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很小,只能護你準點到達”

  ▲1月8日,金婉鑫(右)與同事肖梨花在停靠在福州北動車組停車所的G1609福州到廣州南的動車上交流工作心得。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林善傳攝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顧錢江、許雪毅、邰曉安

  “女生能開火車?就業都成問題!”當年到學校報到第一天,金婉鑫就被係領導潑了一盆冷水。

  幾年後,這個“95後”女孩不僅就了業,而且走進了夢想中的中國高鐵駕駛室。

  1月10日,2020年春運啟幕。在這場旅客發送量預計達30億人次的短期人口大遷徙中,作為全國首批動車組女副司機之一,金婉鑫穿著幾天前剛領到的新制服,開始了第一個春運實習行程。

為了夢想中看得見星辰大海的駕駛室

“這裏一片青山,那裏一片紅房子,感覺列車在‘貼地飛行’,有時在海上,有時在雲霧中”

  淩晨4點多起床梳洗,穿上心愛的藏青色制服,金婉鑫和師傅沈洋洋一起出勤、打卡、酒測,迎著朝陽走進福州站,來到動車駕駛室。這是春運前兩天,金婉鑫登上8點16分開動的G1609動車。

  “綠黃燈,控制速度”“黃閃黃,側線,限速80”……駕駛室裏,金婉鑫跟著師傅沈洋洋一遍遍喊出各種口令,同時用右手做出各種標準動作。

  動車穿行在城市、隧道、田野間,景色隨著鋼軌徐徐展開。從2019年7月24日正式跟師傅走進駕駛室,金婉鑫為近半年來在駕駛室裏看到的一切驚嘆。

  “合福線超級美!”金婉鑫説,司機視野是廣角的,比乘客的更立體,可以看到軌道環繞成美麗的弧線,可以強烈感受到兩車交會時晃動的那一下。

  “這裏一片青山,那裏一片紅房子,感覺列車在‘貼地飛行’,有時在海上,有時在雲霧中。”金婉鑫最喜歡復興號動車,因為有全景天窗,“夜裏可以看到很亮的星星”。

  這些歡欣雀躍的感嘆,來自金婉鑫的副司機“初體驗”。考上副司機後,還需跟車20萬公裏才能當司機,最快也是將近兩年後的事情了。

  “車停下後,我嘗試著坐在司機位子上,瞬間感覺就不一樣了。”金婉鑫説,開車很緊張,要一直盯著鋼軌、接觸網和鄰線,不會再想著看風景。

  一輛列車,旅客少則幾百人,多則上千人。金婉鑫説,“看見老人、小孩帶著笑坐上你開的車,就覺得肩上責任很重。”

  跟了多位司機師傅後,金婉鑫注意到,很多司機都有強迫症,比如做東西要按特定順序。比如,有個司機師傅到站停車喊了十遍“左側”,就怕開錯門。“每個錯誤都可能造成大紕漏,一絲一毫不能松懈。”

  金婉鑫切身看到了司機的辛苦:怕上廁所,帶著大水壺只敢潤潤嘴唇;東西不敢隨便吃,怕鬧肚子誤事;盒飯送來了,車子要開了,只能每次到站扒拉兩口,等下一站再吃又要半小時……

  目前金婉鑫在駕駛室主要跟著師傅學習,輔助師傅核對數據、確認信號、與車站聯控。為了將來當一個優秀的動車組司機,金婉鑫認真跟車學習。開火車是她的夢想,為了這一天,她已經努力了很久。

不管如何,像動車一樣跑起來

她一直催著自己跑:專業用功、學跳爵士舞、到特教學院做公益,“我做了所能做的一切,我覺得能就業”

  1996年生于吉林樺甸市的金婉鑫是個滿族姑娘,高中時和同學坐車去長春,看到動車工作人員戴大蓋帽、穿制服,“覺得好帥”。後來,她考進吉林鐵道職業技術學院機車係,專業就是開火車、修火車。

  沒承想報到第一天,係主任就把幾十個女生叫過去開會,責問道:“機車係女生就不了業,你們為什麼要報這個專業?!”

  金婉鑫一打聽,果然,上屆師姐、上上屆師姐,都沒法專業對口就業。一時很沮喪的她,大一放飛自我,“混了一年”。

  大一快結束時,金婉鑫聽説獎學金有幾千元,為之一振,決定好好學習。電路、液壓、機械圖,這些她很感興趣,每次“魔鬼考試”都能順利通過,引得男生直誇“厲害”。

  大二時,老師給她們看日本新幹線上女司機開車視頻。金婉鑫還記得,那個日本女司機“很矮”,但穿著制服開車的樣子“令人羨慕”。

  金婉鑫看過1978年鄧小平坐上日本新幹線的那段新聞,她不記得鄧小平在車上所説的“就感覺到快,有催人跑的意思”,但她一直催著自己跑:專業用功,最後得了第一名,此外她還努力學跳爵士舞、到特教學院做公益,“我做了所能做的一切,我覺得能就業。”

  畢業時金婉鑫被中國鐵路南昌局集團有限公司錄用,這一消息成為學校貼吧裏的“勁爆”新聞。“那段時間,我們係主任驕傲得走路都是橫的。”

  簽了單位,用金婉鑫的話説,“完全可以享受一會兒人生”,但當學校舉辦CRH5型動車模擬駕駛比賽時,她又跑去參加。“只有我一個女生報名,當時我真的把車開動了,大家都拍手叫好。”

我不想當這樣的“寶”

做火車探傷工時,金婉鑫戴著防毒面具,鑽到車底下,有時來回翻動100多斤鑄鐵,夏天汗流浹背

  2016年到南昌局福州機務段報到,金婉鑫已經做好了2017年春節回不了家的準備。沒想到離春節還有半個月,科長就催金婉鑫回家。在農村的爸媽看到她回家時一臉驚訝,“春節不是鐵路最忙的時候嗎?你怎麼回家來了?”

  “女生在我們單位都是寶。”面對機務段同事的“憐惜”,金婉鑫不假思索回答,“可我不想當這樣的寶!”

  南昌局福州機務段目前有職工4700多人,其中女職工113人。金婉鑫一進單位實習,就被優先安排到材料科,主要工作是收發各種物品,“最大的挑戰就是拆快遞……”

  這個崗位清閒、錢也不少,但幹了幾個月,金婉鑫卻堅持要調崗,“覺得年紀輕輕的,每天沒什麼事幹,難受。”

  新崗位招聘,金婉鑫立刻報了名。2017年4月她成了一名火車探傷工。每天穿著勞保服,戴著把臉勒出紅印子的防毒面具,鑽到車底下幹活。有時要來回翻動100多斤鑄鐵,夏天汗流浹背不説,幹久了腰痛、胳膊痛,磁粉也可能吸到肺裏,工資還不如在材料科時拿得多,但金婉鑫樂意。

  她喜歡班組裏的氛圍。每天上班,老工長會提前一個多小時到院裏,給她們種的藍莓、百合澆水。有一次,班組十多人合力傳遞搬動幾箱清潔劑,別的班組開玩笑説,“這是要打架嗎?這麼多人一起。”還有一次,她鑽到逼仄的空間探出兩車連接處有一道不易看到的裂紋,“這個物件出問題,可能造成列車脫軌。老工長堅持給我報獎金,我也覺得自己挺厲害,哈哈哈!”金婉鑫很開心。

  在金婉鑫看來,當探傷工唯一的遺憾是“美好的制服形象給毀了”。作為彌補,幹完探傷活後她就換上幹凈制服,美美地滿足一下。但同時,她心裏仍有一個不滅的聲音:什麼時候可以開上火車就好了。

  去年5月,全國鐵路係統選拔中國第一批高鐵女司機的消息傳來,金婉鑫知道,夢想成真的機會來了。

火車司機的三行情書

“我的心很小,只裝得下平穩操縱,和護你安全準點到達”

  “女司機開車,你們敢坐嗎?”碰到這樣的“玩笑話”,金婉鑫心裏不舒服,“越是這樣,我越要學得扎實,用工作實力説話。”

  現在走到哪裏,金婉鑫都背著厚厚的考試書。每次考試都有幾千道題目,專業性非常強。除了理論,還有實際操作題。考試不過關會被淘汰,連補考機會都沒有。2019年7月一起舉行拜師儀式的17名女學員,如今只剩下金婉鑫等12名。

  “我覺得她們非常熱愛當司機。”沈洋洋説,以前一些男性學員會抱怨工作苦,但第一次帶女副司機,發現她們很用功,並且很有工作熱情。有一次金婉鑫做牽引實驗,車門關閉、放手柄都很到位。“她很用心,把我平時操作的步驟都記在筆記本上。”沈洋洋説。

  1月8日當天和金婉鑫一起跟車的是另一個90後湖南女孩肖梨花,她幹過乘務,做過地勤,也夢想著能開動車。“我爸爸喜歡武俠,用‘樊梨花’的名字給我起名,我就想做一些有挑戰性的工作。”

  當初和小肖一起通過面試的閨蜜後來沒通過考試,回原單位了。肖梨花希望有一天開上動車,“經過原單位時我鳴一下笛,閨蜜就知道我在開車。我還要給爸媽買兩張票,讓他們坐在我開的動車裏。”

  金婉鑫不喜歡被人叫做“長得像楊超越的女孩”,她希望得到評價:“呀,好厲害的女司機!”

  金婉鑫喜歡“做到極致”的人。“比如彭于晏,可以為了一部戲,忽胖忽瘦控制身材,很自律。”

  她目前最崇拜的是自己正式拜師學藝的師傅——被譽為“八閩第一閘”的動車組司機陳承儀。“他開車的動作很自然、很灑脫,又很專業。”金婉鑫説,感覺師傅陳承儀不是在上班,而是在享受工作。

  金婉鑫特別佩服師傅陳承儀的對標:“他準準地對零標,把列車停在特定點上,分毫不差,太酷了!”

  金婉鑫翻出朋友圈裏的《火車司機的三行情書》:“我的心很小,只裝得下平穩操縱,和護你安全準點到達。”她説,“有一天,我要自己動筆寫《火車司機的快樂》。”

責任編輯: 李輝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86944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