産業扶貧拔窮根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胡梅娟

在中國正在進行的這場反貧困偉大鬥爭中,産業扶貧作為生力軍,有效、直接,是增強貧困地區造血功能、幫助貧困群眾就地就業的長久之計。産業興旺發達,經濟來源穩定,就能實現脫貧。在我國的扶貧實踐中,産業扶貧已經成為最具活力的扶貧模式之一。

發展産業是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産業扶貧不是慈善救濟,而是遵循産業發展規律,立足當地資源,宜農則農、宜林則林、宜牧則牧、宜商則商、宜遊則遊,在充分挖掘資源稟賦的基礎上,通過扶持發展特色産業,實現就地脫貧。

産業扶貧需要引導,需要龍頭帶動。可喜的是,企業已成為産業扶貧的重要力量,一大批企業積極投身到産業扶貧當中,久久為功,探索出了可造血、可復制、可持續的長效扶貧模式,為創新社會力量參與脫貧攻堅貢獻智慧和方案,體現了企業與企業家的社會責任意識與擔當精神 。

小木耳、小黃花、小刺梨、小沃柑……一批批曾經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小眾農産品,成就了大産業。刺梨正成為貴州的一張新名片;廣西馬山沃柑漂洋過海香溢世界;陜西漢中靈芝産量也不再“看老天爺的心情”。産業扶貧當中,“小果果成就大産業”等係列經典案例的背後,是龍頭企業把企業優勢轉化為扶貧動能,通過品牌整合+標準輸出+渠道共享+模式復制的綜合賦能,解決貧困地區産業發展技術、人才、市場、渠道等短板,延伸産業鏈條,提高抗風險能力,建立更加穩定的利益聯結機制,確保貧困群眾持續穩定增收。

産業扶貧也有種種困難,不可能一帆風順。已有3500年種植歷史的青稞,是高原特殊饋贈,在海拔4200~4500米的高寒地區,青稞幾乎是唯一的農作物。在青稞的多元功能當中,其保健功能值得關注,青稞是世界上麥類作物中β-葡聚糖最高的,對防控糖尿病有特殊作用。但青稞走出高原,走向億萬家庭的餐桌並不容易。高原地區青稞的資源優勢難以轉化為經濟優勢,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貧困地區産業發展之難。

産業扶貧,人的因素是關鍵。我們看到,鐘南山院士走進直播間,介紹刺梨、刺檸吉等,從而大大提升産品知名度;上海農科院、廣東微生物研究所等科研單位的專家團隊加入扶貧隊伍,聯手研發新菌種,改變了現有靈芝菌種退化嚴重的問題;一大批精銳的扶貧幹部,帶著初心、愛心與事業心,與貧困地區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共謀劃,以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的決心與勇氣,奮戰在産業扶貧第一線,成為一道動人的風景。

2020年,我們將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下一個要面對的,是2020年現行標準下消除絕對貧困、如火如荼的場景歸于平靜,超常規動作恢復到常態後,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脫貧後能否做到可持續發展。

在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中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産業扶貧也要堅持高標準實現高質量發展。要繼續因地制宜,把培育産業作為推動脫貧攻堅的根本出路,産業扶貧要下真功夫、慢功夫、硬功夫,力戒形式主義,力戒急功近利。

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産業扶貧需要與鄉村振興、擴大內需相聯動,在做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同時,開展消費扶貧行動,搭建永不落幕的線上線下展銷會等,解決扶貧農畜牧産品滯銷問題,把消費扶貧作為帶動産業扶貧形成閉環的重要組成,以加快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進程,提升貧困治理能力,避免出現政策沒了、企業走了、項目黃了的困局。

啃下産業扶貧這個硬骨頭,鄉村振興就會大有希望,雙循環也就會更通暢。

 

責任編輯: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809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