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傳遞愛

 

發軔于慈善精神復蘇之際,耕耘于慈善力量崛起之時,歷練于慈善行業的跌宕起伏之中……中華慈善總會的發展歷程為全國各地慈善組織的建立與發展起到示范作用

中華慈善總會開展的慈善項目幾乎涉及所有需要救助的領域,為有效補充國家保障體係和救助目前社會保障體係一時無法解決的突發特困問題,發揮了巨大作用

中華慈善總會不斷提升自身建設水平,努力打造規范化的現代慈善組織

文 | 王穎文 李希金 劉瑩

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有樂善好施、扶貧濟困的傳統美德,各種形式的慈行善舉從未間斷。改革開放以來,慈善事業已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慈善事業是利國利民的偉大事業,是我國多層次社會保障體係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社會救助制度和兜底保障制度的有益補充,是實現第三次分配的關鍵要素,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體現,在消除貧困、促進社會和諧方面具有特殊作用,是參與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力量。”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華慈善總會會長宮蒲光説。

截至2019年11月底,全國登記認定慈善組織已超過7500個,為挖掘整合社會慈善資源、弘揚中華民族樂善好施、扶貧濟困的傳統美德産生了積極影響,為協調效率與公平、維護社會和諧穩定、推進社會文明發揮了不可忽視的作用。

這其中,作為新中國第一個全國性綜合慈善組織,中華慈善總會不僅是中華民族傳統慈善精神在改革開放中重新煥發的重要標志,為全國范圍探索現代慈善事業發展路徑樹立了樣板,也是中國現代慈善組織發展的縮影。

“中華慈善總會成立20多年來,在黨和國家對慈善事業的高度重視下,在民政部的堅強領導下,在前四任會長的直接帶領下,秉承宗旨,不忘使命,發揚人道主義精神,弘揚中華民族扶貧濟困的傳統美德,開展了多種形式的慈善救助活動,為推進我國慈善事業作出了積極貢獻。”宮蒲光説。

堅持守正創新

改革開放是中國慈善事業發展的分水嶺,80年代我國現代慈善事業復蘇。1994年2月,《人民日報》發表了評論員文章——《為慈善正名》。文中寫道:“社會主義需要自己的慈善事業,需要自己的慈善家。人們都心慈面善,都樂善好施,都樂于助人,那麼社會中的假惡便會無容身之地,我們為之奮鬥的文明祥和、豐衣足食的社會主義現代化便會早日實現。”

同年,中華慈善總會正式注冊成立,中共第十二、十三屆中央委員,民政部原部長崔乃夫任首任會長。我國民間慈善事業進入新的發展時期。

成立之初的中華慈善總會,面臨著社會慈善意識淡薄與慈善事業經驗不足的雙重挑戰。

從探索慈善組織發展模式,到逐步完善慈善援助體係,再到積極打造科學的管理制度、覆蓋全國的慈善網絡……中華慈善總會走出了一條開創之路。

“不要一分財政撥款,不要一個行政事業編制,不要一個現職公務員”。從創立之日起,中華慈善總會就明確要走出一條慈善組織獨立發展的道路。1995年11月,在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上,崔乃夫提出“中國的慈善事業必須面向世界,面向未來,向正規化、組織化、社會化目標發展”,確立了中華慈善總會全國性民間慈善團體的地位。

為此,中華慈善總會突破傳統財務科目體制,制定了符合慈善組織實際情況的財務係統,逐步制定《中華慈善總會章程》《財務管理制度》等重要章程和內部管理制度,為機構規范化運作提供了制度支撐,並確立通過開展慈善項目推動慈善事業發展的思想,搭建了慈善援助項目體係的雛形。

隨著慈善工作開展,慈善事業的制度環境和社會環境明顯改善。1999年,公益事業捐贈法頒布,填補了我國在規范捐贈行為專門法律方面的空白;2001年,“十五”計劃提出發展慈善事業,首次將慈善上升到國家發展規劃層面。

因在1998年張北地震救援和此後抗洪救災中的出色表現,中華慈善總會社會影響力迅速增強。特別是1998抗洪賑災緊急救援行動,確立了自身在全國性救災捐贈活動中的主體地位。中華慈善總會和其代表的慈善事業,被推向高峰。

在此期間,做好緊急救災的同時,中華慈善總會大力開拓、逐步完善慈善項目運作體係。1998年,中華慈善總會啟動燭光工程,幫助欠發達地區的農村教師提高業務素質、緩解生活困難。1999年與美國微笑列車基金會合作,拉開了我國救助人數最多的慈善手術援助項目的序幕;2000年創立慈愛孤兒工程,引導全社會關愛孤兒。

2002年以來,我國慈善事業發展迅速。2004年9月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決定》,明確提出健全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相銜接的社會保障體係。這是慈善事業第一次被寫入黨的文件。此後,慈善事業一直成為黨的會議、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重要內容。

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政府將慈善事業作為社會保障體係的重要補充,將其作為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強社會建設、創新社會治理的重要內容,出臺了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在內的一係列鼓勵慈善事業發展的政策法規,為我國慈善事業持續健康發展指引了正確方向。

這一時期,中華慈善總會順勢而為,以自身建設為主線,在快車道上穩步前行。一方面,調整、優化組織架構,提高員工業務素質,制定了涵蓋籌募、項目、財務等更加科學、係統的管理制度。一方面,繼續提高慈善救助實效、擴大救助范圍。

發軔于慈善精神復蘇之際,耕耘于慈善力量崛起之時,歷練于慈善行業的跌宕起伏之中……中華慈善總會的發展歷程為全國各地慈善組織的建立與發展起到示范作用。如今,中華慈善總會與全國其他慈善組織一道,已成為解決中國社會問題的重要力量之一。

完善慈善援助體係

開展慈善項目、為困難群體提供多種形式的慈善救助是慈善組織的中心工作。中華慈善總會創立伊始,就確立了通過開展慈善項目推動慈善事業發展的思想。

中國是世界上最貧水的國家之一。位于中國西北幹旱區的甘肅省,自隋朝以來,先後發生640次較大旱災。

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甘肅省大力興修水利設施,人畜飲水問題得到較大程度解決,但仍有很多地區因種種條件限制面臨水困。

1997年,中華慈善總會加入與旱害抗爭的行列,雨水積蓄工程首先在甘肅開展,幫助貧困農民修水窖、配套集雨面。

彼時,甘肅榆中縣中連川鄉農民張建宗一家四口,妻子殘疾,兒女尚小,他本人輕度智殘,外出拉水沒有人力。在中華慈善總會資助下,他家打了新水泥窖,建成100平方米的庭院集雨面。張建宗上小學五年級的兒子張軍寶眼含熱淚將這一喜訊寫信告訴遠方親人……

這是中華慈善總會開展的第一個慈善援助項目。隨著拓展救助領域,目前,中華慈善總會已擁有涵蓋救災、扶貧、安老、助孤、支教、助學、扶殘、助醫等8大方面的幾十個慈善項目和專項基金,與團體會員共同搭建了遍布全國、規模巨大的慈善項目援助體係,數以千萬計的困難群眾得到不同形式救助——

慈善情暖萬家活動,自2002年發起以來,每年聯合全國各地慈善會在元旦、春節期間籌集款物,為困難群眾送去社會各界的關愛,累計籌集款物超10億元。

為幫助中國甲型血友病患者獲得拜科奇治療的Co–pay慈善援助項目,自2015年1月設立至2019年底,已累計援助患者5161人,發放援助資金1.21億元……

中華慈善總會開展的慈善項目幾乎涉及所有需要救助的領域,為有效補充國家保障體係和救助目前社會保障體係一時無法解決的突發特困問題,發揮了巨大作用。

不僅是慈善項目。近年來,中華慈善總會充分發揮民間慈善組織的獨特作用,在多方面取得矚目成績。

採取多種募捐方式籌集款物,為救助困難群眾、開展慈善活動奠定了堅實基礎。僅2019年,中華慈善總會就共接收社會捐贈款物價值89.19億元。

開展救災捐贈活動,為受災地區提供有力援助。自1998年中華慈善總會初步確立社會組織接收救災捐贈主體地位以來,中華慈善總會歷經張北地震、98抗洪賑災、抗擊非典、南方低溫雨雪冰凍災害、西南地區旱災、汶川地震、舟曲泥石流、玉樹地震、魯甸地震以及印度洋海嘯、臺灣八八水災、日本地震等十多次救災捐贈活動,籌募的捐贈款物達50多億元。建立了在政府統籌協調下獨立運作的工作機制,發揮了社會組織在救災領域的應有作用。

放開眼界,積極開展國際交流合作。中華慈善總會不斷增進與境外慈善組織、機構及相關企業的溝通交流,積極拓展聯絡渠道、開發慈善項目。同時中華慈善總會堅持不與地方慈善會爭搶社會慈善資源,積極引入外部資源。以2013年為例,中華慈善總會所籌集到的100多億元慈善款物中,90%以上來自境外慈善機構、跨國公司的捐贈。

攜手全國慈善會,形成密切的慈善合作網絡。截至2019年6月,中華慈善總會共有會員單位403家,以及眾多各行各業的合作夥伴,形成了一個統一的慈善品牌與遍及全國的慈善網絡,同時,積極為各團體會員提供全方位、深層次的服務。

堅持服務大局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從基本經濟制度、文化制度、民生保障制度和人民當家作主制度四個方面,對慈善事業和志願服務提出明確要求。這是黨中央對新時代慈善事業在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中的重要作用的精準定位,也是對慈善事業賦予了新的光榮而偉大的使命,我們必須站在黨和國家戰略全局的高度,認清形勢,抓住機遇,面對挑戰,用我們的智慧和辛勤努力,推進慈善事業創新發展。”宮蒲光強調,要站在黨和國家戰略全局的高度謀劃慈善工作。

堅持服務大局,發揮慈善組織在助力國家脫貧攻堅、“一帶一路”等重點工作方面的作用,是包括中華慈善總會在內的慈善組織,一直以來的工作重點。

救急難、補短板,匯集社會力量積極參與脫貧攻堅。僅2019年,中華慈善總會在三區三州及11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定向定點投入慈善款物價值就超過16億元。如萬達丹寨包縣扶貧等項目,涵蓋了産業、健康、教育扶貧等多個領域。

深挖潛、創新路,打造以患者藥品援助項目為主體的醫療慈善救助體係,緩解因病致貧、因病返貧難題。2019年,總會患者援助項目共發放援助藥品價值94.47億元,救助各類患者4.4萬余人。

促民生、通民心,為“一帶一路”建設增光添彩,發揮民間慈善外交積極作用。比如,成功舉辦“一帶一路手拉手,我們永遠做朋友”活動,組織來自我國和柬埔寨、哈薩克斯坦、老撾等國家的青少年開展深入溝通交流,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人民搭建一座民心相通的友誼橋梁。

強硬件、富內涵,深入推進兒童關愛項目,積極促進兒童,特別是留守、困境兒童關愛保護工作。2019年底在西安召開了“為了明天關愛兒童”項目經驗交流會,推動關愛留守兒童項目深入發展。向全國各地中小學校無償捐贈“中慈愛心圖書室”1150個,捐贈中小學課外讀物425.5萬冊,總價值約1.15億元。

搭平臺、促長效,建立健全長期照護服務體係,積極響應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戰略部署。中華慈善總會長期照護專業委員會深入四川涼山州養老機構,傳授服務理念、知識技能,有效提升當地敬老院的照護水平和管理能力。

創品牌、重實效,打造社會需要、群眾滿意的慈善項目,發揮慈善組織在社會建設中的積極作用。2019年,“一張紙獻愛心行動”在30多個城市再次啟動。中華慈善總會和平公益基金聯合遼寧省慈善總會、遼寧省警察協會,幫扶49個生活困難的公安民警家庭。

科學化管理

“良好的自身管理機制,是慈善組織經受考驗立于不敗之地的關鍵。慈善組織的治理模式和運作效率,直接影響著社會公信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中華慈善總會原會長李本公説。

近年來,中華慈善總會不斷提升自身建設水平,努力打造規范化的現代慈善組織。

一方面,調整、優化組織架構,制定規范的內部管理制度並嚴格遵守,做到各項工作有規可依。培養了一支德才兼備的專業隊伍,形成了愛崗敬業、刻苦學習、改革創新、艱苦奮鬥的良好風氣。

另一方面,高度重視內部監督管理,自覺接受審計部門、社會各界及媒體等各方監督,在民政部社會組織管理局年檢、年度財務審計、法人離任審計、年度稅務檢查、年度專項審計等多項審查中,均得到監督檢查單位肯定。

此外,以信息化進程促公開透明,全面提升組織公信力。“慈善工作戰線長、熱點多,社會關注度高、容忍度低,特別是大災或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公眾對慈善組織的要求往往更高。因此,做好慈善信息公開、自覺接受社會監督至關重要。”宮蒲光説。

以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為例,在制度建設上,中華慈善總會完善和制定了相應的內部管理制度,對項目管理、監事會制度、分支機構設置及有關工作流程作出修訂,確保每一筆善款善物賬目清晰、可追溯、可查詢;在民政部指導下制定《捐贈物資計價指引》,補齊慈善組織在物資計價工作中的短板;總會制定的《社會組織接收捐贈物資工作流程及管理辦法》被國家發改委作為樣板予以採用。“中華慈善總會的制度建設和內部治理能力在疫情大考中有了進一步的提升。”宮蒲光説。

在項目執行上,中華慈善總會認真貫徹執行慈善法及相關制度規定,嚴格按照捐贈人意願撥付善款,做到大額定向資金根據認捐意向及時撥付,網絡平臺定向捐贈隨到隨轉,接到捐贈物資及時轉交,快進快出、不延滯截留,確保急需物資第一時間送達抗疫一線。

在信息公開上,對所募集的專項款物全部實施專賬管理,全部公示使用去向,隨時接受捐贈人、審計機關和社會監督。同時,做好捐贈款物的收支統計,充分發揮監事會的自我監督作用,開展自我監督審查。

近年來,隨著社會意識的增強、慈善理念的普及、國家法規制度的完善,人們對慈善組織的要求越來越高。

2019年4月召開的第十四次全國民政會議,傳達了習近平總書記對民政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要求“聚焦脫貧攻堅,聚焦特殊群體,聚焦群眾關切,更好履行基本民生保障、基層社會治理、基本社會服務等職責”。在中華慈善總會第五次會員代表大會上,民政部對總會工作提出了提高政治站位、擔當時代責任、完善內部治理、弘揚慈善文化的要求。

宮蒲光説,“未來5年,我們將緊緊圍繞‘四個堅持’,開展卓有成效的工作。堅持政治引領,進一步加強黨的建設;堅持穩中求進,在開拓創新中把總會工作推上新臺階;堅持服務大局,全面履行社會責任;堅持從嚴管理,進一步提升內部治理能力,不斷推進總會整體工作。”

“在黨和國家對慈善事業發展高度重視下,目前我國慈善事業方興未艾,形成了多元化、組織化、規范化發展的良好態勢。”宮蒲光説。

他還表示:“我們有決心有信心不辱使命,不負眾望,將總會工作推向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責任編輯: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778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