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格觀治

 

行走在中國大地的縱橫阡陌,在依照行政區域劃分出的不同社區內,遍布中國基層最微觀的管理單位——網格。

如果將每個網格看做一個大家庭,其中的一名名網格員就是基層管家。通過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基層治理模式,個人與社會緊緊連接。

小網格中有乾坤。上百萬網格員承擔起公共服務職能,向前向下延伸,實現基層治理“橫向到邊、縱向到底、不留盲區、不留死角”,構築城鄉善治之基。

2003年底,北京市東城區城市管理部門創設了一套“萬米單元網格”的城市管理模式,由此拉開了全國各地建設網格化治理體係的序幕。此後,網格化治理模式日趨成熟,並在成功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信息搜集員、便民服務員、隱患排查員、糾紛調解員、政策宣講員……新冠病毒肆虐的時刻,防控疫情壓力、千頭萬緒的管理及服務事務,將網格員煉成了一支擔當角色千變的“超能戰隊”。近期,全國部分地區出現多點散發疫情,身處防控一線的網格員們再次迅速行動起來。身處平戰轉換嵌入治理常態的當下,觀察後疫情時代的網格治理課題顯得愈發重要:

從治理環境來看,網格所承擔的職能不再固定不變,而是伴隨技術進步、社會發展、公共事件等的變化而變化;

從治理主體來看,網格員上報需求、落實政策,作為政府部門與群眾間橋梁的作用凸顯,還在直面一線的過程中構建起城鄉後備幹部的“蓄水池”;

從治理對象來看,一方面,上面的“千條線”通過網格得以高度集中地匯聚到社區、村居;另一方面,百姓的“千般願”也通過網格匯總為服務需求,網格正成為政策落實與成形的有力節點;

從治理手段來看,基層治理越細致入微,百姓才能過得越寬心。要滿足人民群眾新需求,必須織細織密織好網格。

為此,《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湖北、江蘇、浙江、陜西、海南等多地從網格這一剖面切入觀察基層治理,試圖回答這樣幾個問題:

在城鎮化高速進行的當下,如何回應基層治理面臨的新挑戰?

各種突發情況愈發頻繁的今天,如何以“平戰結合”思維優化網格化治理,織就一張抗壓能力強、聯動范圍廣、伸縮時效快的管理與服務之網?

以網格化助推精準治理,有哪些可供借鑒的具體實踐與做法?

……

我們看到,在江蘇,新北區對網格的管理難度進行評分,優化網格任務;在黑龍江,佳木斯採取“1+6+N”人員模式織密多層社區網格、以八步閉環工作法推進受理模式標準化,提升應急響應能力;在更多的地方,借助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全面多級的數字化綜合信息係統被運用到網格化治理過程中……

治大國若烹小鮮。眼下,行走在中國各地社區網格,電器跳閘、樓道煤氣泄漏、鄰裏糾紛、井蓋維修……居民的煩惱、瑣事都有人管。一個個網格將原本分散的基層治理資源編織入網,在中國基層的神經末梢,凝聚起強大的管理與服務力量,網辦大小事,成滿百姓心。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張康喆)

 

責任編輯: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74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