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因素掣肘歐美日央行政策走向

  美聯儲不久前以8:2通過了2008年底以來首次降息的決定,並宣布提前兩個月結束縮表計劃。市場終于迎來了期待已久的美聯儲降息,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會後不夠“鴿派”的聲明,卻又讓市場頗為失望。不管怎樣,未來,包括美聯儲在內的歐美日央行的利率政策路徑選擇,將難逃世界經濟增長不確定性和通脹水平這兩大因素的掣肘。

  美國二季度經濟增速開始放緩,目前雖然部分經濟數據表現為良性,但整體經濟的走向並不明朗。在這種情況下,美聯儲內部看法出現分歧,鮑威爾將此次降息定調為政策中段調整,而非長降息周期的開始。

  英國央行也徘徊在利率朝兩個方向發展的十字路口,目前給外界的印象是降息與加息兩者皆有可能,這與鮑威爾“美聯儲不排除會再加息”的口氣相倣。日本央行副行長雨宮正佳1日直指,美聯儲此番降息的實質是一種預防性政策措施,目的是在當前世界經濟不確定性增加的情況下,防止經濟和通脹形勢惡化。

  事實上,如果鮑威爾確定美國經濟有問題,商業信心有可能出現崩潰,因為全球經濟前景將更為暗淡。在目前的情況下,如果美聯儲無法確信美國出現嚴重的經濟衰退,大規模的降息就成為小概率事件,美聯儲就確實有可能通過短期內幾次降息,實現維持美國經濟持續增長的目標。這對全球經濟來説也是一個利好,説明全球經濟不確定性未能傷害實體經濟本身。

  但是,始終無法讓美歐日央行釋懷的,正是籠罩在全球經濟增長上空的不確定性陰霾。一旦貿易摩擦令進出口對經濟的支撐作用減弱,未來幾個月更多顯現的將是貿易問題帶動的經濟疲弱。美國以保護美國經濟為名挑起貿易摩擦,很大程度上反而引起市場對其經濟前景的擔憂,堅持政策獨立性的美聯儲或將因政府外貿政策對經濟的傷害而被動地被政府牽著鼻子走。最近日韓貿易摩擦又開啟了制裁、反制模式,對雙方經濟而言雪上加霜。如果全球貿易摩擦見不到根本性改觀甚至惡化,鮑威爾、歐洲和日本央行最終將被迫實施更加寬松的貨幣政策。

  另外一個困擾歐美日央行已久的是通脹水平處于低位,這個問題對于歐洲和日本央行而言,尤為嚴重。歐洲央行多年來一直未能實現讓通脹率重返略低于2%的中期目標,即便在經濟增長速度快于美國的時候也是如此。日本目前仍維持負利率,但通脹率不但沒有回升至目標值附近,反而又回落至兩年來低點,以至于日本央行在當前超低水平利率下,不得不表示如果通脹失去動能,將增加刺激措施。與此同時,6月美國核心PCE通脹同比也降到1.6%,美聯儲對這一指標不確定性的擔憂程度在現階段甚于勞動力市場。尤其是,未來數月,對貿易摩擦的擔憂和宏觀經濟數據的疲弱可能使全球能源需求仍然低迷,歐佩克減産協議平衡市場的效果到明年也可能減弱。屆時,通脹水平上升預期難以樂觀,歐美日央行降息的可能性也相應增加。

  綜上所述,全球經濟復蘇已經過了觸頂階段,增速開始放緩。歐美日央行貨幣政策調控空間較之金融危機時已經縮小,預防性降息措施如能奏效,對于其經濟而言是一個利好,否則,在日後調控中,歐美日央行恐怕會更加感到窘迫。

 

責任編輯: 于江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82918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