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相攜 戰貧決勝

 

這是隔山跨海的握手。

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的集中體現。

改革開放以來,為促進東西部優勢互補,實現先富幫後富、最終達到共同富裕,1996年起,中共中央、國務院部署東西部結對幫扶。

東西部扶貧協作,就是要將東部的資金、技術、人才等要素與西部的土地、礦産等自然資源要素結合,實現資源整合、優化配置,進而形成發展優勢。它不是東部地區的一味付出,也不是西部地區的被動接受,而是構建一種既有利于西部地區脫貧致富,又有利于東部地區深入發展的雙贏機制。

東西“牽手”20年,我國形成多層次、多形式、全方位的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格局,區域發展差距擴大的趨勢得到逐步扭轉,西部貧困地區、革命老區扶貧開發取得重大進展,西部地區城鄉居民收入大幅提高、基礎設施顯著改善、綜合實力明顯增強。

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以來,東西部扶貧協作進一步充實深化,成為實現精準脫貧的重要組成部分。2016年12月,中央提出,適當調整原有結對關係,並部署開展産業合作、組織勞務協作、加強人才支援、加大資金支持、動員社會參與五項主要任務,給東西部扶貧協作進一步勾畫路徑。

東西攜手,讓政府、社會、市場協同推進的大扶貧格局更加深入,跨地區、跨部門、跨單位、全社會共同參與的多元主體的社會扶貧體係更加完善。

于是産業對接更為精準——東部地區扶貧産業資源的“所能”,精準對接貧困地區産業發展的“所需”,促進産業梯度轉移,讓産業扶貧鏈條更加貫通。

勞務輸出更為繁忙——發達地區或牽或拉,有幫有扶,讓“東西部相距上千公裏,穩崗就業何懼山高路遠”的生動場景在西部大地上演。

援助人才更為適配——東部地區選送的各類幹部人才,積極發揮橋梁紐帶作用,並以人才資源撬動其他資源,有力助推了西部經濟社會的高質量發展。

扶持資金更為強大——發達省份扶貧的真金白銀不斷匯聚到瘠薄之地,越來越多的貧困地區發生了山鄉巨變。

社會動員更為廣泛——在東西攜手的脫貧戰鬥中,企業、協會、個人等的點滴努力聚水成河,他們傳遞溫暖、傳輸技能,形成戰勝貧困的強大社會合力。

11月23日,隨著貴州9個縣退出貧困縣序列,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中華民族徹底擺脫絕對貧困,實現全面小康的千年夢想又大大向前邁進了一步。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的優勢互補、長期合作,體現了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係堅持全國一盤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顯著優勢,這在世界上只有我們的黨和國家才能做到。

著眼未來,我們還需清醒看到,東西部的握手還要更有力:由攜手解決絕對貧困問題向合力化解相對貧困問題轉變、由脫貧攻堅高質量收官向鄉村振興高水平推進轉變、由扶貧協作向區域全面協作轉變,實現互利互惠、共贏共進。

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這一歷時24載、隔山跨海的攜手,將更緊密。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扈永順 實習生 關鬱凡)

 

責任編輯: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09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