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右老夙願,弘揚標草事業” ——紀念于右任先生仙逝 54 周年暨標準草書研究院成立揭牌儀式

陳墨石院長現場揮毫

  11 月 10 日,是辛亥革命元老、書法大師、百年巨匠于右任先生逝世紀念日。于老創立標準草書的第三代傳人、著名書法家陳墨石組建的“江蘇紫金標準草書研究院”,特于此日在南京江蘇飯店舉行了“圓夢右老夙願,弘揚標草事業”——紀念于右任先生仙逝 54 周年暨標準草書研究院成立揭牌儀式,于右任之子于中令、胡公石之子胡熙民等眾多熱愛和關心標草發展的書法愛好者們都來到了現場見證了這一莊嚴的時刻。

  標準草書的來歷、發展與傳承

  “標準草書”,是被譽為“千古草聖”的百年巨匠于右任首創。其目的是為漢字書寫“求制作之便利,盡文化之功能,節省全體國民之時間,發揮全族傳統之利器”,乃取百家草書之長,在上世紀三十年代正式創立。

  于老曾表示“吾國文字,書寫困難,欲持此自立于競爭劇烈之世界,其結果則必遺不變,不變則全部落後”。他還指出:“各強國,科學進步,文字亦簡,印刷用楷,書寫用簡,習之者,皆道其便。”于老認為,“文字改良,雖僅為節省時間之一事,然以其使用廣,總吾全民族將來無窮之日月計之,豈細故哉!”

  其寄希望標準草書能“貢獻一種適應此大時代中生活進取的利器!並望諸位將此利器轉贈大眾”,並表示,“這是我十幾年來竭盡心力,提倡標準草書的唯一原因”。

                                                                     江蘇紫金標準草書研究院顧問于中令先生接受本刊採訪

  

                                                                     江蘇紫金標準草書研究院名譽院長胡熙民先生接受本刊採訪

  

  在于老創立標準草書之後,標草經歷了從于右任、胡公石到陳墨石的三代傳承、發展。而胡公石先生的入室弟子、“標準草書”在大陸的傳人、標草的“掌門人”陳墨石,親歷並參與了胡公石弘揚標準草書的各項活動。作為中國標準草書學社在南京重建的主要組織者,陳墨石在于右任、胡公石研修標準草書的基礎上編著、修訂、出版《標準草書千文》和《于右任年表》;《標準草書字典》;還在上海出版了凝聚標草三代掌門人研究成果的《中國標準草書大典》,成為上海辭書出版社重點辭書。這些艱辛的努力,實現了標準草書從創立到發展完善的歷程,使中華漢字“真草篆隸”四大書體中的草書,實現了從“神仙認不得”到“神仙認得”的跨越。

  標草研究院建立的重要意義

  于中令在接受《收藏投資導刊》採訪的時候非常激動,他表示,新成立這樣一個標草研究院,可見社會對標草的學習有這個需求,而且這件事情,是父親于右任老先生生平最大願望之一,這個願望就是“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參加這個標草研究員的成立,我非常高興,高興在哪裏,高興這麼多人關心熱愛標草事業,讓我們有更堅定的信念,將標草弘揚。”于右任開創的標草第二代傳人胡公石之子胡熙民在接受《收藏投資導刊》採訪的時候,還就目前中國標草發展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提出了中肯的建議,他説,現在存在一個現象,為什麼有很多名家,在世的時候,藝術成就熱鬧一陣子,一旦去世,就消失了,但是于右任先生過世五十多年,他的入室弟子胡公石先生也過世20多年,但是熱愛標草的人反倒越來越多,因為它不是宣揚某一個人的書法如何,而是基于文字改革初衷,開創了標草,于先生認為,漢子改革應該適應時代發展。而我作為胡公石之子,我的義務就是要維護標準草書的純潔性,不允許任何人任何單位打著標準草書旗號做一些不適宜的事情,歡迎更多人加入來學習草書。還有一點,于先生創建標草從來不以個人名義來提,不是于右任草書,不是胡公石草書,這是為推動整個文化改革而創建的標草。我希望標草能夠保持他的純潔性。”

  標草傳人陳墨石在接受《收藏投資導刊》採訪的時候表示,他組建標準草書研究院,目的在于“繼承右老遺志,圓夢右老夙願,弘揚標草事業”,實現兩大目標:一是,傳承作為中華漢字主要書體之一的“草書”的規范性經典書體“標準草書”,繼續發揚光大標草書法藝術。二是,普及標草寫法,使標準草書在應對現代電腦對漢字書寫的挑戰上,向大眾提供易寫、易識的漢字寫法。這是讓中華漢字的草書,在從“神仙認不得”進到“神仙認得”之後,再推廣到“大眾認得”、並能普及使用。這是于老“提倡標準草書的唯一原因”、最大目標,實現于老這一宏願,將能使標準草書成為大眾在“大時代中生活進取的利器”,使現代條件下漢字書寫有“制作之便利”,能更好地“盡文化之功能”,從而實現于老的夙願。

  

  

責任編輯: 畢武英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917281