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關村的使命

 

在中關村,最不值錢的是電腦,最值錢的是人腦

“無論你在任何時間、地點,有了一個大膽的創新設想,都很快能在中關村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夥伴,找到研發工具、資金支持。”

中關村有光榮和夢想,有最大的情懷,也有最普通身影,時代英雄與“螞蟻雄兵”都是這裏的建設者、使命的踐行者

“中關村要面向國家重大需求,解決重大核心技術受制于人問題,在戰略必爭之地發揮作用。”

“面向未來,中關村要加大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力度,加快向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進軍,為在全國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更好發揮示范引領作用。”

——2013年9月,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體學習上的講話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駱國駿 蓋博銘 張驍 吉寧

“中關村是有使命的。”這是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同志在專題研究推進中關村建設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時説的一句點睛之語。這句話意味深長,引發了我們關于“中關村使命”的探訪。

從“中關村電子一條街”到“新技術産業開發試驗區”,從中國第一個國家級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到全國第一個自主創新示范區……中關村始終與時代同頻、與歷史共振,創新引領成為它的基因,不屈與堅韌守護著初心。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正在重塑全球經濟結構,全球疫情衝擊與經濟下行“雙壓力”同在。中國正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作為我國創新發展的一張名片,中關村正經歷著時代大考,也在尋求著歷史答案。

扛起創新大旗

中關村是我國創新發展的一面旗幟。

2013年,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走出中南海,把“課堂”搬到中關村。習近平總書記對中關村寄予殷切期望:“面向未來,中關村要加大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力度,加快向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進軍,為在全國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更好發揮示范引領作用。”

2019中關村論壇開幕式中,國家主席習近平向大會致賀信指出,中關村正努力打造世界領先科技園區和創新高地。

多年來,中關村始終堅持“發展高科技、實現産業化”的核心任務,探索中國特色科技與經濟結合的新路子。一係列關鍵數據彰顯出中關村發展硬實力:

——2019年,中關村高新技術企業總收入達到6.6萬億元,股權投資機構超過1800家,擁有248家創業孵化機構、近600家聯盟協會和民非組織,以及上千家法律、會計、知識産權服務機構。

——2019年,中關村示范區企業研發經費支出487.4億美元,研發投入強度5.1%;研發人員86.3萬人,佔從業人員的30.7%。

——2019年,中關村示范區企業專利申請量9.7萬件,同比增長12.3%,發明專利申請量5.9萬件,同比增長16.5%……

在被譽為“中國芯”硅谷的北京中關村集成電路設計園,這個承擔北京市集成電路産業布局的“芯片航母”已形成“頭雁效應”,吸引包括地平線、比特大陸、兆易創新、文安智能等數十家龍頭企業入駐,成為推動中國芯片相關産業穩定發展的策源地之一。

2017年7月,當中關村集成電路設計園園區還是建築工地時,同源微(北京)半導體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洪波便與園區運營團隊一同進駐園區,帶領團隊走上芯片設計創業之路。“當時,公司裏只有3個人,我、董事長和一個工作人員。我們除了夢想,幾乎啥都沒有。公司會客用的會議桌都是兩張小桌子拼成的。”王洪波説。

帶著這股闖勁,扎根這片沃土,同源微和中關村集成電路設計園成為並肩創業的戰友。“我們是工程師,精于專業,卻不太懂其他。中關村集成電路設計園提供的專業服務,讓我們心無旁騖搞創新。”如今,企業已在細分領域擁有數十個發明專利,關鍵是有一大批行業龍頭成為公司客戶。

同樣“多年磨一劍”的還有新材料領域創業者——北京疊加態技術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家鐘飛鵬。來自福建一個小漁村的鐘飛鵬,最常聽的歌是《愛拼才會贏》。

“基礎科學研究需要苦幹、需要靈感,但更需要孕育創新的環境。”鐘飛鵬説,項目2013年成立後,8人團隊歷時7年埋頭鑽研,歷經1300多次反復試驗,最終研制出“絕導體”超材料並申請國家發明專利。這項原始創新將為包裝、服裝等生活、服務産業帶來顛覆性變革。

在鐘飛鵬看來,北京創新土壤肥沃,可以把“小樹苗”養育成“大樹”。“無論你在任何時間、地點,有了一個大膽的創新設想,都很快能在中關村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夥伴,找到研發工具、資金支持。”

自2019年公司落戶中關村智造大街,成為一家土生土長的“村辦企業”以來,鐘飛鵬團隊步入發展快車道,不僅得到國內同行認可,更受到國際關注。“從國際戶外運動品牌入手,許多國家的供應商主動找過來談代理合作,希望以後我們可以自豪地説,這些隔溫材料是中國制造,更是中國創造。”

疫情發生以來,中關村持續支持新冠病毒檢測技術創新,舉辦中關村檢測技術前沿創新大賽,挖掘支持前沿創新項目。加強創新藥物、醫療設備研發布局,重點推動抗體藥物、呼吸機等技術創新,加快推動疫苗的臨床試驗和上市使用。推動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應用,為疫情防控預警和科學精準防控提供技術支持……

據統計,今年1月至8月,中關村示范區規模(限額)以上高新技術企業實現總收入40735.0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9.9%。同期,中關村企業實現技術收入7892.2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22.4%。

這些創新成效源于中關村的創新生態:政、産、學&研、用、金、介、媒、展,這“八大要素”係統布局、協同聯動,共同助力中關村創新生態蓬勃發展。

——“政”指政府及相關部門,在創新體係中發揮引導作用。

——“産”指創新成果産業化發展、從“1”到“100”做大做強。

——“學&研”指北大、清華、中科院等高校院所以及相關新型科研機構。

——“用”指科技創新成果的市場應用。

——“金”指金融和資本,是産學研一體化的推動力,創新源于科技,成于金融。

——“介”指各類促進創新的中介組織、協會組織和服務平臺。

——“媒”指新聞媒體,構建有利于創新發展的輿論氛圍。

——“展”指會展及論壇,是展示中關村成就的窗口和促進交流的連接器。

在這些方面,中關村集聚著全國最豐富的創新資源,在新條件、新背景下如何蓄積創新勢能、釋放創新動能成為新的時代課題。

中關村科技園區管理委員會主任翟立新認為,中關村的時代使命在于“五個引領”:引領技術創新、引領新興産業發展方向、引領區域高質量發展、引領創新生態建設、引領創新文化與創新精神等。

“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是創新驅動發展的兩個‘輪子’。”翟立新認為,中關村作為改革的試驗田,兩個“輪子”要同時轉,形成強大創新驅動力。

“創基因”孕育“闖文化”

中關村是一個“村”,無數夢想家在這裏耕耘。這個“村”已經走出海淀區、走出北京,在全國多地開花結果,站上世界合作競爭的舞臺中央。

中關村的使命不僅基于當下,也源于多年歷史沉淀下來的初心。回顧歷史,舊觀念和新思想曾在此處碰撞,歷史和未來于此處交匯,科技創新在這裏迎接時代的“令牌”。

從20世紀80年代初的“電子一條街”,到1988年成為第一個國家級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1999年成為第一個國家級科技園區,2009年成為第一個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中關村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科技與經濟結合的新路子。

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

中關村,因創新而生。它始終是我國科技創新體制機制改革和成果轉化與産業化的排頭兵。作為最初的“試驗區”,它也試驗著新的社會思想和事業理念,激蕩著中國人的創造力。

新中國成立伊始,中關村這片土地就見證著一個飽受苦難的民族偉大復興的不懈努力。中關村以實際行動,響應時代的最強音。20世紀50年代,黨中央發出“向科學進軍”的號召。從坐落于中關村的近代物理研究所大樓裏,走出了7位“兩彈一星”功勳獎章獲得者、近30位中科院院士,“孵化”出一批新的核科學研究機構。

1984年秋,年過四旬的柳傳志帶著一群科研人員在一間20平方米的小平房——北京中關村科學院南路2號計算所的傳達室裏創辦了聯想。這家民營企業在1989年吸引了剛碩士畢業的楊元慶,成為聯想首次公開招聘的大學生員工。當時,他沒有選擇出國繼續深造,而是留在“有做不完事情、尊重年輕人、認可知識和技能”的聯想,成為一名“戰略新人”。

“中關村是我的發祥地。”聯想創始人柳傳志帶著團隊,從熙熙攘攘的電腦倒買倒賣人流中,成為已經“不滿足代理銷售,開始籌劃自主研發”的一股“清流”。

就是這家從中關村走出去的全球化高科技制造企業,面對疫情,更凸顯了其“抗壓能力”。數據顯示,聯想集團旗下個人電腦産品在第三季度實現1927萬臺出貨,同比增長11.3%,市場份額高達23.7%,位列全球PC制造商第一。

“我們不能停留于滿足低成本制造的成果,應該努力提升自動化、數字化和智能化水平,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們的制造立于不敗之地,夯實我們‘世界工廠’的地位。”現任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認為。

如果説小崗村是鄉土中國“希望的田野”,那麼中關村無疑是創新中國“春天的故事”。

——從一個不足十人的課題組到如今國內唯一一家縫制機械電控行業上市公司,北京大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走過了30多個春秋。20世紀80年代,創始人鄭建軍和技術人員力排眾議,拋棄了模倣開發方式,選擇了自主研發的道路。當時,鄭建軍基本就吃住在實驗室和生産車間裏,在裝配車間裏用木板蓋在草地上,一住就是幾個月,研制出了我國第一臺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大型多頭多色全自動電腦繡花機。如今大豪科技刺繡機電控係統在全球細分市場佔有率達80%以上。在大豪科技展室的墻上,“創新永無止境”的標識格外醒目。

——1988年的一個上午,用友創始人王文京從國家事業單位的辦公室“偷溜”出來,參加“北京市新技術産業開發試驗區成立大會”,現場公布的一條條鼓勵創新政策讓王文京“再也坐不住了”,他放棄被稱為“米缸裏的工作”,變成一名“騎在牛背上的創業者”,帶領團隊成為國內最大的辦公軟件提供商。

——2011年成立的曠視科技是中關村新銳一代的佼佼者。年輕的曠視科技在北京歷經多次“搬家”,從3人成長到3000人,從來沒有離開過中關村,甚至沒有離開過五道口。曠視的一群年輕人也是中關村人的縮影,是一群有技術信仰、堅持價值務實的人。今年3月,團隊正式開源主流深度學習框架天元(MegEngine),面向全球開發者,共建人工智能底層生態。

一代一代創業者都有著他們不同的時代使命。他們艱苦創業、敢于突破、踏實前進。他們明國之所需、擁理想情懷。改革開放的發展軌跡證明,歷史只會眷顧堅定者、奮進者、搏擊者。

這裏有光榮和夢想,有最大的情懷,也有最普通身影,時代英雄與“螞蟻雄兵”都是這裏的建設者、使命的踐行者。

1995年,21歲的王艷昌從東北老家來到北京中關村,和無數懷揣夢想的青年一樣,打拼著自己的事業。

在中關村打拼了20多年的王艷昌,見慣了人來人往,看到無數的年輕人在中關村尋找著自己的方向。

2014年,在海淀圖書城附近創投咖啡廳上班的王艷昌,親歷了這個圖書城即將升級為中關村創業大街,成為國家“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前沿陣地。

“我看著這一批又一批的創業青年在中關村成長。”王艷昌説,在中關村打拼的人是幸運的,這是一個聚集夢想、承載夢想的地方。

今天,在中關村人的努力下,中關村核心區由“大”到“小”,從人山人海的電子大賣場到互聯網虛擬産業蓬勃發展;中關村核心區也從“小”再到“大”,從雙創團隊項目孵化到國際頂級企業鏈接全球創新網絡……

唯有敢于創新的國度,才是充滿希望的熱土。在這裏,時代推動與個體努力合流。科技創新、制度創新正協同發揮作用,兩個輪子一起轉,這片創新熱土正在奮進中砥礪前行。

中關村大街旁,“生命,獻給新技術開拓者”的雕塑依然醒目。城市是一本打開的書,從中可以看到它的抱負。作為“城市”這本書的讀者,中關村人見證著蓬勃發展的科技創新藍圖正在這裏徐徐打開,也成為中國高質量發展的前沿陣地。

“中關村要面向國家重大需求,解決重大核心技術受制于人問題,在戰略必爭之地發揮作用。”翟立新説。

歷史是現實的鏡子,現實是歷史的未來。把脈中關村,感受這裏不斷奮勇爭先的使命感。以史為鑒,還要緊緊抓住和用好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機遇,不能等待、不能觀望、不能懈怠……

逐浪時代立潮頭

自1951年全球第一個科技園區在美國硅谷誕生以來,科技園區在世界范圍內廣泛興起。目前全球科技園區已達到500多家,遍及全球100多個國家或地區。科技園區日益成為推動科技創新和高技術産業發展的重要空間載體。

縱觀全球科技園區的演進,與科學技術的進步和發展息息相關。北京市社會科學院副院長、中關村創新發展研究院院長趙弘介紹,20世紀50年代,隨著第三次科技革命的興起,硅谷前身成立。産學研緊密合作也催生了日本築波科學城、法國索菲亞·安蒂波利斯科技園、英國劍橋科技園等一批以高校為核心、技術轉移為重點的園區。進入知識經濟時代,瑞典西斯塔科學城、德國阿德勒斯霍夫科技園等一批以企業為核心、以産業聚集為重點的科技園相繼誕生。同時,發展中國家依靠政府力量也推動形成一批科技園區,如印度班加羅爾軟件園等。它們均成為支撐各國乃至助推全人類進步的基石。

《中關村全球科技園區創新發展指數2020》顯示,環顧全球,美國硅谷創新能力突出,各類創新指標均居全球前列,尤其是突破性前沿技術優勢明顯;英國劍橋科技園、韓國大德研發特區、日本築波科學城基礎研究創新資源豐富;深圳高新區PCT專利申請最為活躍;瑞士蘇黎世科技園、德國慕尼黑科技園等歐洲科技園區所在城市生活質量位居全球前列。

回望中關村,這裏誕生過我國第一家民營科技企業、第一家不核定經營范圍的企業、第一家無形資産佔注冊資本100%的企業、第一家有限合夥投資機構、第一個政府引導基金、第一部科技園區地方立法……在新的時代背景下,中關村需踏上新徵程,繼續敢為人先、逐浪潮頭,對標與引領國際,實現新作為。

“我國仍處于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最重要的還是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翟立新表示,面對科技挑戰,我們要直面問題、迎難而上。在突破關鍵核心技術、解決“卡脖子”問題上,中關村要有所作為。我們有能力、有條件做一些急國家所急,解企業所難的工作。我們要瞄準世界科技前沿,著力增強自主創新能力,著力激發創新創業活力,著力支撐現代化經濟體係建設,著力夯實創新發展人才基礎,勇做新時代科技創新的排頭兵。

中關村正面向未來主動布局。作為全國科創中心的創新主陣地,“中關村的使命”的內涵也將不斷拓展:在關鍵核心技術攻關上有新作為、在引領高質量發展上有新作為、在深化改革和開放合作上有新作為。

——關鍵領域創新對企業有多重要?廣聯達公司董事、高級副總裁劉謙對此深有感觸。作為一家數字建築平臺服務商,廣聯達公司2000年之前創業時,行業已是一片“紅海”,想要突破市場,前提必須有突破性技術。到了2003年左右,眼見廣聯達在國內客戶越來越多,長期使用外方公司3D圖形平臺軟件的廣聯達遭遇“卡脖子”式限制,提出不合理要求。

“這件事深深觸動了我們,公司一口氣投入1000萬元,從第一行代碼開始寫,最終依靠自主研發的圖形引擎,把數字建築圖形算量逐步做到中國第一、世界領先。”劉謙説,以前外方公司俯視中國企業,現在它們每次做年度規劃時,都要先參考我們的發展情況,“想要腰桿硬,就要狠下心來做自主研發。”

——操控臺進行智能導引、光學追蹤精準定位、機械臂輔助將螺釘準確植入……在北京天智航公司的展廳內,骨科手術機器人在精準醫療中發揮重要作用。骨科手術對精度要求極高,手術機器人的輔助不僅可以提高準確率、縮短手術時間,更能實現醫療資源下沉。北京天智航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送根告訴記者,截至8月,企業研發的骨科手術機器人已在全國80余家醫療機構完成8000余例手術。當前,醫療資源分布不均、醫患關係緊張仍在我國多地廣泛存在,前沿技術應用恰似一道新曙光,加速破解困局。

——在中關村,最不值錢的是電腦,最值錢的是人腦,讓關鍵人才發揮創新引領作用非常重要。在北航機器人研究所名譽所長、中關村智友天使研究院院長王田苗看來,科技創新需要圍繞國家發展所需的硬科技進行長期投入,很多人才集中在國家級研究機構和高校院所、重點國企和民企中,積極調動這些科學家或一線研發人員的積極性,就能加快成果轉化,為國為民服務。

王田苗説,中關村在體制創新上搞先行先試,計劃設立科學家投資基金,政府、社會,甚至允許自願參與的科學家一起出資搞研發。科學家雖然難以直接參與企業經營,但可以指導他們的學生參與項目形成成果。中關村既是中國創新發展的一面旗幟,也展示著中國知識分子自強不息、敢為人先的形象。

面向未來,中關村步穩蹄疾、放眼世界。

曾經中關村以跟跑者的身份打造“中國硅谷”,如今中關村以領跑者的角色建設“世界的中關村”,今昔對比的深刻變化,何嘗不是中國擁抱世界的最好實例。

北京市長城企業戰略研究所所長王德祿認為,全球創新源于新技術、新思想的引領,一定要加強前沿科技創業,形成開放的科研體係。未來,中關村要引領世界,必須持續總結基于政府規劃、企業、高校研究院所聚集等條件下的經驗,探索並針對前沿技術提供更加樸實有效的中國方案。

面向未來,中關村不能懈怠、不能停歇。

中關村還需要繼續“瘋”起來,即在各個創新主體的共同努力下讓創新資源充分調動與流轉。其基礎是創新要素逐漸齊備,其過程是創新機制不斷完善,其表現是創新成果不斷涌現,其效能是創新支撐經濟發展。

同時,中關村作為改革發展、對外開放的前哨,需要勇于開拓、不怕失敗的創新狂人,需要有創新主體在此地起到“馬斯克效應”,從而進一步激活一個區域乃至一個國家的創新生態。

面向未來,中關村使命光榮、責任重大。

在改革開放、基本現代化、創新強國等國家使命面前,中關村還要加快發展新興産業和未來産業,培育形成新的增長點和新功能,助力全國經濟高質量發展。

“要把握數字經濟、平臺經濟、智能經濟發展趨勢,聚焦發展人工智能及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健康、集成電路、5G、工業互聯網等重點産業。要主動布局科技冬奧、智慧交通、智能工廠、智慧樓宇、未來社區等特色應用場景建設,加快新技術新産品推廣應用,構建和完善産業生態。”翟立新説。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中關村人帶著使命前行。

 

責任編輯: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847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