,到達瀘州港或重慶果園港,再經汽車或火車轉運至目的地,全程用時20—30天。

  長江“黃金水道”輻射的長江經濟帶橫跨我國東中西三大區域,串聯長三角、長江中游和成渝三大城市群,貨運量佔全國40%以上。長江三峽樞紐投運20年來,過閘運量快速增長,2022年達設計限值1.6億噸,但貨船排隊等候仍是常態。“汽車零配件一般排隊一週左右。”葛文靜説,有一次排隊時間較長,比平時晚了好幾天,工廠等著零配件上線,客戶急得不停打電話催。

  據調研,長江幹線的主要貨種,公路運費是鐵路運費的3倍左右,鐵路運費是水路運費的4倍左右。因此,雖然水路運輸時間長,但仍有不少貨主選擇長江航運。對於“翻壩難”這一“腸梗阻”,近年來,陸續有公路翻壩、鐵路翻壩方式出現。

  從現實來看,公路翻壩方式運能較低、運輸承載能力有限,且需另行計算裝卸費、公路運費、通行費等,整體翻壩運輸成本較高。比如,幹散貨類需增加翻壩費用約80元/噸,集裝箱增加翻壩費用約1500元/標箱。而鐵路運輸承載能力大、綜合運價較低。綜合考量下,四川決定開行四川至湖北的“長江班列”,由蜀道集團作為省級運營主體,採取鐵水聯運方式,分流貨物上岸,有效緩解過閘擁堵。

  蜀道鐵路運營集團董事長張鋒介紹,近半年來,省級&&與長江中游聯運港口積極聯動,不斷優化轉運效率,已初步形成“以成都至荊州為主線、其他多線協同聯動”的多點多線貨物運行網絡聯動格局。省內有成都、眉山、攀枝花、達州等發到站,省外有荊州港、鄂州港、陽邏港等多個港口,形成對三峽過閘擁堵的有效分流,構建起一條快捷價優的東向出川物流新通道。

  從運行情況來看,目前“長江班列”較原有水運線路平均縮短運行時間約5—10天,極大地滿足了適水貨物的時效需求。

新通道

平均每天開行5列,實現江鐵海聯運

  統計數據顯示,首發以來,“長江班列”平均每天開行4.5列;3月以來,平均每天開行5列。

  一個新班列,緣何能吸引這麼多貨源?

  近半年來,經荊州市地方鐵路有限公司到發的“長江班列”貨物已有7700余箱。該公司副總工程師李春華&&,“長江班列”在時效和成本上均有優勢,不僅大幅縮短貨物運輸時間,在政策引導支持下,綜合運輸成本比傳統運輸方式成本低,實現物暢其流。

  葛文靜認為,在整體運價差別不大的情況下,“長江班列”把汽車零配件等生産類原料更快地送到客戶手中,有助於縮短生産周期,對客戶有很大吸引力。一季度,三峽北線船閘和葛洲壩一號船閘進行為期45天的檢修,待閘壓力進一步加大。通過“長江班列”,有效解決了中糧、中儲糧、川威等10余家省內相關企業對生産資料時效性的需求,切實降低了企業的物流綜合成本。

  再細剖數據,開行的769列班列中,東出404列、西進365列。四川消費型經濟特徵明顯,長期以來,到達貨物量都高於運出貨物量,緣何“長江班列”的出川數更多?

  攀西地區年産鈦精礦四五百萬噸,約有300萬噸外銷。今年以來,幾乎每天都有2—3列搭載鈦精礦的“長江班列”,從位於攀枝花的迤資、青杠等火車站駛出。

  “去年一季度,通過鐵路運輸到我省主要港口——瀘州港下水的貨物只有2萬噸左右。”蜀道鐵路運營集團運輸營銷部負責人羅勝介紹,“今年一季度,通過‘長江班列’發運的貨物達16萬噸。”

  和中歐班列有效銜接,成為最大增量。“每天抵達城廂站的中歐班列中,約有1/3的集裝箱需轉運到華東、華南地區。其中,70%通過‘長江班列’運輸。”成都海程邦達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長江班列”項目現場負責人黃昌照説,更快的時效、更低的價格,以及便捷的中轉,讓兩大班列在今年3月實現銜接。截至目前,僅城廂站就已發運“長江班列”貨物逾6500標箱。

  “長江班列”在向更遠的江海延伸。4月下旬,長江沿線的地方政府、企業聯動,成功將780噸巴西進口紙漿,從浙江舟山經湖北黃石、荊州運抵四川德陽,以“江海直達+長江班列”江鐵海聯運新模式,實現1.6萬餘公里超長距離的跨境一站式物流交付,搭建起“長江班列”與國際航運間的快速連接。

  蜀道集團正攜手長江中下游的荊州、鄂州、黃石、岳陽、舟山等,打造“江海直達+長江班列”的“1+ N+1”水鐵聯運新模式,其中N為長江沿岸多個港口。“‘江海直達’最遠可覆蓋長江90%的航段。”在舟山市港航和口岸管理局副局長曹軍看來,這種攜手合作將優化綜合運輸結構,做大長江中上遊港口聯運量,更好服務長江經濟帶發展。

  目前,“長江班列”貨物運輸種類已從省內資源消耗型企業生産原料為主,逐步擴展到汽車零配件、機械裝備、食品醫藥、百貨類等30余種高附加值産品。張鋒&&,“長江班列”不僅是物流大通道,更要成為産業大通道,“要以高效率、低成本的物流優勢,助力高端製造業在全省布局發展,並吸引更多先進生産要素在四川集聚。”(記者 王眉靈)

【責任編輯:李婷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